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42:(2)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糖九糖九 2043 2019-11-21 22:56:29

  “好了,别埋头冥想了,赶紧进去吧,在磨蹭一会,工作人员下班了,我们可就白来了。”

  凌七澜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那块价值几辆车的手表,微微一笑,回头看了几眼和乐融融的特案组,本来很是不愉快的心情也渐渐变好了。

  席云恺回头看了一眼在他身后叽叽喳喳的莫戈,他嘴边慢慢的勾起一个愉悦的笑容,大手一抓,直接拎起莫戈的后脖领子,把他往殡仪馆里拖。

  这家火葬场规模很大,现在是下午,还有人正在排队火化。

  景儿走路很吃力,她眉头苦恼的紧皱着。

  “小姑,你要不要先从大厅里坐着,我们几个上去看现场?”凌七澜挺担心景儿的,她原本红润的脸蛋都变得发白了,额头上还有一层薄薄的汗。

  景儿抬起头,懊恼的说:“嗯,你们先去吧,我不给你们拖后腿了。”

  栾星儿不赞同的说:“才不会呢!景儿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呢。”

  这个马屁拍的,景儿笑了,“好了,别贫了,快去吧,快去快回。”

  “好咯!”

  *

  几个人把景儿一个人放在了大厅,他们才离开。

  火葬场的工作人员都在大厅的二楼,死者的办公室就在二楼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

  凌七澜边走边说:“索木寒你一会去查查死者的情况,挨个问问死者在这里有没有仇家等等。”

  “明白。”索木寒活动了一下手,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他看到了不远处有几个员工正坐在一起聊天,他准备去问问情况。

  白子歌也把耳朵中的耳机给拿了出来,恋恋不舍的把手机给关上。有网瘾的少女真的问题太多了,凌七澜忧伤的挑眉,“工作时间,小白你注意点。”

  白子歌平淡无奇的脸,僵硬的点头。

  “僵尸脸!”

  “········”

  席云恺回头瞪了一眼司安,“你这人还会说话吗?”

  司安:“····我怎么了?”

  “你是真的直男癌,怪不得找不到对象。”白子歌不悦的瞪了一眼正无辜的看着席云恺的司安,冷冷的补刀。

  大家:“········”

  终于明白了上次司安相亲失败是怎么回事了。

  凌七澜心想,司安太不会说话,也不屑于说假话,他相亲失败全是他自己的实力。

  “呵呵,司安你先去看看死者在家火葬场都负责什么工作。”凌七澜为了避免白子歌跟司安在这里来一场华山论剑,她赶紧出口阻止,把两个人给分开,当然也不能忘记给白子歌分配工作,“小白你去查查这四个死者之间到底认不认识。”

  白子歌点头,拿着手机跟莫戈就去查死者的家人,社会关系等等。

  *

  因为这个案子也是突然转给凌七澜的,她也没有机会去接触死者的家人,他的同事,朋友。

  对死者也是一无所知,现在只能分头行动。

  席云恺和司安,余笙三个人去跟死者同事调查关于死者的消息。

  栾星儿跟在凌七澜身后,两个女人去了案发现场。

  这个案子已经发生了二十四个小时了,案发现场的办公室也被锁上了,只有警察有钥匙。

  “·········”

  “妖精,这里就是吧?”栾星儿抬起头看着办公室的门。

  凌七澜点头,“钥匙呢?”

  “在我这里。”栾星儿手忙脚乱的从背包里把钥匙掏出来,献宝一样的举到凌七澜的眼前。

  凌七澜接过,用钥匙打开办公室,然后领着栾星儿走进去,仔细的观察了一遍案发现场。

  “根据案发现场的照片,这里是死者躺下的地方。”凌七澜指着办公室地方画着人型的地方,眯着眼睛,“死者躺在这里,腹部中了六刀,脖子上一刀,大腿被截肢。”

  栾星儿缩缩脖子,小声的说:“凶手真的太凶狠了。”

  截肢。

  天啊,她都觉得可怕。

  凌七澜笑了,“凶手不残忍怎么能狠下心来杀人。”

  “也是。”

  两个人把现场给又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凶手返回来的迹象。

  “这个现场痕迹这块一块是索木寒负责的,等他一会过来,让他看吧。”凌七澜眯着眼睛说。

  栾星儿没有意见。

  *

  特案组是分头行动的,果然不久之后问完消息的几个人都往命案现场走来。

  席云恺与索木寒两个比较变态的家伙都很出色。

  “妖精,查到新的情况了,死者没有仇人,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死者情绪不是很好,经常无缘无故的迟到,办公室有点风吹草动他就吓得脸白了,他同事说以前不是这样的,就是最近一段时间变成这样的。”

  “嗯?”凌七澜特别奇怪,她没听懂。

  索木寒只能接道,“死者出事前就有些不太对劲,只是他的同事都没有当回事,毕竟大家都是普通同事关系,也不能什么都问。”

  这次,凌七澜听明白了。她漂亮的眉头差点拧成麻花,“查一下,不行去问问死者的父母是怎么回事。”

  “嗯,莫戈跟白子歌已经去了。”

  席云恺开口说完,他身后的索木寒接着说,“既然现场已经看了,那没有什么疑点,也到了下班的时间,这又是城西区,离家远的就先回去吧。”

  凌七澜点点头,心想也是,这案子也急不得。

  法医尸检报告要明天早上才会送来,就先下班。

  于是,她就说,“那大家就先回家吧,索木寒你跟席云恺在看看现场的痕迹。看看能有什么收获。”

  因为索木寒跟席云恺都有车,并且他们两个人住处离城西区并不远,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所以,凌七澜才会把他们两个人留下。

  下班了,一行人就是分开走的,住处都不在一个区,也不会在一个地方,自然就分开了。

  景儿是跟着凌七澜的。

  车上,景儿穿着黑色的大衣,手上还拿着水瓶,歪着头,笑眯眯的盯着正在开车的凌七澜看。

  “小姑,你别看我了。”凌七澜被她看的脸都红了。

  景儿却笑了,她很喜欢这个侄女,侄子她不是很喜欢,那家伙就是个笑面虎,整个腹黑蛋,一天到晚就算计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