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我太难了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89 2019-10-27 20:01:00

  偏房里

  躺着的裘四突然惊醒,一看地方陌生,顿时吓的满头大汗。边跑边喊郎君在哪。众人拦都拦不住。

  “主君在娘子屋里呢,好好的。”

  他不认得那些人,更是吓的魂不附体,也将院里的人吓的够呛,只得将他引到付梓衣的住处让他确认。

  裘四冲进了内堂,看见赵瑾瑜好好的坐着,旁边站着大娘子付梓衣。他往地上一摊,嚎啕大哭:“吓死我了……”

  付梓衣安慰他:“看你吓的,他能出什么事?”

  裘四越哭越委屈,哭诉道:

  “大娘子恕罪,您是不知道我的难处,我十多岁就开始照顾郎君……小时候帮他挡各路叔伯婶娘的掐脸抱抱,还要防拍花子的惦记。大一点就开始防拍花子和各种烂桃花。我只要跟着他,就得绷着弦恨不得多长一只眼,多长一双手,还得费尽心思各种应付,劳心劳力。他面上倒是有礼又自在了。我不知替他挨了多少巴掌和辱骂。您看看我这么瘦,就是因为他!就这样有时候护不周全,惹的他不快,他还给我脸色看。”

  裘四哭的喘不过气,倒了倒,接着哭诉:“我太难了大娘子。谁让他生的讨人稀罕,没办法,我也不怨什么。可是他这次路过海人肆,突然想起去喝酒。喝就喝吧,还把自己灌醉了!还碰上个不知哪来的不开眼的兵流子调戏他,死拽着他的袖子不让走……”

  裘四又倒了几口气,“这要出什么事,我小命就没了。您是不知道家里大人多紧张他。小时候有一次大郎君,就是现在的国公爷,两人一起上街,没将郎君带回来,自己先回来了。就被家里大人打了个半死。这次的事我还不知道要挨多少打呢。……我命怎么这么苦啊。”

  这厢赵瑾瑜已经懒懒的倒在榻上,好似这鸡飞狗跳都与他无关。付梓衣看了他一眼。回头同情的对裘四说:“你叫裘四对吧,今日的事我都看见了。你为了他挨的那一下着实不轻,等会儿请大夫来给你好好看看。事儿我替你瞒着,家里人不会知道的。这些年你确实委屈了……繁翠,支30两银子给他。”

  裘四止住了哭声,吓的打嗝,连忙摆手说:“不不不,大娘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心拿着,这是给你这么多年衷心和辛苦的奖励,时间长了你就知道,我从不亏待自己人。”

  裘四傻傻愣愣的被人搀了出去。

  屋里安静下来。

  赵瑾瑜翻了下身,侧躺着,一只手虚握成拳头,放在脸前面,像个孩童一般,睡的更安逸了。付梓衣看着他长长的睫毛,用手指甲比了比,再摸了摸自己的眼,小声的自语说:“比我的还长?啧啧……”她放心的仔细打量,他的眉毛,他的鼻梁,他嘴唇。

  看着他红润的嘴唇,好看的唇形。

  付梓衣脑子里不停地重复今日从分开的人群中,看到他仰头喝酒的那一幕。

  她受了蛊惑,越凑越近,鼻息相闻间酒香弥漫,她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飘飘然的。情不自禁的亲了下赵瑾瑜的嘴角。

  嘴唇上温热柔软的触感,惊醒了赵瑾瑜,他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眸光如点亮了的星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