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41:奇怪的案子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糖九糖九 2306 2019-11-20 21:44:54

  景余这边,他带着的全是扫黄组的人,薛泽奇紧紧的跟在景余的身后,路知瑶和白锦歌一前一后的跟在景余右侧,程向东在景余左侧,一行人就在花街的道路口上站着。

  路知瑶先说了话,她说:“景余咱们的组长呢?”

  白锦歌一瞬间抬起头,也奇怪的看向了景余,也顺着路知瑶的话问了下去,“她人呢,你们不是一起出去的吗?怎么就你一个回来了?”真的太奇怪了。

  程向东适时开口,“先别管组长哪里去了,我们还有副组长呢。”

  景余点头,他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脸色难看的白锦歌,又看了一眼程向东,才笑了笑说,“她那边有个案子,先去忙了,她让我们在花街上找一个男人。”

  “男人?”薛泽奇皱眉,“找什么样的男人?有照片吗?”

  “没有,”景余看着花街,眼里有忌惮。这条街还是水太深了。他转身差点撞上了身后的薛泽奇,“让让,现在你们去不同的店里,跟客人或者卖酒女或者陪酒女,酒保套话,打听一个肩膀上有大约长十厘米丑陋的刀疤的男人,切记一定不要打草惊蛇。”

  景余叮嘱完,心里还是很担心,他主要担心薛泽奇这个小白,还有路知瑶这个只爱美的女人,她们都太没心机,就怕没有问出什么,就被人家给套话了,想了想。他还是把两个要结伴而行的他们给叫住了,“路知瑶你跟着程向东,薛泽奇你跟着白锦歌,记住不要乱说话!”

  薛泽奇看着程向东,这个前辈,他很满意,只是,能幸运的跟前辈一起的人不是他,他笑着说,“知道了,你放心吧。”

  路知瑶也配合的点点头,“我们知道了,不会乱说话的。”

  “那就好,你们去吧,我往另一边走去。”

  景余他们都是分头行头。

  *

  路知瑶跟程向东去了花街最火的一家酒店。

  白锦歌和薛泽奇去了花街最火的一家餐馆。

  门面不大,可是开这家餐馆的老板,曾经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大人物身边的左膀右臂,也是黑白混的人。

  从这里一定能打听到有用的消息。

  景余反而去了朱心幺所在的那家ktv。

  他准备去问问朱心幺的那几个姐妹,看看她们有没有什么线索。

  *

  另一边,凌七澜带着她的特案组已经到了火葬场。

  火葬场在城南区,是北汐市最大一家的火葬场。

  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一年前他们就有办过一个案子,死者就是这家火葬场的会计师,那个案子让余笙至今还记得,因为会计师跟她也有点关系,是她的亲人,那个自从她父母去世后,卷走了她家的财产的小姑!

  余笙最厌恶的人,不过,她的葬礼,余笙去了,把她的骨灰当着她的家人面给重重扔在地上,并且大声把她曾经做的恶心事一件一件的在她的葬礼上给抖搂出来。

  当时,余笙直接把她奶奶给气了过去,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现在又失去女儿,对老人的打击本来就够大了,可是余笙又来大闹葬礼,把她那不争气,还一肚子坏水的女儿做得缺德事直接抖搂出来,可是丢大人了,也还把她的外孙女本来订好的婚事也给搅和了,她怎么能不气,更多的是深深的失望。

  余笙至今都还记得,就在这门口,她的奶奶指着她,悲切的大喊,“余笙你怎么能……怎么可以这样绝情,得人饶处且饶人,你都不懂吗?”

  想起这些,余笙就自嘲的笑了,十五年了,报应还是到了,人啊不管做什么事真应该留一线,当时,她不管她哥哥尸骨未寒就抢她家的房子,霸占她爸爸意外去世的补偿款,保险金,那时候,她奶奶怎么不把对她说的话原原本本对她的女儿说呢,那会,她有种报复感,就一点都没有考虑那是一个老人,反而还笑着又补了一刀,“你教女无方,让她贪得无厌,霸占原本不属于她的房产,金钱,现在不就是她的报应来了吗?本来我是准备她女儿大婚当天去大闹的……”

  她话说完,奶奶便直接晕了过去。

  余笙心想,有些仇恨是不会随着时间而遗忘的…

  什么家人,都是假的!

  这是她们用她们的绝情,亲自告诉她的。

  那么………今天她们所承受的一切也并不无辜!

  *

  “余笙你还好吗?”景儿费力的走到三节台阶上,看着余笙出神的盯着火葬场的大牌子,她们以前并不知道余笙过的生活是什么样子,都经历了什么,直到那天一切被揭开,她们谁都无法想象,这么爱闹又很皮的余笙,心中居然隐藏了那么多的伤痛。

  景儿很是担心余笙,她站在余笙身边。用那只不残疾的手,用力的拍拍余笙,温柔的诉说,“一切都过去了,痛苦已经远离你了,不要一直活在痛苦中,要把那些糟心的事,恶心的人彻底的忘记。”

  余笙身体一僵,苦涩的说,“我可能真的一点都不大度,做出那种事,我······也很后悔,可又觉得不亏欠任何人,只是怕自己变成了连自己都害怕的人·····”

  景儿优雅大方的转身,看着凌七澜那边,对着余笙说,“你不是圣母,也别在意别人的看法,她们的责怪你不必放在心上,那是事不出在他们身上,不然,她们肯定笑不出来的!”

  余笙笑了,“是啊,被霸占家产的不是她们,艰难生存的也不是她们,为了下顿饭有着落一天要打几份工的也不是她们,为了能读书,甚至都要去求人还要被拒之门外的也不是她们……这个社会就这样,总有些人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判她们并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还假虚假样的去批评,真是让人不爽啊。”

  “呵,何必在意呢,她们算个屁。”凌七澜走过来,内心对余笙的那帮家人真是厌恶透了。

  余笙心里很暖,“我们进去吧,不然一会人家下班了。”

  “也好。”

  “这第四个受害人死了后。她的家属直接把她送来火葬场了,要不是她姐姐回来,发现了她妹妹不是自然死亡,也不是自杀,怕是不会报警的。”席云恺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

  “你们看,这是第四位死者,死的也很奇怪。”

  “身上没伤痕?”

  “没有。”

  “长的还挺漂亮。”莫戈看着席云恺的手机。

  这张照片上的人,他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是曾经见过吗?

  莫戈暗暗猜想。“我怎么看她这么眼熟呢。”

  席云恺一听,笑了,“你天天玩电脑,见过她很正常。”

  “为什么?”

  “她天天在头条上。”

  “啊?”莫戈更加迷茫了。

  席云恺淡定的解释,“这个女人经常上头条,并且内容都是不太好,可能她的照片在网上总被人用吧。”

  莫戈哦了一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