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受不起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24 2019-11-08 22:57:24

  郎中缠好了白布,收拾药箱出去了。红红把举着的发丝放下来。也很有眼力的离开,只留赵瑾瑜和付梓衣在屋内。

  赵瑾瑜在她旁边坐下,仔细看着她的样子,小心的问:“还疼吗?”

  付梓衣眼睛都抬不开,也不敢动,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听见门外老太太嘱咐郎中:

  “刘郎中,我家二郎媳妇受伤的事,您一定要守口如瓶,毕竟家丑不能外扬。”

  “老夫人,我也算是府上的熟人了,您尽管放心我,我这点本分还是知道的。”

  “好好好,吴娘子,多准备些诊金。”

  “是。”

  郎中走了。

  赵瑾瑜气不打一处来,走到院中,看着跪着的王娇娇,问:

  “为什么?”声音冰冷至极。

  院里的人都没见过赵瑾瑜这么冰冷的样子。

  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王娇娇吓了一跳,但还是扬起脸来,怒气冲冲的说:

  “我是心疼你!你看看你被她害成什么样子了?!你稍有不高兴我都不忍心,她算什么东西,这样肆无忌惮的坑害你!”

  “住嘴!”赵瑾瑜气急,低着嗓子吼道,他压制住自己上前打她的冲动,“我与她怎样,与你有什么关系?”

  王娇娇不可置信的跌坐在地:“二郎,与我没关系?我对你情深意切,这么多年,待你如心头血肉一般珍视,你听不见看不见吗?她有什么好?我怎会由得她任意糟践你?我没能打死她都算轻的!”

  赵瑾瑜皱着眉,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疯了,真疯了……我赵瑾瑜受不起你的珍视!……来人,将王娇娇送官府处置。”

  赵老夫人赶紧拦着:

  “瑾儿,不能送,娇娇若是送官府,谋害正妻,命恐怕就没了。”

  “祖母,她的命是命,梓衣的命不是命么?你刚才也听到了,若是梓衣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说到最后一句,他竟哽咽起来。

  赵老夫人一愣,看着他的样子,心也酸了。

  “瑾儿……祖母知道你不好受,可是……”

  “赵郎君,赵郎君,饶了我女儿这一回吧。”

  一名老者奔进院来,撩了衣摆噗通跪下,哭的撕心裂肺。

  是王御医来了。

  赵瑾瑜赶紧上前搀他起来。

  “王伯父,你起来,瑾儿受不起您的跪拜。

  王御医执意跪着,赵瑾瑜见搀不住,躲到一旁,远远地让开,不与王御医正面相对。

  王御医见状,朝着老夫人道:“老夫人,说是她嫁进来做妾,我就不认她了不管她了,可是我做不到啊,我就她这么一个女儿,她娘亲刚把她生下来就没了。虽然我从小就惯着她……可是您知道,她是个好孩子,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害人的事,她就是……她就是……因为你家二郎,她疯魔了,只因为他,才会做出这种事来……”

  王御医涕泪横流,对着远处的赵瑾瑜:“赵郎君,我知道你不喜欢娇娇,可是看在她对你的一片真心,一片赤诚上,饶了她吧……她是因为你才这么糊涂的啊……这世上再无人像她这么傻了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