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练功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64 2019-11-04 20:05:00

  付梓衣听了赵瑾瑜的话之后觉得很难过,心里酸涩异常,但是她不知道怎么办。

  她越发的对赵瑾瑜尊敬起来,小心翼翼,不敢像以前一样对着他插科打诨流口水。

  但也不敢直接躲着他。

  因为他的那些话,她每天都活在内疚里,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很渣,很坏。

  “怎么办?繁翠?我觉得自己很坏,直想杀了自己替他报仇。”付梓衣揪着自己的衣裙较劲。

  繁翠白了白眼:“姑爷也是真轴,取了心爱的女子,不赶紧高高兴兴的生子过日子,每天都想什么呢?你也是,你忘了你当初的豪言壮语,要拿下他生娃娃的。”

  付梓衣痛苦的吐出一口气:“我当初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我实在下不去手,我老觉得这样是在委屈他。”

  “我不管了,你们两个小年轻就作吧。”

  玄都观

  赵瑾瑜盘腿坐在暗室内的蒲团上打坐,桌上的一柱香烧了一半,本来缓缓而上的烟迹,突然剧烈的扭了一下,似乎受了震荡。

  赵瑾瑜本来平静的脸上冷汗涔涔的往下冒,他终于忍不住,哇地吐出一口血来,捂着胸腹

  倒在地上,痛苦的扭成一团。

  门外的小道童听到动静,赶紧推门进来,见赵瑾瑜倒在地上,脸上冷汗淋漓,大骇:“师叔,你怎么了?”

  说着就想搀他到旁边的榻上。

  赵瑾瑜抻着一直胳膊,痛苦的说:“别动我,赶紧叫你大师伯来。”

  小道童一溜烟的跑了。

  门开着,赵瑾瑜迷迷糊糊的发现,外面竟然下起了雪。

  冬天了。

  李沙坨进来就看见他的小师弟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顿时吓的面无血色。

  “拿水。”

  道童听命利落的端了碗水过来。

  李沙坨从怀里掏了瓷瓶,倒出两粒丹药,掰开赵瑾瑜的嘴,灌了进去。随即扶他坐正,单只手掌运功,围着他的后心打圆。

  过了好大一会儿,赵瑾瑜因为疼痛而蜷缩的身体才松了开来。他吐出一口气,睫毛动了动,坐直了身体。

  李沙坨松了手,转到他面前坐下,紧张地看着他自己调息,面上心疼不已。

  桌上的香烧完了,火星淹在香灰中,烟迹在空气中慢慢消融不见。

  赵瑾瑜缓缓睁开眼睛,神光暗淡,面色苍白。

  李沙坨一半心疼一半气愤:“你不知道心绪不稳不能练功吗?!若是我万一不在,你怎么办?现在世上还有你这个人吗?”

  赵瑾瑜笑了笑,虚弱的说:“我知道你在,我还让小九守着,怎么可能会出事?”

  李沙坨压着嗓子吼道:“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我就是想试试,看看能不能在心境上有所突破。”

  “你傻啊,你就是再天才,也不可能强行突破修为去提升心境。心境那是练功练出来的吗?”

  “我就是试试,这不也没什么大损失吗?掉了的修为,我再苦修一年,也就回来了。”

  李沙坨看着他的样子,眼里泪花闪烁:“你还嬉皮笑脸的,你知不知道后怕?就你这个功力,越往上就越要小心。你以前修着容易,不代表以后也容易,不谨慎很有可能丢了性命!知道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