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亲都不让亲了?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48 2019-11-16 20:05:00

  他顿了一下,转过头来对着王冲笑了一下:“倒是我打了戍长那一下,还望戍长不要记在心上,记恨赵某。”

  王冲被赵瑾瑜的笑晃晕了眼,感觉自己瞬间灿烂了很多,哈哈傻笑了起来。

  “国舅真会说笑……哈哈哈。”

  ————

  “什么?夫君今天跟别人比武了?”付梓衣惊讶的喊道。

  “是啊,我听裘四说的,就是上次在海人肆扯主君袖子那个人,今天专门来找主君比武切磋的,还被主君拆穿他其实是想来挨打的心思……没想到那人长的那五大三粗的样子,还挺有钻营的心眼呢。”红红如是感叹道。

  付梓衣放下笔:“那是自然,神策军啊,是那么好进的么,全是权贵富裕人家的子弟,何况是护卫京师的后衙禁军,那是多少人想进都进不去的……没点钻营手段能成么?”

  付梓衣突然拍了下桌子:“赵瑾瑜个骗子,他不是说他受的伤还需半年才好吗?这么快就能跟人比武了?都能跟人比武了也不……”

  红红半天没等到她说完,问:“也不什么?”

  “没什么,你去把我画好的稿子送去做。”

  付梓衣赶紧掀了两张纸递给红红,将她支走了。

  不一会儿,赵瑾瑜从道观回来了。进了书房,安安静静的站在付梓衣的身后,看她画画。

  付梓衣本来挺专注的,没有注意到是谁来了,等到赵瑾瑜站在她身后的时候她才察觉。

  她断了思绪,不敢再胡乱下笔。

  赵瑾瑜清爽温暖的气息总是萦绕在她的鼻端,使她无法专心。

  她拿着笔,扭过头,仰起脸,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

  从这个角度看,他正在认真地看她的画,明亮的眼睛温柔而专注,嘴角有些许满足的弧度。

  她又被蛊惑了,说道:

  “你离我这么近,扰的我都画不出来了……”

  赵瑾瑜遗憾的哦了一声,就准备离开。

  “你去哪?你回来……坐远一点,等我一会儿。”

  赵瑾瑜乖乖的返回来,坐在远处的椅子上,用手支着脑袋,靠在桌子上看她。

  付梓衣看着赵瑾瑜惬意的样子,咬了下嘴唇。

  “夫君,听说你今日跟人比武了?”

  赵瑾瑜眼神晃了一下,笑着说,嗯。

  “那你伤势好了?不是说要半年才好么?”

  “算是因祸得福吧……最近又有些突破。所以……没全好,但是好的快了一些。”

  付梓衣放下手里的笔,绕过桌子,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拉着他的双手,低头要去吻他。

  赵瑾瑜仰着脸,看着越靠越近的付梓衣满目柔情,他眼睛里惊艳了一下,动了动喉结,说道:

  “梓衣,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付梓衣惊讶地停住:“嗯,你说。”

  “我还没想好怎么说……没想好自己该怎么办……”

  付梓衣冷了脸,甩开他的手:“哼,什么怎么办?伤好了,如今连亲一下都不让亲了?”

  她恼羞成怒,绕回书桌后面坐下:“不让亲你就走开,别老是在我身边晃悠勾引我。”

  谁知赵瑾瑜从善如流,真的潇洒地走了。

  付梓衣气的直捶胸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