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被打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48 2019-11-07 20:05:00

  “夫君,我疼。”付梓衣看着赵瑾瑜不言不语的样子,撒着娇试着转移他的注意力。

  赵瑾瑜拿出治跌打损伤的药膏,一边轻轻的给她抹着,一边说:

  “怪我太冲动,……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我都没有这样抱过你……”

  付梓衣轻轻的抖了抖,艰难的扭过身,抱住赵瑾瑜:“我知道,不是夫君的错……若是谁将你抱在怀里,被我看见,我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赵瑾瑜笑了笑:“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思开玩笑……坐好。”

  他继续给她上药,像是对着易碎的瓷器,小心翼翼。

  “夫君,你的伤没事么?我听说,内伤最是要命,养不好的话,说不定以后都不能练武了。”

  “你听谁说的?除非身体的经脉断了,否则怎么会练不了呢,我没事,就是功力减半,一动武全身都疼的厉害。”赵瑾瑜无所谓的说。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可是你今天的样子吓死我了。我从未见过你那么痛苦。”

  赵瑾瑜佯装怒气,低笑着道:“你还敢说?我见过你痛苦成这样吗?……两个男人打架,你上去掺和什么?你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根本扛不住,万一被打死了怎么办?”

  “我……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见不得别人打你。”

  赵瑾瑜愣了一下,心里忽然有些明白,也许,她只是对感情没心没肺,但是她对自己情意,也许并没有少多少。

  赵瑾瑜缓缓的,心疼的说出两个字:“傻子……”

  “你干什么突然骂我,你可从来不骂人的。”付梓衣惊讶的问。

  赵瑾瑜无语了。专心的给她上药。

  李沙坨李道长捏了赵瑾瑜的腕子,气的直哆嗦:“你自己摸摸你自己的脉,还成样子吗?我跟你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你去哪弄的?跟谁打了一架?难道真打算废了自己?”

  李沙坨指着院内,质问道:“是不是又是因为付梓衣?”

  “不关她的事,是因为气不过,一时没控制住自己。”

  “狗屁,除了她谁还能让你失了理智失了分寸去打人?”

  赵瑾瑜偏过头,不说话。

  “好好好……”李沙坨原地转了两圈。将手里的丹药瓶子往他手里一塞,拂袖而走。

  远处,躲在墙边偷看的王娇娇转过头来,一脸的震惊。

  第二日,付梓衣怕被人知道,还是忍着疼痛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她板着身子,福身的时候有些不自然。

  赵老夫人在她看不见的时候白了她一眼,满脸的不悦。

  “瑾儿的伤这几日怎么样了?”

  付梓衣犹豫了下,回答道:“好多了。”

  赵老夫人点了点头:“也不知他怎么想的,刚好了些,大早上的,不去山上了,倒跑去道观了。在家待着不好么。”

  “李道长说,去道观他可以运功帮夫君调理,好的快些。”

  赵老夫人想了想,不说话了。许久才说了一句:“你回去吧。”

  “是。”

  出了门,还没走多远,就觉得有人快步追上来,接着后脑一痛,眼前黑了一下,她扭过头,震惊的问:“你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