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45:出现信任危机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糖九糖九 2143 2019-11-23 22:43:27

  “景儿姑姑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还要上班。”

  凌七澜洗完澡以后,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条湿漉漉的毛巾。

  今天,她很累了,困的都快睁不开眼睛了。

  景儿正在床上躺着,她的腿有点疼,刚刚吃过药。

  凌七澜边擦头发,边笑着说:“没有干毛巾了,只能用湿毛巾擦头发了,明天下班回来,我们要去一趟超市在买几条新的毛巾。”

  她这话正对景儿说呢!

  景儿抬起头,笑眯眯道,“可以,明天我陪你去,你喜欢什么样的毛巾,你来挑。”

  “嗯,我挑就我挑,我喜欢樱桃丸子的。”

  “嘿嘿。”

  “嗯,我喜欢粉色的毛巾,你给我买一条粉色的。”

  “嗯,可以,明天就给你买。”

  “谢谢。”

  景儿说完闭上眼睛。凌七澜站在床头前,瞪了一眼她,说:“你还真睡觉了。”

  景儿低低说了一声嗯。

  然后不在说话,浅浅一笑入梦香。

  *

  第二天,凌七澜开车载着景儿就上班去了。

  她亲自把景儿送到了特案组的门口,她才离开。

  扫黄组,这个时间,人都来齐了,凌七澜边往上走边心想,她们肯定在吃早餐,化妆又或者在看电影,总之肯定没干正事。

  “早上好,凌组长。”

  “早上好。”

  路过的几个同事都跟凌七澜笑眯眯的打了招呼。

  凌七澜莞尔一笑,对着她们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她走到扫黄组办公室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路知瑶的哭声还有白锦歌安慰的声音。

  “瑶瑶别哭了,快点擦擦眼泪,这妆都花了。”

  “来,我给你拿一张湿巾,给你。”

  门口站着的凌七澜头都大了,她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

  哪怕是她的同事,她也尤为不喜。

  只是,她也不能去给她们冷脸,本来,她就不好相处。

  这时,景余来了,他看见凌七澜,又听着办公室中的声音,他就知道了,他给了凌七澜一个颇为无奈的眼神,笑着说:“忍忍就好了。”

  “我实在忍不了,她一天除了爱美还会什么?”凌七澜眉头一皱,显然对路知瑶的意见颇大。

  “·········”

  景余很有眼力价的闭嘴了。

  *

  两个人一起走进办公室,就见路知瑶哭的眼睛都肿了,正在好心劝她的白锦歌也一脸哭相。

  凌七澜的眉毛又一挑。

  “怎么回事,大清早就哭哭啼啼的,怎么了?”

  本来不想问,可又不太放心路知瑶,别出什么事。

  大家都是同事。

  路知瑶弱弱的抬起头,紧张兮兮的看了一眼凌七澜,只是看了一眼,就吓得低下了头,都不在哭了。

  白锦歌一看,也立马服了,她这好言相劝都不如新任组长的一个眼神厉害。

  “呵呵,好了,不哭就行了。”薛泽奇赶紧站出来,和泥。

  凌七澜看了几眼同事,就转身走了。

  她还有正事要做。

  开会!

  早上开会。

  景余他们都各自去准备自己的材料,今天早上开会用的。

  薛泽奇把景余要用的也准备好了。

  *

  “薛泽奇,今天路知瑶怎么回事?”

  景余在低头弄资料时,转头问了一下薛泽奇。

  薛泽奇摇摇头,“不知道,早上她来了,就开始哭,一直哭到你们来,已经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吧。”

  景余一噎,他迟疑了一下。才又说:“她一直哭,没有说什么原因吗?”

  “什么都没有说,不管我们怎么问,她都不吭声。”

  “怎么回事?”

  景余拧眉。

  “应该是家里事吧。”薛泽奇也不清楚,就猜想了一下,他们也认识一年多,还没有特别熟悉,他只是挺平时路知瑶跟白锦歌念叨,吐苦水,他听到了,就已经能猜到路知瑶的家庭并不复杂,只是成员不和罢了。

  于是,他才这般说。

  景余却愁容满面,心想这扫黄组还真是一个…太乱的组,组员也是…

  “那个,薛泽奇你有空安慰一下路知瑶,叫她别哭了。”

  景余走了几步,又停下了,在次叮嘱一句,“就算哭也别来警局哭,让人看了不好。”

  薛泽奇则介意景余的第一句话,“凭什么要我去安慰她。”

  “因为你们年纪相仿。”

  “才不是,我跟她不熟,我还是一个男的,问多会被人误会的。”薛泽奇可是不干,他现在不愿意被人误会,他喜欢单身狗的生活。

  景余笑了,摇摇头,被薛泽奇这一脸“你要我去劝,我就去跳楼”的坚定给逗笑了。

  这孩子,这智商估计喂了狗。

  *

  扫黄组的会议室。

  一个很小的办公室,只能坐下几个人,很拥挤,还很闷热,凌七澜走进去,就先把窗户给打开了,让办公室通通风。

  然后随意选择了一个位置就坐了下去,她对坐主位没有任何想法,怎么舒服怎么来坐。

  因为是扫黄组,不是重案组,他们每天的工作不是很忙。

  扫黄组的人都来了,一次坐下后,才汇报昨天的情况。

  先是景余说:“昨天我们走了花街很多家的店,他们都一套说辞。”

  白锦歌点头,“没有什么证据。”

  薛泽奇却突然提了一个疑点,“能不能是朱心幺记错了,或许这个男人的身份更显赫,不是刘天宴,也会是他的朋友或者他家里人?”

  “这个不无可能。”

  凌七澜头都大了,不耐烦的看向别处,“就没有一个符合嫌疑人特征的吗?”

  景余叹气,很遗憾的摇头,“没有,不过,可能是他们不说,或者忌惮些什么。”

  “是啊,如果这个男人出现过在花街任何一家的店中,不应该没人看到过啊。”

  “就是,如果出现过一次,肯定会有人有印象,现在是夏天不是冬天,大家都穿短袖,衬衫,那么长的疤痕不应该没有注意不到,除非………”

  路知瑶抿抿嘴,不用说在坐的同事都清楚。

  “看来,这个神秘男人也是有背景的。”

  “嗯,”

  “要仔细查了。”

  “如果他们一直不肯配合怎么办?”白锦歌漂亮的小脸因为苦恼而皱皱的。

  凌七澜挑眉,她不知道,反而看向景余,寻求他的意见。

  她拿不定注意。

  景余好歹都在扫黄组待了三年,他应该知道怎么跟花街里的人打交道的。

  所以,凌七澜把这件事交给景余去处理。

  景余欣然同意。

  没办法,凌妖精想当甩手掌柜,他不得不从啊。

  会散了。

  新的一天。

  扫黄组开始忙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