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第57章 欢迎回家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榎月十七 1892 2019-12-05 07:28:09

  他平时公事繁忙,有空时只会带了瑾去公司熟悉业务,向来极少留家,所以也从来不过问家中之事。

  但纵然这般,他也隐约察觉出了妻子对伊的不喜。

  至于为何会不喜,大抵还是因为伊的性子着实抑郁孤僻吧。

  “哎呀,我自然会去,这不是想着先跟你说说嘛。”刘玉钰悻悻地又贴近:“你说说你,本来一个月就回不来几次,这次难得回来了,还对我这般疏离。”

  南宫崔这才稍微抛开了严肃的样子:“罢了罢了,我随你一起去看伊吧。”

  “你好,请问你们是南宫伊病患的家属吗?”

  有护士长拿着CT片子小跑过来。

  “我们就是,怎么了?”刘玉钰有些被打搅的不悦:“伊怎么了,是很严重吗?”

  “随我来吧,李医生有重要的发现要通知你们。”

  护士长说完就走,身形格外仓促。

  刘玉钰急忙踩着小高跟跟上去,轻声问:“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麻烦你给个准话,到底是好还是坏。”

  “是好的,李医生刚刚发现,病患的那双腿有了明显好转的迹象。”

  刘玉钰尖细的鞋跟猛地一顿,神情近乎大骇。

  “怎么了?”南宫崔追上,见她这般模样,不由纳闷地抓住了她的双臂。

  他只觉得面前的妻子有些古怪,整副身子似乎都有些软绵无力。

  “她、她说,伊的腿好像有所好转了......”刘玉钰机械回话,勉强挤出个微笑:“那可真是太好了。”

  *

  当他们从李医生的骨科室里出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自家的二儿子,而是径直去了奚筱的普通病房。

  推开门时,正听得那女孩恳求的声音:“秋嫂,我真不用您陪着,您啊,就安心待你那小别墅养老,我一个人在南宫家就行了,没问题的!”

  南宫崔绷着的脸皮不由松了松:“秋嫂,既然都是一家人,我们自然也不会亏待她,而您这么一把年纪了,也真没必要再搬回来。”

  奚筱正愁说服不了这个强硬的老人,一听这话又打了鸡血:“对的对的,要是您实在担心,我有空就去看你,好不好?”

  开玩笑,要是被这么一个老人天天在南宫家盯着,那她还怎么接近南宫瑾?

  秋嫂见她如此坚决,只好打消了这个想法:“那就依小姐所想吧。”

  奚筱顿时露出了个甜甜的笑容,如融化积雪般清透。

  而实际上,她恨不能现在就跳下床,先放个两卷鞭炮庆祝一下。

  “秋嫂,其实我们这次过来是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南宫崔恭谨道。

  “还有什么好消息?”老人取过床头的保温杯。

  “刚刚我们拿到了伊的检查报告,骨科名医李医生发现伊的腿,因着这次意外,竟然有了能活动的迹象。”

  “咳!咳咳咳!”

  秋嫂正抿着茶水的动作并没有一丝迟缓,倒是一旁的奚筱剧烈咳嗽起来。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她急忙放下茶杯,把手搭上奚筱后背,小力度地顺了又顺。

  “没、没事。”奚筱使劲清了清嗓子,又摸上额头探了一会,半天才垂了手,小声嘟囔:“我也没发烧啊,难道今天的一切都是在做梦吗?”

  秋嫂哑然失笑:“小姐,今天你不是在做梦,这一切也都是真实的,只不过你可能需要花点时间来接受一下。”

  奚筱不信邪,又掐了自己一点皮肉。

  痛感袭来的那一刻,她躺回了枕头上,终于露出一副天要亡我的脸色。

  搞什么鬼啊,这到底是个什么神剧情啊?!

  特么在女主身世上挖了个坑也就算了,现在连小炮灰的腿居然都要好了?!

  “秋嫂,麻烦您一件事,能不能让人加急帮我把这手机修好。”

  她气若游丝地说着,拎出了自己的手机,顺便抠掉了上面浮起来的一点屏幕碎渣。

  “小姐,这手机质量不好,不如我再去帮你换个新的吧?据说最新市面上出来的那款荣耀型号,就很不错的样子。”秋嫂笑眯眯的,俨然是混迹市场圈的老手。

  奚筱认真想了想。

  与现实连接,是需要几个条件的,特定的手机卡,特定的软件,特定的时间。

  换个手机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但问题是,若是被有心人拿去恢复了一下数据,那这隐患可就大了。

  于是她只好忍痛说道:“不用了,我对这个手机有依赖,离了它我会寝食难安的。”

  秋嫂只好应允:“小姐放心,老奴今晚就会把手机给你送来。”

  “好......”她默默将病床被拉至下巴,做出了个要睡觉的举动。

  果不其然,三秒过后,掩门声响起。

  而下一刻,奚筱猛地将被子拉到头顶,开始在床上泥鳅般的扭动,有声音从薄被里闷闷地透出来,格外的癫狂:“天啊,小公举我要鲨了你!”

  病房外,一轮椅少年不自觉抬起手捂上耳朵,而后又思酌了会,刻意放了下来。

  他的耳朵很薄,耳垂也小,白里透红,耳轮分明匀称,漂亮如雕琢,就跟他的手一般,都像是件唯美的艺术品。

  他抬头,眉目低垂,温和无害的模样,而那眼眸微微带笑,散出点点烘暖,轻而易举地便破开了大厅里那股子制冷空调的寒气。

  旁边路过的小护士都有些红了脸,拖着步子一步三回头,只是暗想着这病房里,定是躺着这乖巧少年的亲人。

  等到半刻钟后,医院就诊高峰期过去,病房里的人终于是偃旗息鼓,走廊也彻底空旷了下来。

  轮椅少年眸里的温度这才撤去,他张开了殷红的唇瓣,不疾不徐的语调,微压中透着诡异:“奚姐姐,欢迎回家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