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50:刘天宴这个男人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糖九糖九 2138 2019-11-27 22:29:28

  刘天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像朱心幺这么漂亮,惹人怜的女人,他早已经腻歪了,当初他能多看两眼,也是男人强迫着女人,往包间里走去。

  只是,当时的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被怀疑,并且跟一个推销酒水的女人扯上关系,他还真有点不爽。

  今天,他特意来警察局,就是来给她们提供线索,并且告诉她们,他跟这个叫朱心幺的没有任何关系,只是陌生人,仅此而已,不要总来打扰他。

  他是很反感跟警察接触的,凌七澜对于这点并不清楚。

  就说:“那真谢谢刘先生了,你还真是一个热心肠的良好市民!”

  “·······”

  连句谢谢都没有吗?刘天宴有点尴尬,他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凌七澜的窈窕背影消失在了大厅转角处。

  他才收起笑容。

  这一幕,都被楼梯转角的男人尽收眼底。

  ·

  刘天宴给的消息,让凌七澜重视起来。

  她相信,他还不需要跟她们耍这心眼!

  于是,她走进办公室,直接奔向景余和薛泽奇。

  给他们一个任务,就是找到一个戴假发的光头男人。

  朱心幺可能不记得这个男人的一些明显特征,是她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个神秘的男人。

  ·

  薛泽奇略微为难,他扯动了一下嘴角,“找一个戴假发的男人,身上还要有疤,这要怎么找?”难道见个男人,他们就去问问他们是不是光头,是不是戴假发了,是不是身上有一道疤,他想他们一定会被狠狠打一顿的。

  景余也看着凌七澜,心情有点复杂,“这不是开玩笑,问人家戴没戴假发,本就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凌七澜当然知道这是没礼貌的举动,可她也没有办法,“我知道,可是这是唯一的线索,我们必须要去查查。”

  “那整条花街都要查?”景余蹙眉,“这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妖精你要清楚花街上多少家店铺,它这条街有多长,而且花街后面的老街也在里面,我们查半年都不会有结果的!”

  凌七澜烦躁不已,让路知瑶退后一步,她上前一步,站在景余旁边,冷冷瞅了一眼他,“你是不是傻!我让你查戴假发的光头男人,你去什么整条花街查,你就去ktv,酒吧,夜场,或者男人爱去的地方查不就好了,像美容院啥的,你也可以去看看。”

  “嗯!”

  景余没办法,凌七澜既然已经说了,他们就得去。

  得,今天又要加班。

  扫黄组的几个人,包括两个女人在内。

  今天晚上都要很晚才能回家。

  “景余,你注意点安全,我总觉得那家ktv的水不浅。”凌七澜不放心,就叫住了往外走的景余,目光里隐含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

  景余回眸,浅浅一笑,“别紧张,我就是去问问情况,我不是去给他们下马威的。”

  “嗯。”

  ·

  景余带着几个人花街查这个戴假发的光头强了。

  而凌七澜把扫黄组的卫生打扫好,就去找景儿回家了。

  “小姑,今天你的药忘记带了吗?”

  凌七澜站在房间的床头柜前,漂亮的眉毛都快拧成一股绳了,就看着一板药,生闷气。

  医生曾叮嘱过凌七澜,让她监督景儿吃药的事。

  景儿慢腾腾的走进房间,笑着解释,“带了,柜子上的那个是新打开的,是准备晚上吃的。”

  景儿当然知道,她要不乖乖吃药,凌七澜还会生气的,这份关心和周到让景儿心里暖暖的。

  这个时间,郭今朝并不在家,他去剧场了。

  走时给凌七澜留了纸条:姐姐我去剧场了,今天要很晚才能回来,不用等我~

  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还配上了一个卖萌的表情,凌七澜看的直跳眉。

  ·

  “小五,他出去跟朋友玩了吧?”景儿坐在沙发上,吃着甜甜的橘子,也看到了郭今朝留下的字条,心里还觉得这孩子挺好玩的。

  凌七澜心不在焉的说:“应该是,他那些朋友一个比一个不靠谱,算了,不管他了。”

  景儿眨眨眼,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是又怎么了?

  工作上的事?

  还是家里的事,让她心不在焉的?景儿不确定。

  她就在那边胡乱猜着。

  凌七澜在厨房里做饭,她的厨艺真不错。

  很多菜都是看着网上的视频学的。

  ·

  景余这边,他们都坐在喜洋洋ktv的一个包间里。

  薛泽奇已经问了好几个人,也没有问到这个光头强,他有点沮丧,皱巴巴着脸,盯着包间的某个角落,说:“能不能是消息有误?”

  白锦歌也看向景余,一脸同样的怀疑。

  路知瑶却跟他们对着干,“不会的,咱们组长肯定是在一个特别靠谱的人哪里得到的消息,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在查查。”

  “怎么查,你说的轻巧,那么多的男人,难道我们要去抓他们的头发来一个一个的排除嫌疑?”薛泽奇瘫坐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仿佛在说:饶过我吧!我就是一只混日子的小虾米。

  最靠谱的还是在说一旁充当背景墙的程向东,他一只手摸着下巴,一只手拿着手机,在哪里聊天。

  他说:“这个消息可能是刘天宴告诉给咱们组长的,下午刘天宴来过警察局,碰到了咱们组长,我想,那个男人给的消息肯定不会错。”

  “为什么?”薛泽奇想不通,“而且,咱们上次可是得罪了他,他万一就是用个假消息来耍着咱们玩呢?”

  程向东看着薛泽奇,“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小心眼,刘天宴这个人出了名的不记仇,知道为什么吗?”

  “为啥?”

  “因为凡事得罪过他的人,都被他当时就给解决了,哪里会等到以后慢慢算账,他曾说过,他没那时间。”

  “········”

  薛泽奇望天,不语。

  景余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既然这条路行不通,那就只能在陪酒妹身上下功夫了。

  他今天又要破费了。

  景余在心里流下了几根委屈的面条。

  “景哥干嘛去了?”

  薛泽奇奇怪的问。

  程向东没理会他。

  白锦歌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更无心搭理他。

  只有路知瑶瞥了一眼,“你是真笨!”

  薛泽奇委屈了,“我又怎么笨了,就你聪明,那你说景哥干嘛去了?”

  “当然是找陪酒女了,笨!”路知瑶都懒得搭理他。

  这个薛泽奇有时候真是笨的不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