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宫中夜宴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07 2019-10-30 20:02:00

  赵瑾瑜和付梓衣成婚的第三日,皇后娘娘邀他们进宫参加晚宴。

  清宁宫邀月殿。

  皇后体弱,与酷爱打球的皇帝李僖不同,她特别喜欢看戏和歌舞表演。皇帝就为她修了一座专门看歌舞的大殿。

  殿中建高台,台上屋顶挖空露天。白天日光照耀在台上,晚上月光也可进入殿内。是以取名辉台。

  辉台存与殿中,但与大殿不相融。台下还有一层楼室,略宽,与辉台旋梯相连,供表演者进出准备。因此,每次演出者从台下旋转而上出现在台上时,在大殿中看,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今日天气甚好,月明星稀,光辉从中空的屋顶照入殿中,似轻纱雾拢,台上一支“天外飞仙”的独舞,跳的衣带飘飞,长袖婉转,如梦似幻。

  皇帝李僖与皇后赵瑾云坐在大殿正中上首,笑眯眯的看着台上的表演。

  赵瑾瑜和付梓衣在下手左边,寿王李暄便在右边。

  赵李两人隔空对视,举杯对饮,相视而笑,火花四射,烧出了一大股子酸气。

  付梓衣沉迷于辉台上的表演,犹自不觉,轻声感叹道:“这乐器伴奏的声音从底下传上来,不见其人只闻其声,袅袅缭绕,如同仙乐。给这舞蹈表演加了十二分的不凡。还有月光……设计这邀月殿,这辉台的人,真是天才。”

  赵瑾瑜冷哼一声:“玩物丧志,劳民伤财。”

  付梓衣耷拉了脸,看了赵瑾瑜一眼,小声责怪道:“干什么突然说这些扫人雅兴?你又哪里不如意了?”

  “我说的是实话,寿王做这些不过是为了讨帝后欢心,身为皇室贵胄,不思民间疾苦,整日琢磨如何取乐,天才什么?”

  “你是说这邀月殿是寿王设计的?”付梓衣惊讶的睁大了眼,“我怎么没听说过?”

  赵瑾瑜皱了皱眉,看着台上表演:“皇帝忌讳,到处宣扬会遭世人的口诛笔伐……这殿只供后宫使用,外人没几个知道的。”

  付梓衣看了寿王李暄一眼,掩饰不住的惊艳和欣赏。

  赵瑾瑜注意到她的样子,又灌了几杯酒。付梓衣正看表演看的不亦乐乎,就觉得旁边人喝酒似饮水一般,不疾不徐,不停地倒,忙按住他的手臂:“不是说了么,以后不准在外面喝醉酒,要喝回家我陪你喝,乖哈。”顺势夺了他手里的酒杯。

  赵瑾瑜眉头皱的更深,嫌弃的说:“你这是什么语气?”

  “看来没醉,不许喝了。你看这舞多好看,好好看。”

  为了防止他不听话,一边看表演,一边按住他的手就没松开。

  皇后赵瑾云看见他俩的样子,戳了戳旁边的皇帝,指给他看,不知说了什么,用袖子掩着嘴笑。

  寿王李暄只觉得他们摆在桌面上,手臂相交的地方分外刺眼,嫉恨的眼睛泛红,酒杯在他手里都快被捏碎了。

  赵瑾瑜斜瞄着付梓衣压制自己的手,嘴角不自觉的有了弧度,嘴上却小声的说:“假模假式的骗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