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第17章 一恶作剧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榎月十七 2133 2019-11-03 10:15:33

  第三节课过后,奚筱折了书角,奔赴厕所。

  顾绵绵从立起的书后探出头,揉着肚子,弱弱地踢了戚子茜一脚。

  “快通知洛傲雪,让她把指示牌拿掉......”

  于是戚子茜把头埋进桌兜,偷偷按下了手机开机键。

  西姜国际高中升学率这么高是有原因的,从诸多规矩细节就可见一斑。

  比如一个是禁止在学校区域玩手机,还有一个是禁止学生化浓妆。

  不过顾绵绵等人化得是淡妆,学校管的倒没那么宽,毕竟女为悦己者容,他们倒还没那么死板。

  而与此同时,手机信号的另一端,洛傲雪划过信息,使了眼神给身边的随伴。

  很快,挡在厕所门口的黄色指示牌被人拿走。

  奚筱老远就闻到了洁厕灵的味道。

  不过很奇怪,平时厕所门口的人流量不少,今天倒是空无一人。

  莫非,都是被这洁厕灵给熏走了?

  她捏住鼻子,一把将紧闭的厕所门推开。

  霎时一声“哐啷”,什么东西从门上摔下来,碎了满地,里面的无色液体渐渐流出来,漫到了她脚底。

  奚筱踩了踩,能感觉到这液体的粘性,她又捧住小腿,抬起脚。

  女主一共就两双鞋,一双帆布鞋,都被她给穿黄了,而另一双软底运动鞋,黑色的,她也就体育课上穿穿。

  估计女主也是嫌弃那双运动鞋不好看,才总是宠幸这双劣仿低帮帆布鞋。

  不过现在,奚筱能够清晰地看见这双鞋的边缘,居然有了些褪色。

  惊讶让她松了捏紧鼻子的手,只是不消一会,她喉道便灼起了瘙痒。

  很难受。

  然而她还是蹲下了身,认真看了看那碎开花的玻璃瓶。

  瓶子内壁,有水汽的痕迹。

  “咳咳咳!咳咳!”

  奚筱终于是忍不住了,极速退了出去,而后把门重重一关。

  “砰——”

  随着响声,她眼角的泪水也哗哗留了下来。

  艹。

  作为一个合格的当代大学生,奚筱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蒸汽,漂白,强刺激性。

  一条条特质,都符合化学书里的某类水溶液。

  性质:强氧化剂。

  艹!

  奚筱猛的转身。

  教室内,南宫瑾正欲出门。

  “哥——”

  “怎么了,你也要去上吗?”南宫瑾几步走回来,伸出手。

  “不是,刚刚楼下,有人,传话找你,可能,是逸哥哥。”

  南宫伊说句长话不容易,胸膛起伏得厉害。

  “那小子找我做什么?”

  南宫瑾想了想,还是走向了后门,因为那边有楼梯,更为省时。

  北辰逸读的是B班,在A班楼下。

  西姜国际部很大,大到每层楼就设置一个班级,其余空间都是各科老师的办公室。

  而每个老师又都只教一个班,所以办公室一旦定好,她们也就不会跑来跑去。

  除此之外,每层楼还有楼梯通道,坡道通道,以及电梯通道。电梯就8个键,从-2到6,两层地下车库,六层班级。

  总而言之,能用钱砸出来的设备,那都是小意思。

  南宫伊慢悠悠推了轮椅出去,拐向厕所。

  只是刚到厕所百米外,就见一个急影直接撞过来,把他轮椅磕了个底朝天。

  只是一瞬间,他便与头顶上的白炽灯来了个面对面。

  “咯——”

  他被硬生生拽住,轮胎挤压地面,擦出声响。

  南宫伊怔愣:“奚姐姐......”

  奚筱歉疚,尽量平缓口气:“你过来做什么?”

  “上厕所。”

  奚筱不解问道:“你哥呢?”

  平时南宫伊解手时,南宫瑾都会陪在旁边,毕竟他下身残疾,会多有不便。

  南宫伊慢语:“被人,叫走了。”

  奚筱咳了两声,拉了他轮椅扶手,就要推去电梯口。

  “这厕所坏了,先去下面上吧。”

  而此时,南宫伊余光中出现几个闪进厕所的身影。

  他手下立马用力,很快将轮椅转了方向,而奚筱对此毫无察觉,只是道:“我推就好了。”

  南宫伊不搭话,仍由她下至5楼,推了自己到男厕前。

  他正想进去,却发现轮椅动不了。

  直到接近上课,厕所空了,他身后的奚筱才大义凛然道:“我推你进去。”

  南宫伊的小脸顿时破碎。

  “不、不......”

  可还没等他结巴成话,奚筱就已经把他运到了残疾人专用隔间前。

  奚筱走到他面前:“我知道你会不好意思,没关系的,你脱好后,我会闭眼。”

  “......我可以的。”他瓦声瓦气。

  “放心,我力气大,能抱你上去。”

  南宫伊:“......”

  好,很好,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

  奚筱眼瞧着快要上课,撸了袖子就把他托到了厕所扶手上。

  “好了叫我。”

  她说着掩了门。

  过了一会,里面终于传出了冲厕的声音。

  “好了......”南宫伊别扭道。

  奚筱便把他重新托到轮椅上。

  这人真的很轻,她甚至能触摸到他的肋骨。

  只是她手刚松开,他就离了厕所,谢字都没说一个。

  害。

  奚筱瘪了嘴。

  这小弟弟居然也知道害羞了。

  她迈开腿走向洗手台,顺着水流把胳膊洗了洗,又脱了鞋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脚。

  好在除了嗓子眼有些难受,其余问题都不大。

  来不及再思考,她踩着上课铃冲回了教室。

  “报告。”

  “请进,下次早点回来。”老师没说重话,只是提醒一句。

  “好的。”

  奚筱落座,又清了清嗓子,不出意外,会哑几天。

  不免心尖燥得很,按缩了根笔芯针头。

  教室内外是遍布摄像头的,唯独厕所门口没有,这是要保护隐私。

  没想到,居然还被人钻了空子。

  她想都不用想,也能猜到那里的罪证应该已经被人毁灭了。

  不过,应该是恶作剧吧,毕竟伤害实质不大。

  “老、老师......”

  顾绵绵有气无力地举起了手。

  “怎么了?”

  “去一下厕所。”

  老师刚点下头,那座位上就没了人影。

  等到顾绵绵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下了课,两条腿都是颤的。

  戚子茜很担忧,递过去一杯热水:“是早餐吃坏了吧?”

  顾绵绵趴倒桌面,肿眼皮褶子遮去一半眼黑,看着半死不活。

  “可能吧......”

  “会不会,是遭了报应。”戚子茜的脸白的可怕。

  她哼气:“开什么玩笑,我第二节课就开始疼了好吗?”

  “也对。”戚子茜叹口气。

  她平时跟着顾绵绵虽然婊了些,但也没做过什么坏事,这次不过是调制了个双氧水,浓度也不高,就是不知道那个奚筱,嗓子怎么就哑成那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