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不忍心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18 2019-11-03 20:02:00

  红红讲完口干舌燥,还不忘感叹一声:“……裘四也是真的不容易。”

  付梓衣托着毛笔,上面的墨都晾干了。她皱着眉头:“赵瑾瑜五岁的时候,就能想这么多吗?……不过也是,当年我离家出走时碰见他,他就像个大人似的教育我还是回家好。他不过比我大两岁而已……极智近妖啊。”

  “所以,我觉得裘四说的有道理,主君说不定真是神仙转世,要不为什么王真人会突然找到家里,要收他为徒呢?”

  “神仙什么?神仙能像他现在这样这么幼稚,这么小肚鸡肠吗?”

  “哈哈哈。”红红陪着干笑两声。

  “神仙能那么坏的心眼,豆丁点大就知道给自己找个挡箭牌,替他做坏人吗?……我原以为都是裘四心疼他,自发的,这不都是赵瑾瑜教的吗?”

  “哎?……对啊,可是……我听裘四说的时候,不是这个感觉。”

  “都仰慕他,崇拜他对不对?他就是个妖孽!什么神仙转世,哄着将人卖了,人还替他数钱呢。”

  晚上。

  付梓衣十分烦心,直想将赵瑾瑜推下塌去。可是她对着他伸了半天手,连他的衣服都没碰到。

  还是不忍心啊。

  付梓衣爬起来凑近赵瑾瑜的身边,就着月光仔细观察他的脖子。

  赵瑾瑜心里一阵狂跳,紧张的问:“你做什么?”

  “我听说你小时候被王娇娇抓破了脖子,我看留疤没有。”

  赵瑾瑜毫不留情地将她的脸推向一边:“你走开,离我远一点。”

  付梓衣被搡着下巴推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她气急败坏的说:

  “你干什么?王娇娇都能抓破你的脖子,我看一下就不行了?”

  “不行,毕竟我在你心里还不如繁翠。”

  付梓衣急得抓了抓头发:“这都几天了,还能不能翻篇了?”

  “不能。”赵瑾瑜闲闲的翻了个身,背对着她躺着。

  付梓衣看着他的身影,突然觉得赵瑾瑜对自己是有莫大的吸引力的。

  她联想到今天听到的赵瑾瑜的过往,突然福至心灵,喊道:“好你个赵瑾瑜,你个心机深沉的妖孽,我原本以为你是体贴我,才与我同塌。现在看来,你就是打算在我眼前不停晃,还不让我碰你,以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

  赵瑾瑜背对着她,拖着懒音:“我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啊……”隐约有笑意在里面。

  这是承……承认了?

  付梓衣的理智瞬间就被怒火烧的只剩头发丝那么大。

  她怪叫着就往上扑,想掐赵瑾瑜的脖子。

  赵瑾瑜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伸出一只胳膊就将她挡住了。

  两个人瞬间如同石塑。

  醒悟过来的赵瑾瑜刷的跳下床,跳的远远的。

  脸像煮熟的虾子一样红。

  付梓衣震惊地楞在那里,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冒热气,赶紧躺倒,用被子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

  赵瑾瑜站在原地好久,月光都移了位置,他敢才上塌。

  两个人都老实了。

  

甭加慧

和谐啊,无孔不入的和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