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元真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41 2019-11-15 20:02:00

  少年疑惑的问:“你是付大娘子?……难道不是那女人吗?”,他眼睛指向繁翠,又转回来,毫不客气地问,“你多大?”

  “过了年便十七了,你呢?你从外地来的?”付梓衣用很随意的语气跟他聊着。

  “付大娘子这么小吗?”少年皱了眉头,“我……我今年十五了。”

  赵瑾瑜笑了一下,拆穿他:“是十二吧?”

  “你怎么知道?”那少年惊讶地看着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是人吗?”

  赵瑾瑜无语的看着他。

  付梓衣噗嗤笑了:“他不是,他是得道的神仙,所以你要说真话,他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少年听了,来回打量着他们,半天没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总之没有了一开始的敌视,吱吱呜呜了一会儿,说:“你问吧。”

  “这冠是哪来的?”

  “我姐姐的。”

  “你姐姐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苏州城里,姓元,我爹是御史。”

  “那这冠为何到了你手里?为何你从苏州跑到了长安城里来卖冠?”

  “我全家都死光了,姐姐也死了。”少年吊儿郎当的说。

  赵瑾瑜和付梓衣俱是一惊。

  付梓衣看着少年轻描淡写的样子,狐疑的问:“你这样子……不像是死了家人的样子啊……”

  这一句疑问又点了少年的暴脾气,他吼着嗓子,眼睛通红:“怎么?!我不想哭还不行吗?谁规定的,死了全家就得哭哭啼啼的号丧?!啊?!”

  少年虽然没有流一滴泪,但是从他的吼声和表情里,还是感受到了他的悲怆,他极大的痛苦和伤心。

  一时间,屋里的人都有些动容。

  付梓衣和赵瑾瑜对视了一眼。

  赵瑾瑜问道:“你来长安,有什么打算?”他的声音温和而平静,有种安抚人心的作用。

  少年愣了一下,喘了几口气,似乎能将心里的痛苦和愤怒都喘出来一些,而后他说:

  “我要进神策军,我要报仇!”

  “为何一定要进神策军?”

  “因为神策军是权利最大的军队,比节度使的权利更大,我要进神策军,然后带兵亲手杀了淮南节度使高骈。”

  赵瑾瑜听了他这明显孩子气的复仇计划,不经摇了摇头。

  那少年不服气地质问:“你为何摇头,我知道神策军不好进,所以才准备卖了喜冠凑钱,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吗?!”

  赵瑾瑜也不准备与他解释太多,只说了一句:“你年龄不够。”

  那少年被堵的说不出话,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谁说我年龄不够,我15了。”

  赵瑾瑜淡淡的说:“神策军不是藩镇节度使的私军,要年满20才收,你骗不过去的……你叫什么名字?”

  “……元真。”

  “元真,你还小,报仇的事等你长大点再说吧,在此之前,在我府上做个家僮,好歹有个栖身之所,你可愿意?”

  元真看着赵瑾瑜的脸,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付梓衣赶紧说:“繁翠,你将他带到后厢去,稍微洗漱洗漱,收拾一下,不要太扎眼,回头好跟着我们一起回家去。”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