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个交换生

第029章 他就是理

王妃是个交换生 素子花殇 2101 2019-11-09 20:12:32

  越往下走越黑,青柠边下台阶,边回头看有没有人来,将头转回来的瞬间,蓦地瞧见黑暗中似是有道黑影。

  呼吸一颤,她凝目望去。

  黑暗中一双晶亮的眸子入眼,青柠惊呼一声,原本就已经崴了的右脚再次一崴,她整个人直接从台阶上栽了下去。

  接连几个磕撞,身体的各个部位剧痛袭来,随着“嘭”的一声瓷器落地碎开的声音,她终于落到了地面上,停止了滚落磕撞。

  痛......

  青柠趴伏在地上,龇牙咧嘴,动弹不了。

  直到酒窖里的灯被点起突然一亮,她才吃力地抬起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底云头靴和一截紫色的袍角,就在她的正前方,她瞳孔一敛,视线艰难往上。

  身姿挺拔、面色冷峻的男人完全进入视线,她再次呼吸一窒。

  步封黎!

  刚刚黑暗中的那双眼睛是他?

  “王......王爷。”

  她试着从地上爬起来,可膝盖、脚踝、肩膀、手肘都太痛了,未能如愿。

  也就是这时,她才发现打湿的地面,以及散落的瓷碎片,还有扑鼻的酒香,所以......

  她刚刚从台阶上滚下来的时候,最后一下是撞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撞掉了他手里的酒坛?

  “你为什么在这里?”男人低沉的嗓音响在头顶,就跟他的气场一样,压迫而来。

  青柠再次忍痛爬起。

  好不容易。

  终于由趴伏的姿势,变成了跪着。

  “回王爷,奴婢扫地。”

  “扫地扫到这里来?”

  “嗯,这里不需要扫吗?”她抬眸问向男人。

  男人眼波微动,显然没想到这种时候,她竟然还会反问他!

  也未等男人回,她就又低头自顾自接着道:“扫王府的地一月,应该是扫王府所有的地方吧,旮旮旯旯的,只要是属于王府的,都要扫吧?”

  男人:“......”

  第二次,他竟第二次感觉到自己无以反驳。

  “地窖不用扫!”他没好气道。

  “好的,王爷,”青柠毕恭毕敬回道,末了,再度抬头:“请问王爷还有哪些地方不用扫,奴婢一一记下来,如此也好,奴婢还担心,王府那么大,一人一日未必扫得完呢。”

  男人汗。

  这个女人的关注点到底是什么?

  “现在这个是重点吗?”他沉声问。

  “呃,”青柠很认真地想了想,目光触及到地上的酒水,蓦地恍然大悟:“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弄干净,这就弄干净。”

  说着,就快速从袖中掏出帕子,去擦地上的酒水。

  艾玛,她要的就是这个啊,要的就是酒啊!

  没东西装,只能用帕子了,先用帕子吸,一会儿就用帕子擦脚踝。

  男人抬手扶额,无语到了极点。

  “太后怎么会用你这种白痴?”

  青柠手中的动作顿住。

  见吸得差不多了,就也罢了手,将湿透的帕子直接拢进袖子里,她抬眸问向男人:“奴婢白痴愚钝,那请问王爷,重点到底是什么呢?”

  “你擅闯酒窖、冲撞本王、打碎酒坛!”男人寒声道。

  说完,似是也不想再跟她这种人多费口舌,丢下一句:“自己去崔宁那里领罚吧,告诉他这三点。”

  然后就举步走向台阶。

  青柠看着他漠然的背影,心中气结。

  罚罚罚,又是罚!

  她前面的罚还没罚完呢!

  虽不知道擅闯酒窖、打碎酒坛如何惩罚,但冲撞他会是什么后果,她知道的,府规明确有列。

  轻者杖责五十,重者杖毙至死。

  她现在这个样子,还受得住五十杖吗?

  横竖是死,她心一横,对着他的背影道:“擅闯酒窖奴婢已经说过了,是过来扫地,酒窖是王府的酒窖,奴婢要扫一月的是王府的地,奴婢自然要进来扫,事先又没有人告诉奴婢地窖不用扫!至于冲撞王爷、打碎酒坛,也是奴婢控制不了的,奴婢若是控制得了,也不会从台阶上摔下去。”

  步封黎脚步顿住,回头,面露意外。

  “所以,你还有理了是吗?”

  “王爷也可以以理说服奴婢,或者告诉奴婢,奴婢说的哪一点是没理的,毕竟奴婢白痴,不明示便不懂。”

  步封黎:“.....”

  有些难以置信,他转过身,袍角轻荡,又行至她跟前。

  垂眼睥睨着她,目光深深浅浅地打量。

  “你说什么?”

  “奴婢说,请王爷以理服人,还有,奴婢白痴,请王爷将理讲明白点。”青柠也不惧,反正开了那个口就已经豁出去了。

  步封黎愣了一下就笑了,怒极反笑,森冷的,带着嘲弄:“让本王以理服人?怎么?你不服吗?”

  下一瞬,又笑意一敛,一字一句,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本王告诉你,本王就是理!”

  青柠眼睫轻颤。

  他就是理?

  对哦,他就是理,他就是天,他就是一切,他说什么便是什么,要杀要剐,都是他说了算。

  “既如此,奴婢无话可说了,那就请王爷干脆杀了奴婢吧,烦死了!”

  她是真的烦了,穿过来后就没过一天人过的日子。

  死了指不定还能穿回去了。

  步封黎俊美如俦的脸上再次露出震惊的表情,凤眸微眯:“你说什么?”

  这是今日他第二次问这句话,同样因为难以置信。

  “谁烦死了?”他问她。

  “奴婢,奴婢烦死了,可以吗?”青柠接得也快,口气很不好,直接反问。

  连日来心里憋着的那股气、那团火,似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

  青柠跪在那里胸口微微起伏,脸色跟口气一样不好。

  步封黎深凝了目光,睇着她。

  几时见过这女人这般?

  从未。

  所以,这是......

  装不下去了,本性暴露?

  还是又一伎俩,欲擒故纵?

  “所以让你去找崔宁,放心,他一定会依规处置,当杀的,他定不会留!”

  说完,拂袖转身,再次走向台阶。

  这一次,青柠没有再做声,就任由他拾阶而上,离开。

  闷坐了好一会儿,青柠才怔怔回神,钻心的疼痛从脚踝处传来,她坐在地上,撩起那只脚的裤管。

  难怪那么痛,肿得更厉害了,看起来比大腿都粗。

  这厢,步封黎本已出了门,也不知出于什么心里,又脚步顿住,转身往回走。

  来到洞口往下看的时候,坐在酒窖地上的女人正从袖袋里掏出那块被酒吸湿的帕子,去擦擀自己肿得跟个猪蹄膀一样的脚踝。

  

素子花殇

依旧两章并一章哈,亲爱滴们,周末愉快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