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第52章 赶去救他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榎月十七 2752 2019-12-01 09:43:28

  奚筱跑的很快,完全是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

  风声在耳畔呼啸,树影斑驳,迈出校门的那一刹那,响起了某人唤她的声音。

  无暇顾及,无数景象在她面前浮光掠影而去,她小喘起来。

  ——南宫伊!南宫伊!等等我!

  夏日的绿,在天地间挥毫泼墨,蓝天白云,万物葱茏,只有蝉鸣低低,附和着枝叶的摇曳声。

  南宫伊手捧一罐橘子味汽水,从小卖部里出来,慢慢移向校门。

  还有一段油柏路,不算很长,但也需要花费数十分钟的时间。

  前两世,就是在这附近,只因他特意出来替奚姐姐买了罐汽水,就被人敲出了中度脑震荡,若不是他及时伪装自己没了气息,那打手又轻视了他,可能他直接就被敲死了。

  第三世,他照样利用保镖迷惑了那打手,然后通过事先就埋伏下的其余帮手,一把揪出了那人的背后唆使者。

  而这一世......他连帮手都没有准备。

  南宫伊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腿,轻轻提唇,笑不达眼底。

  ——都想让他死啊。

  ——这回,照样没人会救他的啊。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身后出现。

  有人拉住了他的轮椅,压低嗓子:“南宫伊少爷,不要乱叫哦,不然等会我的棍子可不长眼。”

  “好啊。”他拿下放在手轮圈上的手,语气淡淡,似乎不痛不痒。

  倒跟他的乖怯外表大相径庭。

  男人有了三秒的迟疑,但还是按着计划推了轮椅,朝着小卖部一里外的一块荒地进发。

  那块荒地,已经荒废了半年的时间,本来是在拆了一堆违规建筑后,要用来建造高档小区的,可惜因为上头的资金迟迟没有到位,导致建筑商一直没有动工。

  如今里面野草疯长,高度及腰,随风沙沙地摇动,晃得人看不分明。

  一直到了最深处,男人才停了下来,从特定的地方取出了一根细长的铁棍。

  他捏紧,对着南宫伊的头部,手下开始积力。

  “要打我的头吗?”

  面前的少年,倏然一笑,凉似融雪,无端让男人生出了一种寒冷的战栗。

  “你不是说......只要我不乱叫的话,那你的棍子,就会长眼么......”他唇畔殷红,一开一合,小小的舌尖如同是淬了毒的蛇芯。

  男人慢慢靠近,神情奚弄:“堂堂南宫家的二少爷,竟然连这种鬼话都会信?不过看在你死到临头的份上,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是有人花了钱想要你的命,所以待会可别怪我下手太重了。”

  少年伸出削尖的五指,疏疏挡在眼前,透白的肌肤流光,就像个难得见光的瓷娃娃,下一秒似乎就要碎了。

  男人不再拖延时间,猛地举起了手中的铁棍。

  南宫伊的眼神骤然阴戾,两条原本纹丝不动的腿,开始崩紧。

  “艹你大爷!”

  伴着一阵急喘,他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纤瘦的影子。

  似笼了云雾的月,几分朦胧,一时抓不住轮廓。

  可又集聚了所有的光。

  心尖就如被烟蒂烫了一下,冒出淡淡的水气来。

  他一愣,立马松了力道,重新靠回了轮椅背上。

  *

  奚筱好不容易跑到小卖部,整个脑壳都因缺氧有些发懵了。

  荒地......荒地......

  她勉强撑起身子,朝着小卖部后面一望,心都拔凉起来。

  这么大一片荒地,还有着这么一大片绿油油的野草,让她往哪找!

  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脚腕,吓得她差点一脚踹过去。

  “二少爷......那、那个方向......”身下的男子说话虚弱,耳边挂着一幅东倒西歪的墨镜,左腿笔直的西装裤腿里,正在向外渗血,脸色惨白得不像样。

  奚筱认出了他——是负责南宫伊的贴身保镖!

  没时间再问这么多,她朝着他指的方向拔腿就跑。

  胸腔里点燃出肆虐的燥意,像海啸一般翻涌。

  不再克制,她任由那股劲在自己的五脏六腑蛮冲起来。

  奚筱有病。

  是狂躁型抑郁症。

  没人清楚准确的病因,一般情况下,与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有关。

  在特定的生活与生理事件的刺激下,大脑会因情绪控制系统不能维持适当的安静状态,而表现出情绪障碍发作。

  在现实里,她休学了几年的原因,也就是去了医院心理科治病。

  那是一场漫长而痛苦的战役,若不是家人的精心呵护,她每天都能自残上百次。

  但好在,她最终成功地学会了该如何去克制自己的情绪。

  哪有这么多天生神力,她也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挣扎中、镇定剂中,练就出来的罢了。

  而在这个任务里,她虽然只是魂穿,可是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她不仅带了这个隐疾进来,甚至连力量都没有失去。

  所以当听到小公举轻描淡写地,说出那抑郁症三字的时候,她的心就像堕入了冰窟。

  一里路。

  还没有八百米跑圈的距离。

  她的双腿竟就开始有了些发软。

  “你不是说......只要我不乱叫的话,那你的棍子,就会长眼么......”

  “堂堂南宫家的二少爷,竟然连这种鬼话都会信......所以待会可别怪我下手太重了。”

  对话声从某处传来,混着野草淅淅索索的声音,听得并不是很清晰。

  可是,这样就够了。

  奚筱冲过去,一把拨开面前的遮挡,映目便是即将下落的铁棍。

  而南宫伊垂着头,像待宰羔羊,绝望得无力。

  他的手指紧紧掐着裤管,淡紫色的青筋跳出薄薄的皮肤。

  “艹你大爷!”

  粗口爆出,她飞身奔过去,一脚踢上了那人的手腕。

  铁棍梆然落地,砸在草堆上,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男人也不是吃素的,收了手直接一拳头过去。

  奚筱被他刚猛的拳风扫到,又因着脱力,猝不及防跌倒在了地上,鼻梁上的镜框也随之被甩了出去。

  男人死死压上去,扣住她肩膀,抓起一旁的铁棍就要敲下去。

  她喘口浊气,双手交叉把住男人的手腕,腰部一个发力,踹向了他的命根。

  伴着一声惨叫,男人手中的铁棍再次脱手,她连忙捡起,朝着那人的腹部狠狠挥去。

  他被打的几乎跳脚,怒嚎不止,正要反击。

  “砰!”

  男人健壮的身子软了下去,鲜血从头顶慢慢流下来。

  奚筱打红了眼,又扔掉铁棍,徒手锤向他的腹部。

  一下又一下。

  击击致命。

  男人渐渐连嗯哼声都没了。

  她却并没有减速,眼角猩红,连手肘破了皮也没了感觉。

  打......打......

  只有这一个想法。

  那就照做。

  空荡冰凉的病房,四五个医务人员,拧着她,不让她继续撞墙。

  冰凉的注射剂,刺进去,液体四溅。

  心跳一点点回归平静。

  可是如今,不再会有那镇定剂来解救她。

  快要控制不住了。

  她小巧的鼻翼翕动得厉害,几欲颤抖。

  “奚姐姐......”

  糯软的声线,细细微微拌入她的耳畔。

  漆黑的眸子一亮,她倏尔停了下来,胸脯剧烈地起伏。

  她别头看去,就见南宫伊眼里氲着水雾,小嘴微张,一副受了惊的白兔模样。

  又因着原身的两百度近视,他病弱的身形在她的瞳孔里更是摇晃得可怜。

  糟糕。

  奚筱跪着缓了缓,才起身到他轮椅面前:“你没事吧?”

  他稍稍摇头,覆上她的手背,轻轻吁气:“你这里一定很痛吧。”

  心坎瞬间软化。

  她一把拢住他,紧紧抱住,希望将全身的温暖都渡过去,哪怕这天气炎热,让她直冒汗:“不痛,你没事就好。”

  轻微抑郁症啊。

  那么,她正好能借着靠近他哥哥的机会,来接近他,从而顺便帮助他重筑心房。

  还好,不算晚。

  南宫伊僵住,褐色的刘海柔柔挡住了他的眉眼,也遮去了里面的惊诧。

  女孩身上淡淡的皂香,如同六月清泉,甘澈得不像话。

  第一次,他放弃了伪装,任由自己放松了下去。

  就算是假的。

  就算知道她只是为了利用他。

  也让他......在里头沉溺一会吧。

  “我们先离开。”抱了一会,奚筱抽身从地上捡起眼镜,而后迅速抓上他的轮椅,压着草堆走起来。

  周身的温度散去,南宫伊缓缓睁开眼,克制下了方才的陡动,恢复了掩藏的淡漠无温。

  醒了。

  终究是南柯一梦。

  恭喜啊,奚姐姐,你的演技又更胜一筹了。

榎月十七

嘎嘎嘎~   突然加更啦!   你们开不开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