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裘四眼中的小郎君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15 2019-11-02 20:02:00

  “那您说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谁保护都不如自己保护自己安心。瑾儿,你以后跟着你阿爷你兄长好好练武,练好了就让你跟你兄长出去玩。”

  “真的吗,谢谢祖母。阿爷咱们赶紧去练武,现在就去。”

  出了院门,赵瑾瑜问道:“阿爷,等我练好是多久?”

  护国公笑着道:“好久好久了,怎么还不得等你过了十岁。你祖母还是担心你,不想让你出去。”

  “……既是祖母不想让我出去,我就不出去了。”赵瑾瑜低落的说。

  护国公摸了摸儿子的头,为他的懂事感到窝心。

  “那,阿爷不是说给我找个随侍的家僮吗?”

  “要家僮干什么?你又不能出门了,在后院跟着奶娘就行。”

  “我不要,兄长出去玩,我自己在家无聊,找个家僮陪着我吧。”

  “……行。”

  四个十多岁孩子的被带到了赵瑾瑜的面前,正是寒冬腊月,其余几个人都笔直的站着,只有一个人缩着肩膀,手脸冻的通红。

  赵瑾瑜上前摸了摸他的手,关心的问:“我还以为你跟关二爷一样,长的就这么红,原来是冻的。府里没发你夹袄么?”

  裘四看着这个玉砌的小人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自己,感觉他柔软的小手摸到自己手上异常的温暖,心都化了。

  他微笑着回道:“回小郎君,发了,我家里有个妹妹,她身体不好,怕冷,我就把我的给她了。我不冷,我也穿着袄呢,你看……”

  裘四揪出袍服里面的夹层,挺厚,就是坑坑洼洼的。赵瑾瑜去摸,硬茬子扎手。

  “这里面是什么?”

  “干蒲草和一些水烛绒……也挺好的。”

  “蒲草?……就是做蒲团的那种草吗?”

  “是的。”

  “那水烛是什么?”

  “就是蒲草上结的穗子,跟蜡烛一样。”

  赵瑾瑜抿着嘴不说话,回头看了看护国公,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问了问叫什么名字,以前都干什么。

  最后还是选了裘四。

  其余几个人走了之后,他拉着护国公的手:“阿爷,他跟了我,能不能再发他一身夹袄,这不算破例吧?”

  护国公宠溺的看着他:“不算,他每个月理应多发300钱,四季多配一套衣裳。”

  “那就好。”

  裘四换了衣裳,暖和的直起了身,跟在赵瑾瑜的身后,看着他小小的身子在前面走,心里异常感动。心想:这说不定是天上的神仙转世,所以才长的这么好看,心肠这么好。

  看见地上有结冰,他赶紧抬手虚扶着他:“郎君,小心地面有冰……您想玩什么呢?”

  “其实我也不是想玩什么。”

  “那郎君想让我为您做什么呢?”

  赵瑾瑜回了头,小脸揪在一起,苦恼的说:“我不喜欢别人碰我,除了我阿爷阿娘,我祖母……总之除了我家里人,我不想被别人碰。尤其是陌生人。”

  裘四哦了一声,以为他是警告自己。腹诽道:原来小神仙童子还有这忌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