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王冲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165 2019-11-15 20:05:00

  “就说她没良心!好好的东西,也不好好收着,弄成这个样子!……这我给她修整一下不就好了吗?!融什么融?!”

  繁翠甩了袖子,披帛都差点飞进燃炉里:“你以为我没有劝吗?我愿意让融吗?……大娘子下了令让你融,你融了就好了,哪那么多事儿?!”

  说完转身就走了。

  严总头看着她的背影,又来回看了看手里的冠,痛惜的叹了口气:“哎!……融就融。”

  晚上繁翠一脸不爽的将当初新定制的冠送到付梓衣手里。

  “旧的已经融了,严总头气的跳脚,骂了你一顿,让我把这个给你。”

  付梓衣陪着笑,讨好的说:“辛苦了繁翠,幸亏你去的,要是我自己去还不知怎么被骂呢,辛苦辛苦啊……”

  说着拉着她的衣袖,左右摇晃。

  繁翠消了气,强绷住脸:“你少来……你是我的祖宗,你说什么是什么。”

  ————

  桌上的烛灯被轻纱做的灯罩护着,有一层温柔的光晕。

  付梓衣拿着这个冠看了看。自己跑去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红红听见响动,掀了帷幕进来问:“大娘子,你找什么?”

  “嗯……没什么,你出去吧。”

  “是。”

  她本来想找自己的嫁衣来着,没找着。

  这时赵瑾瑜进来了,看着她鬼鬼祟祟的样子,好奇的问:“怎么了?”

  付梓衣趁他转身,将喜冠戴在头上。走到他面前,说:“夫君,这个是新做的。嗯……现在我再戴上,就当是我们新婚的冠了,一样的……你觉得怎么样?”

  赵瑾瑜看着她出神,想起了当时他们成亲时初见的那一幕。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庞,仔细的看着她的眉眼,温柔的说:

  “我的娘子真好看……”他突然话锋一转,“不用在意这些了,我已经不生气了……”

  付梓衣欣喜的说:“真的?你没骗我?”

  “真的。”

  她高兴的将冠取下来,放到一旁。

  “夫君今日为何回来的这么晚?”

  “我去道观问了问元家的事。”

  “元真家的事?道观怎么能知道?”付梓衣奇怪的问。

  “道门在大唐各地都有人,时常互通消息……师兄说,淮南节度使高骈,带兵吞并了浙西,元御史所在的苏州现如今也归他管了。恐怕是元御史不服他的调遣和管束,所以才被杀了。”

  “这……圣上不管吗?”

  赵瑾瑜叹了口气:“圣上有可能并不知道……他即便知道了也没用。现如今只要节度使不直接带兵攻打朝廷,朝廷是不会管的……哪个都管不起了。”

  付梓衣沉默了会儿:“那高骈也太狠了,到底有什么仇非要杀人全家……也不知元真是怎么逃出来的。”

  “具体的,也只有元真自己知道了。”

  “是啊,也不敢问的太细,怕戳他的伤口……”

  赵瑾瑜看着她笑了一下,自顾自的躺在榻上,说道:“总之,看好他,别让他乱跑做什么傻事……他年纪小,况且性子太冲动了。”

  “嗯。”

  第二日,裘四臊眉耷眼的带着个人来见赵瑾瑜。

  来人一身青色圆领袍,虎背熊腰,肚子偏大,腰带圆在腰下面。头上灰色的幞头帽子,矮壮,一脸的络腮胡子。

  赵瑾瑜站起来看着他,有些认不出来。

  那人一上来嬉皮笑脸的行礼:“赵国舅,你还记得我吧?我就是上次那个……”

  裘四怕他说出他拉扯赵瑾瑜袖子的事儿,假意咳嗽了一下,提醒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