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第61章 我会陪你

穿书之炮灰病娇总抢戏 榎月十七 1825 2019-12-08 08:22:22

  她眨眨眼,一把包住了二十几个,本来还有些心疼钱,但一想自己的新身份可是流浪千金,怎么能在乎这么几个铜钱子呢!于是果断地全抓了出来。

  小男孩哇一声:“小姐姐你好有钱喔!”

  奚筱有点小骄傲,停直了腰板。

  真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她居然能在个小学生面前装次大佬。

  不过没准以后还多的是机会装的,她可得提前适应适应。

  “一起撕,撕到了就算你的。”

  她分了一半过去,将小勺子叼在嘴里,开始专心地弄了起来。

  小男孩明显训练有素,只花了十几秒就搞定了手里的小纸壳,然后就更委屈了,眼泪汪汪的:“呜唔唔,还是没中......”

  奚筱只好又分了几张过去:“你再试试。”

  小男孩又撕,结果是越撕越气,直到看清最后一张,激动得差点把书包都给蹦掉了:“啊啊啊啊!有了有了!居然中了两块钱!”

  “那你还可以继续摸四次哦。”她含笑,手下只是不急不慢地继续。

  “大姐姐你可真好!”小男孩有些不好意思,两条腿有些拧巴:“你弯一下腰嘛。”

  奚筱正要撕开最后一个小纸壳,闻言只是稍稍低下去。

  脸颊上突然就被吧唧一口,清脆得不行。

  她一愣:自己这是被个小屁孩给偷亲了?

  就这么一会功夫,她另一侧脸颊随即又被烙了个印子。

  她正要揪住这小男孩的后领子,告诉他小小年纪可不能这么占女孩子便宜。

  突的有人踩住了她脚边的光影,语气微带嗔怪:“奚筱同学,你应该在医院好好休养。”

  奚筱顺着音过去,便见到一双温煦的桃花眼,黑白并不分明,有些朦胧,身姿可谓是挺立翩翩。

  她不禁微挑眉,有些惊讶:“肖清?你怎么会在这?”

  目光随后又被他手捧着的一束康乃馨吸引了过去,那花明显很新鲜,瓣上还坠着小水珠。

  来人作出回答,语气关切:“昨晚同学们从班级群里听说了你住院的消息,就特意授意了我代表他们过来看望看望你。结果我去了你病房没找到你,四下寻了半天,本来都准备要打你电话了,却意外发现了你在这。”

  奚筱本想挠头,但一碰到纱布,还是收回了手:“下次你可以直接打我电话的。”

  肖清霁颜一笑:“头撞伤了可不是一件小事,你还是快随我回去医院吧。”

  她这时低头,看到了手里最后一个小纸壳,意外地咋呼:“喔!中了!”

  403号病房。

  套着有些宽松病号服的少年,慢慢走到通亮处,扶住窗户下的铁杆把手,眺望了出去。

  经了光染,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愈发莹透,里面宛如盛了一泊冰寒的湖水。

  不远处,一少年一少女正漫步走近。

  少女还捧着一束花,不时地低头嗅嗅,然后和身边人有说有笑。

  他捏紧了把手,嘴角勾起冷笑。

  果然奚姐姐还是跟那北辰玥一样,都被肖清给轻易收服了么。

  那就很没劲了啊......

  “哎,伊你怎么就站起来了?”

  奚筱刚进入自己的病房,就注意到了窗前的少年。

  出于担心,她迅速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走过去想要搀住他。

  “不用。”南宫伊错开她的手,有些生硬道:“我自己可以。”

  而在奚筱眼里,他就像个怄了气的倔强孩子,正在急迫地想要靠着他自己站起来。

  她果真就不动了,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一点计量从南宫伊心底漫起,脚底随之微微趔趄。

  她立马伸手搭住:“不要逞强,也不要急嘛,康复活动总是痛苦的,我会陪你。”

  他攥了点她的短袖,抬眸间,只是小声问道:“陪我?”

  “对,陪你,不然我就是小狗。”她刮了他鼻尖:“不要站太久了,你这个是要循序渐进的。”

  “伊你这样敏感,小心可是会吓走了奚筱同学的。”

  肖清这时将康乃馨一朵朵插入个器皿里,嘴边噙起抹耐人的微笑。

  南宫伊坐回轮椅,又适时拉住了奚筱的衣角:“奚姐姐,你会怕吗?”

  “哈,怎么会。”她不以为意:“趁着还没到吃饭点,我们就先来玩个游戏吧。”

  猝不及防,他的轮椅就被拉到了病床边。

  肖清也被赐了个椅子,坐在了床的内侧。

  只见奚筱随后脱了鞋,一屁股盘着腿坐到床上,像变戏法似的往床中间放了一盘跳棋。

  那东西做工看上去就很是低廉,包装的塑料袋子上还蒙了一层薄薄的灰。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小学生的玩具里,我挑来挑去,也就这个还适合我们玩一下了。”

  正对面的两个人,神情都有些微妙。

  “我还以为,你摸中后只是一时间不舍得扔,才一路带了回来的。”肖清看着眼前一盘散珠,嘴角不免扯得有些牵强。

  “其实我觉得跳棋还行,不然我们就先玩玩呗。”

  奚筱说着,麻溜地将弹珠都摆好在了初始位置。

  “谁先来?”她扫向他们,见他们都没反应,只好自己巴拉:“那就锤头剪刀布吧,谁赢谁先走。”

  南宫伊:“......”

  肖清:“......”

  一阵静默后,她手晾得有些尴尬,终于忍不住了:“怎么了,为什么你们都不出手?”

  肖清看着对面的人,笑道:“伊从小就爱一个人呆在家里,不擅长与人交际,怕是不会玩这个吧,要不要我先教教他?”

  奚筱闭了嘴,神情莫测。

  肖清嘴角的笑意愈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