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两只醋坛子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32 2019-10-31 20:02:00

  “当然可以,让路!”

  裘四赶紧跳上去赶车。

  赵瑾瑜问付梓衣:“他是谁?你那天也在海人肆,出了什么事,我那天打人了吗?”

  付梓衣阴着脸:“就你这样的,我要是你那点小心眼,我还不得暴毙,打人都能打出个仰慕者……男女通吃!……妖孽!”

  “你!”赵瑾瑜气了一下,不说话了。回到家中,两人都气鼓鼓的洗漱上榻。

  赵瑾瑜没好气的说:“你还气上了?你有什么理由气?”

  “学你啊,怎么没有理由?新婚头一天,小妾同时进门,青梅竹马,感情很不一般吧?去道观她都跟着你去。这还不说,已经成了亲的人,到处招蜂引蝶,连男人都不放过。”

  赵瑾瑜气急:“你!你总是胡说什么?!再胡说信不信我打你!”

  “哼!”付梓衣很怂。

  过了一会儿,赵瑾瑜高兴地问:“你在意王娇娇?”

  一阵沉默

  赵瑾瑜懊恼的说:“这确实怪我,我也没有跟你解释过这个事情……娇娇在家寻短见,她的阿耶实在是心疼女儿,放下脸面来求的祖母,祖母说,我若是不喜欢,可以不理她。但是不能平白的背一条性命。我事先确实是不知情的。我也不会真跟她有什么,就没有跟你说……我想着,等哪一天她想通了,就让她回去。……她跟着去道观就那一次。我也没有理她。”

  “你是真在意,还是假在意?”赵瑾瑜见没有回应,在黑暗中问道。

  付梓衣平稳绵长的呼吸声。

  她睡着了。

  赵瑾瑜一阵失望,小声的说:“骗子。”

  第二天,天还没亮。

  赵瑾瑜依旧像往常一样,悄悄的起身。

  他慢慢的离开床榻,生怕自己惊醒了付梓衣。

  可这次付梓衣莫名的醒了。

  她看着他每一个动作都无比小心,小心的走路,小心的从屏风上取下衣服穿上,缓慢的速度,使他在屏风里的身影晃了许久。他小心的拿起梳子梳顺了自己乌黑的头发,绑了个布巾。放下梳子时,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他紧张的往后看了一眼。

  付梓衣赶紧闭上了眼睛。

  他小心的掀开隔断帷幕走出去,开了房门。

  守在外面的红红刚小声的叫了句主君,就被他嘘了一声。随即是很轻微的关门声。

  他出去了。

  付梓衣支起身子,朝窗外看了一眼。实际上关着窗,她什么也看不见。

  内心一阵愧疚。

  赵瑾瑜总是很体贴她的,过于小心的体贴。就像昨天,她只是为了斗嘴,随口提了一句王娇娇,他就很认真的解释了起来。生怕她真的在意,误会。

  虽然他固执的不碰她,但不管他多么生气,他都不曾离开过她这个正妻的床榻,让府里人有嚼舌的理由。

  赵瑾瑜是难得的,对感情怀有天真,敬畏之心的男子。

  她何其有幸,得了这么一个夫君,还受他的青睐。

  他会变吗?像其他男子一样,多少年以后,身边换了新人。

  他也会像今日这般,小心翼翼地体贴那个人吗。

  想到这里,付梓衣心里莫名的酸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