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亲疏有别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15 2019-11-05 20:05:00

  过了一会儿,他停下来看着付梓衣,认真的说:“刚才的事,对不住。祖母她是因为心疼我,所以对你有些迁怒,我代她向你道歉,话说的太重了,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我能理解。”付梓衣笑着说道。

  “真的?”赵瑾瑜笑着问她,有些惊讶。

  “真的。”付梓衣平静的说,“如果早个两三年,我或许会在意,现在么,早知道人与人之间亲疏有别,亲疏不同,态度就不同,这些都是人之常情。她因为在意你而气我,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赵瑾瑜看着她笑,眼里全是欣赏和欢喜:

  “其实我早有感觉,你不会在意的。”

  “为什么?”

  “有时候冷漠和豁达,是相通的,对不在意的人和事,自然豁达。”

  “听起来不像是在夸我。”

  “不,其实我们两个在这一点上有些像,我是修道修的这份豁达,你么……我不如你。”

  付梓衣低声笑着:“还是听不出来你在夸我。

  “是在夸你……真的。”赵瑾瑜温柔的说。

  两个人的手就没松开过,一路回了自己院中。

  付梓衣觉得赵瑾瑜有一些不一样了,好像整个人都比以前平静了些,更洒脱了些,跟他相处起来也比以前更轻松了,但是她说不出他的这种改变是好是坏,她觉得有些陌生。

  “夫君,我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付梓衣还是仔细的端详着他,说出了这句话。

  彼时赵瑾瑜已经换了衣服,松了发,屋内燃着炭盆。

  他坐在榻上,与付梓衣并排,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温柔的问:“你喜欢我现在这样吗?”

  付梓衣的心怦怦直跳:“……喜欢。”

  赵瑾瑜笑了,只是有些虚弱和苍白,他向付梓衣慢慢的凑过去,要吻她。

  付梓衣紧张的握紧了手。

  “咳咳……”赵瑾瑜突然偏过头轻咳了两下,松开了付梓衣,倒在床上:“抱歉娘子……我忘了我伤了元气,你还得再等我半年,我会尽快好的。”

  付梓衣羞的满脸通红,推了他一下:“你起开,妖孽……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第二日,赵瑾瑜还是像往常一样早早的醒了。他往外看了看,雪下了一夜已经停了,越发的冷。

  他逃回被窝里,往里缩了缩。

  付梓衣感觉到响动,迷迷糊糊的将手搭在他的被子上。

  赵瑾瑜不敢动了,怕吵醒她。

  床帏遮挡着光线,屋里的火盆一直有人添碳,正烧的热烈,有时会听见火星爆花的响声。付梓衣有些热,胳膊伸在外面才睡的熟。

  赵瑾瑜将自己裹的很严实,他看着付梓衣,感受着周遭的一切,觉得很暖和,很舒适,很安心,不知不觉的又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再醒来时,发现付梓衣正看着自己,满脸的担心:

  “夫君,你病的很重对吗?”

  “没有……为什么会这么想?”赵瑾瑜懒懒的笑了一下。

  “你看着很累,以前都没见过你这么贪睡,连眼神也跟以前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