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吵架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86 2019-10-26 20:06:00

  赵瑾瑜一滞,心痛的喘了口气:“付大娘子现在是在讥讽我修为不够?……确实,在你看来确实只是普通的一件东西,因为你对我们的婚事没有期待,你只是想找个世俗需要的夫君。”赵瑾瑜扭头看着她,认真的说:“但我赵瑾瑜,不想要世俗需要的娘子。”

  付梓衣站起来,不耐的喊到:“你还想怎样?一个大男人天天小肚鸡肠的计较这些,比些女人还无理取闹?男人娶妻本来就是为了绵延子嗣,我愿意给你生孩子你还吃亏不成?”

  赵瑾瑜越发的平静,眼神越发的凉薄:“付大娘子教训的是,我确实不该为了这些事计较,从今往后我定然潜心修道,争取早日飞升。妻儿什么的我也不需要,请付大娘子起草份和离书,我签字就是。”

  付梓衣危险的眯着眼:“赵瑾瑜,你不觉得你很幼稚吗?和离?新婚第二天就提和离?你觉得我会答应?大家会答应吗?话既已说到这份上,我就直说了。我觉得很累,咱们做个交易,你不是喜欢我吗?我只有一个要求,生个孩子。之后你愿意和离,愿意休了我,还是愿意潜心修道,都随你。”

  赵瑾瑜往椅子上一靠,拿着书的手垂下来,书籍被他修长的手指捏的扭曲起来,低头冷笑了一会儿,抬头时已经红了眼眶:“付梓衣,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我就得甘当工具,依着你的心愿陪你生孩子?我是喜欢你,可也容不得你这样践踏。”他郑重其事的说,“……我……也可以……不……喜欢。”

  像证明什么似的,他缓缓站起来,将手中的书放在桌上抻平,转身离去。”

  付梓衣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颓坐在椅子上,心里有些慌乱,感觉似乎真的在失去什么珍贵的东西。她默了半晌,才从这种情绪中摆脱出来。自言自语道:“看样子是把他得罪狠了,这情节有点熟啊,难道中饭前必吵一架?”

  海人肆

  付梓衣愁苦的坐在楼上厢房里,一边剥着花生一边看着台下的歌舞戏。

  男子追着女子绕圈子,唱着对女子的思慕之情,女子娇羞的左右躲闪,百般顾忌。

  她的脸更黑了些。

  繁翠拿了张纸上楼来,看着她这个样子有些惊讶,小心的将纸张放到她眼前:“金吾卫上将军家嫡女将要及笄,想请姑娘给做个簪子,这是要求。”

  付梓衣拍了拍手,拿到手里仔细的看了下:“材料倒是有,我记得还有块红翡翠的边料适合做簪子,你回头去玉石所的库房取回来,我看着花纹想想怎么做合适。”

  “是。”繁翠坐下来,“出了什么事?怎么又没在家里吃饭?姑爷呢?”

  “……又让我给气跑了。这次直接说要和离了。”

  繁翠瞪大了眼睛,小声的问:“怎么会这样?和离是随便说的吗?”

  “我今日去金器所找严总头造假,被他狠怼了一顿,回来心里不是滋味。因为他说的对,我确实是自己打自己的脸,糊涂了。像这种糊涂事,我以前从未干过。回来之后异常烦躁,就想一劳永逸的解决我和赵瑾瑜的问题。结果……话赶话的就成和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