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刀头抹蜜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38 2019-10-28 20:02:00

  付梓衣放下手中的笔,兴致勃勃的看赵瑾瑜逛书房。

  “你为何用那种表情看我?”赵瑾瑜回头看到付梓衣脸上的笑,心虚的问。

  付梓衣走到他跟前,用手拉了下他的袖子。

  赵瑾瑜低头看了一眼,问:“做什么?”

  付梓衣想起他们在酒肆外的互动,笑的很开心,温柔的说:“没什么,只是你喝醉酒的样子太可爱,以后不许去外面喝酒了。以后喝酒,陪着我在家喝,知道么?”

  赵瑾瑜滞了一下,扭过脸:“什么以后,我等着你的和离书呢。”

  付梓衣依旧很温柔:“别等了,我是不会写的,你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她深情的看着他的眼睛,赵瑾瑜被这样的眼神蛊惑,心跳漏了一拍。

  “我为了你一年要花300万钱呢。”

  赵瑾瑜险些被气死。

  他按着她的双肩怼到身后的墙上,一只手捶向墙壁,咚的一声。一只手虚掐着她的脖子,扬起她的脸。迫使她看着自己。哑着嗓子说:

  “你知不知道,你惯于刀子上抹蜜,往人的心口捅?”

  付心梓吓了一跳,脖子敏感的皮肤被他手掌的温度烫到,男子近身的压迫感使她很慌乱。何况赵瑾瑜的脸又挨她这么近。她根本没听进去赵瑾瑜说了什么。

  只觉得有些渴,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她有一个冲动,想踮起脚,亲一下他的嘴唇。可是脑子里立马就出现赵瑾瑜躲开的画面。

  结局她肯定亲不到,还特丢脸。

  想到这儿,她耷拉着嘴角,不耐烦的拨开赵瑾瑜的手,嫌弃的说:“起开点,一身酒气。今晚你睡客房,这里都是我的人,没什么好顾及的。”

  赵瑾瑜被她的不耐烦和嫌弃伤到,心脏丝丝的痛,站在那缓了半天,默不吭声的出去了。

  第二天,付梓衣猛的一睁眼,愣了一会儿。

  就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声嘶力竭的号:

  “娘的,我已经这么饥渴了么?梦里梦见猛扒赵瑾瑜的衣服不说,可恨的是他还不让我扒,我还死皮赖脸的非要去扒,就这么扒了一晚上?”

  守在外面的红红听到动静,进来说:“姑娘,怎么了?你捂着被子,听不清你说的什么。”

  付梓衣坐了起来,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淡淡的说:“没什么……打水梳妆。姑爷呢?”

  “他早早的就走了,说是还要上山,赶回去给老夫人请安。今日回门的事,他在家里等你。”

  “哦,对。”付梓衣叹了口气,“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繁娘子早已准备好了,都装上车了。”

  付家

  叶氏摔了茶碗,哭喊道:“凭什么我的女儿就要给人当妾?她崔媛的女儿风光大嫁,我的女儿却要被个小轿悄没声的从后门抬进去?”她哭的泪如雨下,“你心里还是瞧不起我,你忘了我如今也是正妻,瑶儿也是你的嫡亲姑娘了?”

  付家的主人付秦山,是一个微胖的五十多岁的男人,留着山羊胡子,胡子里夹杂着几根白色的胡须。此时他穿着锦缎做的圆领袍。背着手,气的前仰后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