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法术还是糖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43 2019-11-09 20:03:00

  “那怎么办?给你加点糖?我怕冲了药性。”赵瑾瑜苦恼的说。

  付梓衣狡黠的一笑:“红红,小青,你们先出去一会儿,我有事跟主君说。”

  “是。”

  她看到两人都退了出去,小声的说:“夫君,我每喝一口药,你亲我一下。”她指了指自己的嘴。

  赵瑾瑜一愣,脸红了。心里想这个家伙就会处处撩拨他。但是看着她的笑靥,欢喜和满足充斥了他的内心。

  他温柔地笑着说:

  “好。”

  后来几天红红总是诧异的问小青:“你说他们俩怎么喝药都喝出蜜的感觉来了。怎么每次我进去收碗,都觉得咱家姑娘异常的高兴。……是不是咱们姑爷藏了什么糖?怕咱们看见啊?”

  小青白了她一眼:“你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就知道糖,咱们姑爷是会法术的,施法术的时候能让你看见吗?”

  “哎,对啊……有道理。”红红恍然大悟。

  一个月之后,付梓衣摸着自己的那块头皮,愣了半晌,哗啦地将梳妆台上的东西都扫在地上,哭喊道:“赵瑾瑜你个骗子,你说会好的!结果呢?我成秃子了。”她哇啊大哭,哭的痛快的吓了所有人一跳。

  屋里的下人都吓得噤声退了出去。

  赵瑾瑜走到她身边,将坐在凳子上的她搂在怀里,用手轻抚着她的脑袋说:“只有一小点,梳起头发来根本看不见,别生气了……”

  “呜啊~啊~你个骗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就是梳起来才看的见头皮好吧……”她眼泪鼻涕都蹭在了赵瑾瑜的腰带上,恶狠狠的说:

  “我后悔了!我不应该放过王娇娇,我就应该也打破她的头,让她也成为秃子!来人,来人……谁去给我打破她的头。”

  赵瑾瑜使了个颜色,让听见她的叫喊而进来的人都出去。蹲下来给她擦眼泪:“乖,我知道你很生气,说的都是气话。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美的,知道吗?况且我看了,是真的看不出来。”

  “呜呜呜……都怪你,你个妖孽,你说。是不是你大师兄对我下了什么诅咒,为什么我突然间这么惨,被你祖母骂,被寿王踹,还没好呢,就又被王娇娇打破头……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这么惨过……呜呜呜……关键是我头发还少了一块长不出来了……”

  付梓衣哭的更痛,好像少的这块头发才是她的死穴。

  赵瑾瑜心疼的搂着她:“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我要找李沙坨算账!我一年给他300万钱,他说了要给我做法祈福,这就是他祁来的福?我要去砸了他的招牌!他肯定故意害我,上次来见我的时候就没给我好脸色,他肯定故意害我!”

  赵瑾瑜无奈的说:“乖,都是我的错,我不好,你怎么扯到大师兄了?”

  “他上次给我脸色看……我怎么这么倒霉……连你大师兄都给我脸色看……呜呜呜……他还收了我钱呢……”付梓衣委屈的哭着说。

  “都是我的错,等我去道观说他,让他给你道歉,哪能收人家钱还给人脸色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