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柳婉婉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95 2019-11-16 20:05:00

  平康坊

  云兮楼

  这里是三曲教坊里最红的青楼,只有清晨才是最消停的地方。

  即便这样,此时也是到处的残羹剩酒,满目狼藉。时不时能听见几声喝醉男子的含糊话语,和女子的娇笑声。

  付梓衣一身男装,下了车,正好看见杂役正在踩着梯子,更换门口上的红灯楼。

  她站在门口想等一会儿再进。

  就见一个男人衣衫不整的被人推了出来,三十出头的样子,体型健硕。

  一个年轻女子里面走出来,冷着脸将包裹扔在他的怀里,说:“大郎还是快点走吧,你与我家小姐的缘分就此尽了。趁此时无人,彼此脸上都好看些……”

  那男子难堪的四处打量,看见付梓衣正站在一旁看戏,恨恨的盯着她。

  付梓衣赶紧打开折扇遮着脸。

  “笑什么笑?好笑吗?……等着吧,老子早晚有一天让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后悔!”

  付梓衣在扇面后面翻了翻白眼,谁笑了?

  那人走了。

  付梓衣合了扇子上前叫住要走的女子:“翎儿,婉婉可有闲?”

  那女子看清来人,惊喜地叫了一声:“付大娘子,你怎么来了?小姐有闲,这不是才将人赶跑了么。”

  付梓衣跟着翎儿绕过正中的舞台,上了楼,进了柳婉婉的寝居。

  付梓衣自顾坐下,翎儿绕过吊着的半截竹帘进了内室。

  不一会儿,内室门开了。

  一女子披发的剪影映在帘子上,温婉的低着头,似是有许多惆怅。她缓缓转身,只见珠帘上的侧影曲线优美,竹帘下露出的窈窕身姿,一双骨肉匀称的玉足,莲步微移,裙裾曳地,施施然而走。引得人移不开眼,倒急于想看清她的样子。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女子边走边吟唱着楚辞诗句,声音如莺哥般清脆潺潺。

  她转出珠帘时,悠悠的看了付梓衣一眼。明眸皓齿,媚眼如丝,美的动人心魄,嗔怪道:“负心郎,许久都不来看奴家。”

  付梓衣惊艳地笑着,赞叹不已:“婉婉,我若真是男子,定然将你娶回家去。”

  柳婉婉坐在她身旁,衣裙下一双光洁的小腿自然的露了出来,欺近她道:

  “怕什么,若是付郎你,即便是女子我也愿意。”

  付梓衣噗嗤一笑,推开她:“你这是什么癖好,总是撩拨我作乐。”

  柳婉婉坐直身子,剥了个花生:“哎……没意思,我正伤心呢,你也不说配合配合我。”

  付梓衣好奇的问:“刚刚被赶走的是什么人?”

  “还能是什么人……我的恩客……是个举子,家里做私盐生意的,倒是颇有些钱财,人长的也英武。”

  “那你为什么将他赶走了?”

  “他呀,考了三年进士都没考上,在我这儿也住了三年了。若说他只要有钱,住几年不行啊,我也不至于赶他。但不知他怎么想的,突然要我跟他回家做妾……我傻呢么,跟着他回那穷乡僻壤的去伺候人?我从小吃了多少苦才有今日的体面,在这里受万人追捧不好么?跟他回去?……那我就什么也不是了……等我什么也不是了,他定然也就不稀罕我了……这天下的男子……啧啧……真当我傻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