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吃醋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96 2019-10-30 20:03:00

  付梓衣从来没有见过赵瑾瑜这么危险的眼神,吓傻了,动也不敢动。

  寿王李暄看着环在付梓衣腰上的手,手里的折扇摔了摔,咬了下牙,依旧执着的问:“阿梓,怎么样?喜欢吗?”

  付梓衣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赵瑾瑜的情绪变化,脑子似乎突然比平常多了根弦,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不喜欢,身为皇室贵胄,不思百姓疾苦,天天琢磨着如何取乐,实在有失王爷的身份。”

  李暄愣了一下。

  赵瑾瑜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将付梓衣留在原地。

  付梓衣赶紧追上去,边走边喊:“夫君,你等等我,我回答的不对吗?”

  李暄看着付梓衣急切地追着赵瑾瑜跑的样子,心里一空,苦涩异常。

  上了马车,赵瑾瑜冷着一张脸:“你倒是挺会为寿王着想,你以什么身份对他说那些话?”

  付梓衣差点跳脚:“我就知道我说实话你肯定不高兴,那我灵机一动,将你的话说给他听也有错吗?”

  “我说给你听,跟你说给他听能一样吗?”赵瑾瑜冷笑,“你喜欢看?那你怎么不嫁给他,那就可以天天看!偏偏说些违心的假话来撩拨我,千方百计嫁给我,你个骗婚的恶毒女子!”

  付梓衣苦恼的摸了摸额头:“我……你……你怎么还是在意这些,赵瑾瑜,你知不知道你就是这点不好,总是计较些没用的。我现时已经成了你的娘子……”

  “怎么?你后悔了?觉得他比我好了?”赵瑾瑜危险的看着她。

  “我不后悔!”付梓衣赶紧回道。

  赵瑾瑜不说话了。

  双方都松了一口气。

  车里一阵静默。

  “停车!早已宵禁,何人犯禁上街?”

  外面一阵吵嚷,巡街的兵士举了火把拦住车架。

  外面裘四小声说:“郎君,是值夜的甲兵。”

  赵瑾瑜开了车门,将鱼符递出,礼数周到的说:“今日赴宫中夜宴,出来晚了。”

  赵瑾瑜的脸在火把的亮光中一出现,那兵士就愣住了,满眼的惊艳。

  他迟愣愣的看了看鱼符上的字:赵瑾瑜,字明德,皇后胞弟。

  “原来你是国舅,失敬失敬……上次在海人肆,多喝了几口猫尿,醉糊涂了,实在是对不住……”

  裘四一听,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穿戴铠甲的兵士是那天在海人肆拉住赵瑾瑜袖子不放的那个人。

  他吓的一激灵,从车上跳了下来,想赶紧拦他,怕他多说。

  周围兵士不明所以,都将手按在了佩刀上。

  赵瑾瑜呵斥道:“裘四,做什么一惊一乍?!还不回来?!”

  裘四小声的对那人说:“兄弟,你忘了你那天被拍飞的事了?要想不再挨一下,就别提了。”老老实实的走了回去。

  赵瑾瑜温和的问:“戍长认得我?我们在海人肆见过?我那天喝醉了,不记得许多。”

  “啊……”兵士看着裘四使劲眨眼的样子,“那个……我叫王冲,家里排行老二,赵国舅叫我王二便可。总之那天我对不住你,我仰慕国舅的风仪和武功,想结交一二,不知国舅可否赏脸。”

  赵瑾瑜很疑惑,但还是客气的说:“自然,改天吧,不知可否让我们通行?”

  “当然可以,让路!”

  裘四赶紧跳上去赶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