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个交换生

第008章 改变策略

王妃是个交换生 素子花殇 2119 2019-10-22 19:58:58

  虽然大部分人都在前面忙乳母的事,但毕竟王府人多,所以沿路还是会碰到一些人。

  她也不避躲,还主动问对方,钟力钟护卫在哪里。

  太后留她下来的理由,不就是让她跟钟力一起调查乳母之死吗?她正好做做样子,免得日后,晾她之人倒打一耙,说她自己不主动。

  反正也没人会回她。

  不费什么力就到了婢女们的住宿区,循着门口牌子上的姓名,也很轻易就找到了夏雪的厢房。

  正好夏雪一人住,也有些是两个婢女一间房,还有的三四人一间,想必是按照婢女等级来分的。

  按理说,她也应该住在这里才对,有好几间空房呢,崔宁却将她安排去了别处,大概是因为她不是四王府的,是太后的人吧。

  此时也顾不上想其他,她弯腰拾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四下看看无人,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取出那张字条将石子裹住,并飞快来到夏雪的厢房外面,推开窗,扫了一眼屋中情况,便将裹着字条的石子扔到了离窗不远的桌上。

  桌面上比较显眼,容易发现,而且,天黑要掌灯,灯在桌上,掌灯的时候也定能看到。

  关窗转身,快速离开,一气呵成。

  一直到出了那片区域,她才整个人一松,放慢脚步。

  好饿啊!

  她的胃不好,饿不得,饿得太厉害会胃痛。

  皱眉揉了揉胃部,疼痛并未得到缓解。

  不行,得找吃的。

  去哪里找呢?

  蓦地,她眸光一亮,灵堂!

  刚刚那人不是问夏雪清单上的祭品有没有准备好吗?祭品肯定就是吃的呀!

  而且,她是负责查乳母一案的人,进入灵堂太正常了。

  主意一定,便直奔前院而去。

  与后面不同,前院很热闹,大家都在忙忙碌碌,有人在踩着梯子挂白缟,有人在一一取下原本的红灯笼,有人在糊白灯,有人在收拾,有人在洒扫。

  灵堂设在一处偏厅,她进去的时候灵堂里只有两人,夏雪和另一个婢女。

  两人正在供案上摆祭品。

  “夏雪,包子是七个没数错吧?一个不能多、一个不能少,千万不能出错。”

  “放心,祭品这种东西又不能吃,崔管家让灶房那边就恰好做了七个,而且,我也数过了。”

  “那就好。”

  向青柠原本听到包子二字,心中一喜,可听到后面的,心又沉了下去。

  闻见动静,两人回头,见到是她,夏雪主动跟她打招呼:“青柠姑娘。”

  “我来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漏掉的线索?”向青柠指指摆在灵堂正中的一方矮榻,矮榻以白布遮盖。

  夏雪点点头。

  “呀!忘了最重要的香炉。”另一个婢女突然惊呼。

  夏雪脸一白,急急道:“赶快去拿,崔管家说一会儿王爷会来看。”

  “嗯,那我去拿香炉,你去找红霞拿香,她负责出去采买的。”

  “好!”

  两人风风火火出了门。

  灵堂里就只剩下了向青柠一人,她抬手摸摸鼻尖,又扭头看看门口,没想到会有这等运气。

  见无人前来,外面院子里也没人注意灵堂里面,她赶紧来到供案前。

  然,她悲催地发现,吃的不少,可除了那一盘包子,其余的全部都是生的,生鱼、生肉、生鸡。

  哎。

  看着那一盘白花花的、还冒着点点热气的包子,她咽了一口口水。

  必须七个,只有七个,她如果偷吃了,势必会连累到负责准备这些东西的夏雪。

  黯然转身,准备作罢,忽的又想起什么,扭头再次看向那盘包子。

  下一瞬便伸手拿起一个,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包子底部送到嘴边,对着正中的位置咬了一口,咬出一个洞,然后用手指从洞里掏出里面的馅儿,送进口中。

  肉馅儿的,还是温热的。

  味道不错。

  端详了一番手里被掏空馅儿的包子。

  嗯,只要不看底部,就是完好无损。

  警惕地看了看门外,见还算安全,她飞快地以同样的方法将七个包子的馅儿都掏出来吃了。

  然后再按照原本的样子摆好。

  真的完全看不出!

  刚刚夏雪她们说了,祭品是不能吃的,应该在这个朝代是忌讳,既然没人吃,中途就应该没人会动,那被发现的可能就不大。

  后面她再想办法弄七个包子换上。

  恐嘴上有油,她抬袖揩了一把,转身准备离开,蓦地发现步封黎、崔宁、钟力正上灵堂而来,她呼吸一滞,赶紧来到停尸的矮榻边,掀开盖尸的白布,躬身,做出一副正在查看的模样。

  待三人进了灵堂,她又做出一副闻见动静看过去的样子,然后主动行礼:“王爷。”

  男人面色冷峻,薄唇轻抿,瞥了她一眼,没理她,侧首问身后的崔宁,声音清冷:“都布置好了吗?”

  崔宁来到供案前看了看,转身弓腰:“回王爷,还没,她们应该就是拿东西去了。”

  男人没做声,看向供案。

  向青柠一颗心瞬间提起来,微微攥了手心。

  灵堂里忽然变得好静。

  “查出什么了吗?”男人蓦地开口。

  向青柠一怔,抬眸发现男人正看着自己,视线一撞,她连忙垂下眼。

  略一沉吟,躬身:“回王爷,还没有。”

  “你觉得你能查出什么吗?”男人又问。

  向青柠眼睫颤了颤,垂眸未抬。

  这个问题很好品。

  试探?还是警告?

  “奴婢能力有限,不敢妄自觉得,但奴婢相信,钟护卫肯定能查出来。”

  身为元凶,定然不会一直让此案悬而不破,最终势必会找个合理的说辞,或者找个背锅的来了结此事。

  灵堂里再次陷入一片沉默。

  男人转身,似乎要走,走了两步又顿住,回头。

  “你不是一直用戏曲的腔调说话吗?今日为何突然用回了真声?”

  这个问题......

  向青柠心中低叹。

  果然如剧本上所写,青柠对这个男人的一片痴心,宫里和四王府,几乎无人不知,包括这个男人自己。

  想了想,回道:“亲眼看到王爷乳母就在面前突遭变故,奴婢吓坏了,一时情急就用了真声。”

  “是吗?本王怎么听说昨日你就用了真声?”

  向青柠汗。

  这个也知道?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王爷,奴婢其实是想着,吊着嗓子说了两年话,也未能让王爷多看奴婢一眼,不如改变一下策略,突然变回真声,指不定就引起王爷注意了。”

  

素子花殇

依旧两章并一章发哈,谢谢【huantangy】、【羽殇妖妖】、【是姚姚啊】亲的打赏,谢谢大家的红豆、留言,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