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你不是权贵吗?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76 2019-11-13 21:31:53

  赵瑾瑜看着她笑了,眼睛里的欣赏和喜欢溢于言表:

  “你知道吗?有些时候,你就像无师自通的道门人。因为能看到“人”的力量。”

  付梓衣莫名其妙的说:“什么人的力量?”

  道德经有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此处的人,不是指某一个人,也不是指某些权贵之人,而是指所有普通的人,不分贵贱,都很重要。”

  付梓衣想了想:“你意思是,我召集人给我找些好看的素材,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她有点不自然的看了赵瑾瑜一眼:“那个……我可没想过什么人法地什么之类的大道理,我觉得你就是把我想的太好了……虽然你夸奖我我很高兴,可是……嗯,你别把我想太好了,别有一天发现真相,再恨上我。”

  赵瑾瑜笑的更好看了:“事是小事,道理也是很浅显的道理,可是真正明白的没有几个……若不然,也不会有人向皇帝进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这里的水,也是指人,指的就是那些不会画画,不起眼,生老病死皆不会载入史册的人。”

  赵瑾瑜喝了一口茶:“可惜了,如今权贵们都只是些,只想着争权夺利,视百姓如蝼蚁,死多少都不在意的人,你觉得他们会懂吗?或者说屑于懂吗?”

  付梓衣看到他的表情渐渐寒霜密布,不自觉的有些胆寒。

  她想了半天,小心地说道:“嗯,虽然时不时的有节度使内乱打仗,但是我觉得……至少长安城就挺好的,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再说了,你不也是……‘权贵’中的一员吗?”

  赵瑾瑜放下茶碗,平静的盯着她看。

  付梓衣一阵心虚,赶紧说道:“……我错了,我其实就是不喜欢这么沉重的话题,想缓解一下。”

  赵瑾瑜愣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儿,懊恼地说:“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

  随即他皱起了眉头,陷入了回忆之中,似乎很是难过。

  “夫君,你在想什么?”

  赵瑾瑜从回忆中惊醒,笑着答到:“没什么……”他眸光一转,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对了,我给你画样东西,以前跟着师傅去天山雪山上,见过很多开的很艳丽的花。有一种蓝色的,我到现在还记得。”

  他走到付梓衣的身边,拿着笔架上的笔,摊开宣纸,提笔开始画。

  付梓衣坐着,看着赵瑾瑜认真的站在她身旁,感觉到他身上暖暖的温度和清爽的气味,突然伸胳膊抱住他的腰。

  赵瑾瑜身子陡然歪了下,笔触在画纸上拉了好长一道墨迹。

  “你做什么?……不想看我给你画了?”赵瑾瑜紧张的问。

  付梓衣感觉抱着他很满足,画画什么的,她都不想管了。

  “夫君,你别生气,你也知道,我没从过长安城,而且每日只知道怎么多挣些钱,将自己的日子过好,国家大事我是一点不懂的。”

  赵瑾瑜放下笔,温柔的摸着她的头:“你没有错……如果有可能,我倒是希望你一辈子都能像现在这样,安安心心地挣钱,安安心心地过日子……是我不对,不应该跟你讲这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