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新婚不顺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3811 2019-10-19 23:11:12

  护国公府

  付梓衣刚坐在梳妆台前,繁翠就从外间走了进来,眼睛里全是促狭,似乎要把一年的不稳重都用光的样子,坏笑着碰她的肩膀,“怎么样啊昨天晚上?”

  付梓衣放下手中的梳子,顿了一下,疑惑的回答到:“昨天他问我以前是不是有离家出走过,我就说与他听,结果什么事都没干……他就睡着了……”

  繁翠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蒙了好久,问:“他为什么问这个……你,讲了许久吗?”

  “是有点久……”付梓衣尴尬的笑了笑。

  繁翠无语道:“这么实诚作甚?……感情我昨天教你的那些都白搭了……”

  繁翠的表情有些凝重,拿起梳子给付梓衣梳头上妆,不说话了。

  付梓衣从镜中看到她心事重重的表情,说到:“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问,我睁着眼睛想了半宿,总觉得是有人嚼舌根,就更睡不着了,天快亮了才睡着,以致他早上何时离开的都不知道……”

  繁翠挑着簪花:“姑娘,我本不当回事,现在看来是有些麻烦了,昨天晚上老太太连夜给郎君抬了房小妾进门,是官宦家的女儿。

  我昨天去了结你给我的差事,回来才听说,郎君被叫走就是老太太安排去见小妾的。本来听说郎君自己回来了我也就没当回事……现在怎么办?”

  付梓衣惊讶的看着镜中的繁翠,半天都没说话。

  许久她才长叹出了一口气,“哎,真是气人,不要这么素的簪花了,给我换红海棠,看着高兴的。”

  繁翠听了,解了腰间钥匙,开了箱去找。

  付梓衣自己上粉,边上边念叨,“我就知道自己没有那安生的命,本来还想着总算找了个合适的靠山,不用整日担心守不住财产,万事大吉了,结果,还要担心哪天被休……做女子真难,我为何不是男儿身?”

  繁翠将一只红色盛开的描金红玉海棠压在付心梓乌黑的发髻上。那是一朵小巴掌大的红玉石雕出来的海棠,红色温润鲜艳,花瓣上仿着真花瓣纹路描了金丝,顿时衬的白面红唇,娇颜艳丽,她又配了条银白色的梅花细额链,看着铜镜问“会不会太盛气了些?”

  “要的就是这样,难道还要惨兮兮让人知道我多不高兴?”

  繁翠找了金红间色的肖蝶形花钿,沾了胶,仔细的贴在付梓衣的眉间。

  上妆完毕,付梓衣满意的打量着镜中的自己:“走吧。”

  国公府的仆人已经在门口侯着,付梓衣一出来,便温声细语齐声问安:“大娘子万福。”

  繁翠认出领头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惊讶的道:“这不是老夫人身边的管事娘子吗?哎呀,我这没规矩的,您来了也没人通报一声,请您进屋喝杯茶,怎么能让您在外面等?”

  “繁娘子客气了,老夫人怕新娘子刚来不熟悉,心里慌乱,专门遣小人来引引路。我怕耽误了差事,便来早了些。这都怪我,郎君临走的时候也嘱咐过不让打扰。”

  付梓衣摆出自己招牌似的客气笑容:“老夫人慈爱,是我的福气,娘子带路吧。”

  国公府的宅院毕竟大于普通人家许多,一路上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的转。

  繁翠看了一眼付梓衣,都觉得默不作声走的有些尴尬,繁翠想了想,笑着问道:“吴娘子,我家主君每日都忙些什么?可有什么喜好,我家娘子不好意思问,我可得帮着出出声。”

  付梓衣没料到繁翠这么直白的当着她的面打听赵瑾瑜的喜好,顿时脸一红,用胳膊肘戳了她一下。

  吴娘子看着付梓衣的表情,乐的哈哈哈直笑:“新婚夫妇,娘子不必害羞。咱们家小郎君少时喜欢吃甜食,现在嘛,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你们也知道他以前在道观养身体,呆了六年才回来。”说完她脸上落寞的表情一闪而过,随即又笑起来,“快到了。”

  进了厅堂,老太太在正中坐着,左下手坐着个25岁左右的妇人。想来便是如今的国公夫人

  付梓衣安安稳稳的跨进门槛,盈盈下拜,喊了声:“祖母康安。”

  抬头看见老太太满脸笑容,甚是慈祥:“来,见过你嫂嫂。”

  付梓衣刚转过身要拜,徐氏就赶紧说,不必客气了,弟妹,咱们同辈,不必太拘谨。

  老太太笑着说:“怕什么,俗话说,长嫂如母,你受的起,二郎娘子,你舅姑没福气,走的早,以后多有靠你大哥嫂子的帮衬的时候,拜了不吃亏。”

  付梓衣对着徐氏屈身一拜,口中喊道:“嫂嫂。”

  刚起身侧立一旁,门口出现了一个小女子,满脸娇羞,偏着头看着门外,似乎看见了什么人,想对人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众人正疑惑,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从她背后绕过来进了门,长身玉立,剑眉星目,虽然穿着松垮的练功服,仍让人眼前一亮。

  是赵瑾瑜。

  他径直走到老夫人身边,口中祖母两个字还没落地,老夫人便高兴的喊到:“哎呦呦,我的瑾儿回来了,累不累?……看看脸上的汗。”说着拿帕子要给他擦。

  赵瑾瑜配合地弯下腰,主动将自己的脸凑到老夫人手边,说不出的乖巧。

  “没事的祖母,活动活动身子骨很是舒畅。”

  “哎呦,在家里活动也是一样,每天早早的要爬那么高的山,多辛苦啊,祖母看着就舍不得。”

  “没事,早上山里灵气充沛,有助于打坐。”

  老太太拉着赵瑾瑜还想说什么,余光看见门口还站着的女子,赶紧招呼道“娇娇,怎么还不进来?你看你害羞的,快来快来。”

  女子迈着小碎步站在厅中,虽然羞怯地低着头,依然挡不住她兴奋的表情。

  付梓衣站在一旁好奇的打量着她。

  老太太笑着对她说:“二郎娘子,这是娇娇,今年十六了,比你小几个月,她父亲是王御医,与我们家是世交,将她配给二郎,是早就商议好的事,所以,昨天与你一同进的门。虽说如今她是妾,你们就当姐妹处,以后和和睦睦的,将二郎照顾好。”

  付梓衣面无表情的说了声是。

  老太太很是欣慰:“瑾儿如今也成了家了……,去,去,跟她们站在一起让祖母瞧瞧。”

  赵瑾瑜无奈的笑着,使得平时温润的脸露出了孩子似的稚气样子。

  他看了付梓衣一眼,两人目光一碰,付梓衣被他的眼神烫到,立刻便躲开了。

  他乖乖的走到付梓衣的身边,牵着她的手将她引出来,两人站在王娇娇的前面,将娇小的王娇娇遮的一点不剩。

  “孙儿携孙媳给您见礼了。”

  “好好好……”老太太高兴的打量着,脸色渐渐地难看起来。迟疑了一会儿后,她问身边站着的管家吴娘子,“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老夫人还没给见面礼呢。”

  “哦对对对,二郎娘子过来,这是给你的。”

  老太太将旁边桌上的一个盒子打开递给付梓衣,是一个老玉镯子。

  “我知道你见的首饰多,这东西要说外形不起眼,但是是老物件了,传了两辈儿了,玉这东西越老越有灵性。”

  “谢祖母”付梓衣温顺的接过,退到一旁。

  “娇娇,来,”老太太拿出一套簪子,金器镶玉,一共三件,样式庄重细致,像是御赐的款式,“这是给你的,你来我们家给瑾儿做妾,是委屈你了。”

  王娇娇有些慌张的看了付梓衣一眼。

  “你看她作甚,她自己就是个倒卖首饰的,这些东西在她眼里都上不了场面,好好收着。”

  “谢谢老夫人”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瑾儿留下来再跟我说会儿话。

  出了门,付梓衣一门心思的往回走,繁翠跟在后面有些脚不沾地,她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说道:“你当时低着头没发现,老太太看着你跟姑爷站一块的时候,脸色很不悦,肯定是因为你今天的打扮太盛了,今日真不该由着你的。姑爷就一身道家的练功素服,头上就一条布巾,你俩站在一起看着着实有些突兀。”

  付梓衣无所谓的笑了一下。

  “别不当回事啊姑娘,我看那见面礼是故意给反了臊你呢。一开始就这么僵,要往回捞可不容易。”

  付梓衣闲闲的说:“捞什么?繁翠,她在我进门的头一天就给塞了个小妾,明摆着很不喜欢我,要不然也不会对我的穿着苛刻。今日我也听出来了,还是在意我的出身……出身是没办法改变的,这点你要清楚,咱也别抱什么不该有的妄想,省些耽误时间的功夫。”

  “这……事实确实高攀人家,也……”

  付梓衣顿时气急,打断她冷言道:“那当真是,若不是“高攀”,对我有些用处,我会巴巴到她家里来受这份嫌弃?”

  多年的默契,繁翠知道这时候让付梓衣自己顺顺气儿就会好,于是不再说话。

  果然,付梓衣折了根路过的树枝子,摆弄了会儿,心平气和的说到:“繁翠,我知道你的意思,确实,人家是钟鼎世家,嫌弃我这个商贾之女本就是常情,换做是我,如果我有个百般疼爱的孙儿,自然恨不得让他配个天仙才好,更不论如今算是让他委屈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可以不怪她,但是要我去努力缓和关系,我不愿意。一来,既然是人之常情,就不存在误会,如何得解呢?即便我百般讨好,也就换个勉强。若苦苦委屈求全就换得一个表面上的亲切,骨子里的轻视。想想就是赔本的买卖。二来,以后对我重要的终归是夫君,她是祖母,以后也不在一个院子里生活,她对我的不喜,终究影响不大。”

  繁翠叹了一口气,说到:“罢了,如你所说,最最重要的是跟姑爷的感情稳固……可是,你们新婚之夜就如此不顺,再加上老太太对你的态度,我实在是担心哪。”

  付梓衣不说话了,陷入了沉思。

  这边赵瑾瑜挨坐在老太太身边,顽皮的小声问:“祖母有悄悄话跟孙儿讲?”

  赵老太太欣慰的拉住他的手,将他额边的碎发理了理:“我听说昨天你去看了一眼娇娇,气呼呼的就回去了,是不是怪祖母没跟你商议?”

  赵瑾瑜抿了抿好看的嘴,没说话。

  “娇娇从小就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前两天王御医来过家里,脸愁的像苦瓜一样,说是娇娇听说你要成亲了,成天在家寻死觅活的,就是做妾也要嫁给你。王御医说的时候臊的满脸通红,但是又心疼女儿性命,舍着脸面来求。我看着他那样子就难受,于是就答应了。我想着,妾而已,你不喜欢就不去找她便是了,就当家里多了一口人吃饭。总好过……万一她真的寻了短见,咱不是作孽么。”

  赵瑾瑜无奈的吐了一口气:“孙儿知道了。”

  “还有啊,你找机会教教付梓衣,既然嫁进来,平时穿衣打扮就应素一点,做扎眼的那个有什么好?又不是宫里的娘娘。”

  赵瑾瑜失声笑道:“祖母,我觉得挺好看的,不让她打扮我以后看什么?”

  “……傻孩子,也不知你喜欢她什么,我看也没有长的多好看,而且性子也不热络,冷的冰一样,还不如娇娇讨人喜欢。”

  “祖母……”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