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王娇娇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21 2019-11-10 20:24:07

  “就是……还有没有天理了!呜呜呜……都怪你,我头发没了……”

  “是是是,都怪我,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别哭了。”赵瑾瑜无奈的笑着说,“怎么突然跟小孩子一样?”

  “你还笑,不是你头上秃了一块!呜啊~啊~”

  “我能啊,照着你的位置,我也将那一块剃秃了陪着你!”赵瑾瑜说着就去找剪子。

  付梓衣止了哭声,连忙抓住他:“你干嘛?想气死我吗?你这么好看再秃一块,我岂不是更闹心!”

  “那你别哭了。”

  付梓衣委屈的哆嗦着嘴,看着他,沉默了半晌:

  “好。”

  最后壮士断腕般壮烈的答应了。

  ————

  王娇娇坐在窗前发愣……坐在饭桌上发愣…坐在榻上发愣……站在院子里发愣……

  日升日落,她像是失了魂一样,不言不语,只是发愣。

  王御医看着女儿的样子,心痛至极。只盼着她能自己想通,可是她好像永远都会这样下去了。

  一日,他看着王娇娇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劝道:

  “娇娇……除了赵家郎君,世上好儿郎多的是,你就忘了他吧。”王御医颤颤巍巍的,“经过上次的事,你该看的清楚,他心里一点没有你的位置……他不值得你为他这般啊……”

  王娇娇微笑着,脸上的泪已经流成了河,她背对着自己的阿耶,尽量用平静地声音问:

  “阿耶,你说荒谬不荒谬?我为了他出气,他却气我恨我,要置我于死地。到头来,反倒是被我打的人放了我一码……”

  王御医心疼的看着她:“所以说,他不值得,他不要你是他没有这个福气!……娇娇,你只要想的通,能忘了他,你就能好了。你说,你以后想要什么,阿耶都想办法满足你。”

  “阿耶……我突然觉得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了……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王娇娇凉凉的说。

  王御医吓的慌乱起来,赶紧说:“慢慢想,现在想不起来是正常的,慢慢想一想,总能想到的……或者你想做些什么,阿耶都支持你……你以前不是喜欢诗词歌赋吗?阿耶这就去给你找诗集孤本。”

  “……阿耶,我想进宫,当宫女,可以吗?”

  王御医惊讶,但还是很快狂喜道:“好好好……只要不是围着赵家郎君,去哪都行。”

  ————

  王娇娇小的时候,就经常被阿耶带着去护国公府上,给国公夫人看病。从她记事起,就喜欢她的瑾儿哥哥。

  赵瑾瑜虽然只比她大两岁,但是对她特别的好。

  因为每次去,他都会送她礼物。

  “瑾儿哥哥,我来找你玩了。”六岁的王娇娇跑进院子里,身后跟着的奶娘一边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追,一边喊:“姑娘慢一点,慢一点。”

  王娇娇绕过回廊,在赵老夫人的院子门口看见赵瑾瑜一闪而过的衣角。

  “瑾儿哥哥,我看见你了,你快出来!”

  过了一会儿

  赵瑾瑜笑着从门廊转出来:“娇娇妹妹来了?”

  “我来找你玩。”

  “我待会儿还要练功,不能陪你玩了。”

  “啊?……你上次说每天中饭前练功,现在是下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