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吃饭和扑倒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48 2019-10-25 20:30:00

  回到家中,天已经黑透了,赵瑾瑜在门口等着付梓衣回来。她一到门口,就看见赵瑾瑜身着广袖袍服,立在门边的清隽身影,屋内的灯光暖暖,给他度了一层光亮。付梓衣不自觉的牵了嘴角:“夫君,我回来了。”

  “你一直都这么晚么?饭菜都热了两次了,快来吃饭。”

  “我早些时候在百味居吃过了。”付心梓将披风递给红红,转身正看到赵瑾瑜乖乖的坐着,伸着胳膊为她添饭的样子。

  “是么?”他顿了一下,抬眼看了付梓衣一眼,眼睛里全是失望。

  “不过太急没有吃好,我再吃点。”付心梓赶紧坐下,装作很是饥饿的样子,满桌子打量。

  下人赶紧端了毛巾和水给她净手。

  赵瑾瑜自顾自的吃自己的饭,不知在想些什么。

  付梓衣一直看着他,自己也用筷子夹了几粒米吃。突然想到什么,随手夹了截青菜放到他的碗里。

  赵瑾瑜给了付梓衣一个微笑,眼睛里有星星。

  付梓衣终于心满意足,看着他的嘴唇张张合合,慢条斯理咬东西的样子,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感叹:“夫君连吃饭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赵瑾瑜脸又红了,咽了嘴里的东西,看着她道:“食不言,寝不语。”

  “哦,对对。”

  吃完饭,赵瑾瑜问:“下午你说找我有事,回家再说,可回家你又急匆匆出去了。到底什么事?”

  付梓衣抿了抿嘴唇:“额……也没什么事,就是……都传你去道观辟谷了,我很没面子,于是就想把你找回来。”

  “对不住。”赵瑾瑜有些后悔,“我当时气急了。”

  “没有没有,是我说话太过分,都怪我。怪我没有认出你,还把你想的特别不堪,都是我的错。”

  气氛一时异常的尴尬。

  付梓衣手里捏着披帛,强忍着拿牙去咬的冲动:“我去更衣洗漱。”逃也似的跑了。

  不知怎么地别别扭扭,等两人都洗漱完上了榻已经过了一个时辰那么久。

  赵瑾瑜平躺着,旁边人的呼吸和心跳在他耳中异常清楚,他还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他的喉动了动,闭上眼想要去睡,才发现灯没有吹,屋内还亮着。

  他刚起身踩进鞋子站起来。付梓衣坐起来拉住他的衣袖,紧张的问:“夫君,你……你去哪?”

  “不去哪。”赵瑾瑜压住自己紧张的神经回道。

  “夫君……你难道……难道不想……要我吗?”付梓衣最后三个字声音小的如同蚊呐。但是赵瑾瑜的五识超于常人,听的清清楚楚。

  他红了脸:“……我觉得这种事两情相悦的人做才有意思。”

  付梓衣赶紧说:“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不正是两情相悦吗?”

  “你喜欢我什么?”

  付梓衣外八着腿跪坐在榻上,抬着眼看着赵瑾瑜,异常心虚:“喜欢……喜欢你……长得……好看。”果不其然赵瑾瑜听了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漠如同神祗:“喜欢我长得好看的人多了去了。”

  “那你喜欢我什么?”付梓衣赶紧反问,妄想将他一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