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谁重要?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22 2019-10-31 20:03:00

  付梓衣看着他好看的眉眼,温柔的说:“夫君,我没有跟你解释过,寿王确实对我曾有些心思,可是我向你保证,我心里没有他,而且,他不过是为了多些资财才找的我,我看的很清楚。现如今……我心里只有你。”

  赵瑾瑜抿着嘴笑,高兴的像个孩子,嘴上却说:“骗子,你又来骗我。我是不会上当的。”

  “我说真的。”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问。”

  “是繁翠重要还是我重要?”

  “这个……嗯……”

  “骗子。我在你心里还不如繁翠,还敢说心里只有我?”赵瑾瑜耷拉了脸,“我若是说,你还没有裘四重要,你什么感觉?”

  裘四远远的感觉自家郎君好像在唤他,伸着头望了望。

  “那能一样吗?我阿娘去的早,繁翠就跟我的亲姐亲娘一样。”付梓衣不服输,“我要是问你,是祖母重要还是我重要,你怎么答?”

  “当然是祖母重要。”

  “那不就结了?”

  “结什么结?祖母是血亲,从小就对我疼爱有加,我在她心里永远是排第一位的。你能比的过吗?毕竟我在你心里,连个繁翠都不如。”

  “都跟你说了繁翠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繁翠有自己的夫君,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你以后在她心里也排不上号。”

  “你!”付梓衣气的努着嘴,差点哭出来,她憋了回去,“繁翠就是比你好,她才不会这样气我。”

  “哼!”

  两只菜鸡互啄,就此分道扬镳。

  裘四和红红在远处面面相觑,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又吵架了?赶紧分头去追。

  付梓衣去了添妆成囍,繁翠正在店铺里忙,看见她蔫了吧唧的进来,让了手里的东西,过来查看。

  店里不时的有人向她行礼:“大娘子万福。”

  她端着架子,嗯嗯了几声,拉着繁翠到了后室。

  “怎么了?”繁翠问。

  付梓衣将今天跟赵瑾瑜吵架的原委说了。哭诉道:“快气死了,我满心欢喜的去跟他诉衷肠,他左一个骗子又一个骗子,还说我以后在你心里排不上号!我现在快恨死他了。”

  “傻姑娘,我知道你在意我。可是主君说的没错,你现在跟他是夫妻,以后百年相随。我终归是个外人,你怎么能说我比他重要呢?他现时还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呢。”

  付梓衣委屈:“你怎么还向着他说话……”

  繁翠宠溺的将付梓衣揽在怀里,拍了拍头:“别看你们一个谦逊有礼,一个沉稳精明,内里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她笑了起来,“对感情一窍不通,事事都要计较个清楚。你呀多想着他的心思,顺着他点不就好了。”

  “他说要坦诚,我坦诚了他又不高兴,他怎么那么胡搅蛮缠。我不管,我就是觉得你好。我以后再也不理他了。”

  “孩子气又犯了。”

  付梓衣松开繁翠,擦了擦脸,清了清嗓子,试图恢复她往常清冷的样子:“我没有。”

  “大娘子说的是。”繁翠无奈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