首页 悬疑侦探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38:会见男人(八)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糖九糖九 2262 2019-11-17 21:54:53

  凌七澜租住的出租房里又搬来一个人,正巧被刚要出门的苏亦寻给撞到了,他看着一位年轻的男人进进出出她的家,只是眉头罕见的皱了一下,就离开了。

  郭今朝没有回头,也就没有看见苏亦寻,他只是听到了往楼下走的脚步声,不过他没有回头,他手上还拎着两个重重的行李箱,这都是小姑景儿的行李。

  白天,凌七澜跟景儿都在上班,只有他一个人是闲的。

  只能他去景家取景儿的行李,其实他心里是不愿意的,毕竟一个毫无血缘的小姑,他并不喜欢。

  不过,他也不能拒绝,心里在不乐意,也得笑脸迎接····郭今朝苦逼兮兮的抬头看向了客厅中那唯一的沙发,以后他只能睡沙发了。

  真命苦啊!

  三姐也真是的,好好的市局不待,偏偏来城东分局,这不是找罪受吗?住这么破的房子,这么旧的小区,郭今朝有些心疼凌七澜。

  不过,他忘记了,凌七澜可从来没有求过他来住,是他自己硬要跟来的。

  *

  城东分局,扫黄组。

  凌七澜正在审讯室里,因为刘天宴的不配合,景余只能把人从机场给拦下,在请来警察局。

  刘天宴长的很帅气,很迷人,一双迷人又深邃的黑眸,嘴角始终挂着浅笑,修长的手指放在嘴边,慵懒的盯着凌七澜看。

  他身穿白色的西装,手腕上还戴着百丽翡翠的销量手表。

  凌七澜瞥了一眼身边的景余,笑着调侃,“刘先生请您来配合一下是真的很难,您很忙吧。”

  景余挑眉,接了下去,“可不是,刘先生刚下飞机,我就给拦截了,请来警察局,想必刘先生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吧。”话不需要说开,大家都是聪明人。

  刘天宴脸上的笑容从未落下,更没有生气的迹象,反而双手握在一起,身体坐直,勾人的黑眸直盯着凌七澜,笑着说:“当然,我是守法公民,我会老实配合,最近公司确实很忙,我也经常出差,实在太忙了,拒绝你们来好几次,真的不好意思,今天你们不来机场堵我,我也会亲自来警察局的,这次来是配合你们调查的。”

  刘天宴笑的很温柔,只不过景余跟凌七澜两个人都不是花痴,不会被刘天宴的笑给迷住。

  “刘先生,您认识朱心幺吧。”凌七澜双手放在桌子上,微微一笑,才缓缓开口。

  刘天宴摇头,实话说:“朱心幺,这个名字我没有听过,你们应该查过我是谁,我身边有太多人,我也不是每一个人叫什么都能记得清楚的。”

  凌七澜没有生气,接着问,“朱心幺你不记得,这家KTV你是总去的吧,你好好看看,想想,这个女人你真的没印象,”

  景余赶紧把朱心幺的照片和KTV的照片都放在桌子上,一一摆放好,让刘天宴看的更清楚,更仔细。

  刘天宴扫了几眼,笑眯眯的说:“你们警察也管一个陪酒妹挣钱?”

  “咳······刘先生我们还真就管这种不正当交易的工作。”景余笑着开口,避免刘天宴不懂扫黄组的工作在加上一句,“扫黄组就是专门管扫黄打非的。”

  刘天宴歪头看了一眼景余,左手手指弯曲,轻轻敲击一下桌子,冷不丁的问了一个跟问话无关的问题,他是看着景余问的,“警察先生,我是良民,而且是守法的,我呢,还是一个事业有成,家庭背景都算不错的人,有很多女人跟蜜蜂一样扑上来,赶也赶不走,撵也撵不走。”

  刘天宴笑着说完,景余一脸不屑,“不管是你主动还是那女人主动,你都是嫖娼的。”

  景余的话,凌七澜抬起头,看了一眼刘天宴,这人模狗样的,居然也喜欢玩嫖娼,养情人,啧啧。

  “刘天宴请你配合!”凌七澜不想话题被扯的太远,直接打断了他还要说的话。

  刘天宴只能把话给咽下去。

  刘天宴很配合,也很老实,凌七澜问的每个问题,他都认真回答,只不过他说的话快让凌七澜气死。

  幸亏,景余了解凌七澜,他直接把人拉住,不然一巴掌早就打在了刘天宴的脸上。

  ····

  “我靠,这tmd的是个什么样的渣男?”凌七澜气呼呼的,精致的小脸没有一点笑容,满是怒意。

  景余站在凌七澜的身后,苦口婆心的劝啊,“凌妖精,你别这样,千万别打嫌疑人,他现在只是有嫌疑,我们还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囚禁朱心幺的那个男人,你能不能冷静一下。”

  景余大手抓住了凌七澜的胳膊。

  凌七澜本来就生气,这会更生气,她愤怒的说:“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这样看不起?有钱就可以随便伤害人?”

  景余:“·······”

  “有钱人,都是有点背景的,妖精,你也清楚,我们····哎,能做的只有这些,就算有证据,我们也无法把刘天宴送进去,只能被罚一些钱,至于给朱心幺的公平公正,我们怕是做不到。”景余喉咙不舒服,苦涩的笑了。

  凌七澜一听,更加生气,愤怒的踢了一下垃圾桶。

  那个渣渣。

  凌七澜对刘天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景余怕盛怒中的凌七澜真的冲进去在对刘天宴动手可就不好了。

  “好了,妖精我们回办公室吧。”景余是推着凌七澜走的。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如此愤怒,如此气愤的凌七澜。

  ·····

  刘天宴还是被放走了,从朱心幺身上提取的证据,**都不是刘天宴的,这给扫黄组打了个措手不及,明明前几天查的每条线索都指向了刘天宴,为什么现在不符合?

  凌七澜烦躁的坐在办公室中,朱心幺现在被安排在了同事的家中,她正在养伤。

  凌七澜想了想,有些事还得亲自去问问朱心幺。

  “老景,你过来,我有点事要问你。”

  凌七澜突然想起点东西,她想要求证一下。

  冷静下来后,凌七澜又重新梳理一下朱心幺的案子,她说的每一句话,跟证据。

  她又看了刘天宴的资料与信息,越看越觉得不对。

  看来,他们都先入为主了。

  一个有权有势有钱的男人,会如此强迫一个女人吗?

  凌七澜认为会的可能性太小,除非是这个男人足够爱这个女人,不然,这种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凌七澜看着景余,景余也看着凌七澜。

  景余问,“凌妖精,你有新的线索了?”

  凌七澜点头,“我想是的,只不过,我们要先去朱心幺哪里一趟。”

  景余伸腰,笑了笑,才从沙发上站起来,跟在凌七澜身后,大步往出走去,自从凌七澜来到扫黄组,他的办公室成了摆设,他每天都在凌七澜的办公室里待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