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撒花~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171 2019-11-20 20:05:00

  赵瑾瑜欣喜的站了起来一路任由她拉着自己往回走。

  就这样拉着手一路回家。

  到了家,付梓衣直接将隔间的帷幕放了下来。

  赵瑾瑜惊讶的看着她。

  她转过身,走到他的面前,低了半个头的付梓衣仰着脸,仔细的描摹着赵瑾瑜的眉眼,温柔的问:

  “夫君,你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需要告诉我的?”

  赵瑾瑜想了想:“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你什么时候会走?”

  “可能过完年以后,会出门一趟,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回来的。”

  付梓衣顿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

  随即她无所谓地笑了一下,伸手去扯赵瑾瑜腰带。

  赵瑾瑜按住她的手,皱着眉道:“你都想好了?不会恨我?后悔吗?”

  付梓衣一边慢慢的,倔强的将赵瑾瑜按住自己的手扒来。一边郑重地说道:“我付梓衣,从来不做后悔事,你忘了当初我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嫁给你了?……至于其他的,婉婉说的对,人生得意须尽欢,能乐的时候,抓紧乐,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她慢慢的踮起脚,靠近他的耳朵,小声的说:

  “夫君,我敢说,该担的后果我都担的起,你若是再躲,就是对不起我了……”

  说着,她将赵瑾瑜的腰带扯落在地。

  他的衣襟松了。

  她还要继续去解他里衣的绑带。

  赵瑾瑜眸色深沉似海,猛的将付梓衣揽进怀里,拥吻起来。

  ————

  第二日,付梓衣刚醒,迷迷糊糊的摸了摸身边的床榻,已经没有了人。

  她被气的瞬间清醒了,想坐起来,可是浑身疲累不适。

  她趴在床榻上,撩开床帏往屋里扫视了一眼。

  真的没有人。

  “红红!”付梓衣气急败坏的喊。

  “大娘子,你要梳洗吗?”红红赶紧掀了帷幕进来,看见付梓衣一节粉白的腕子搭在榻边,垂在床帷外面,腕子上,一只翠绿的镯子还戴着没褪。

  红红想到什么,羞红了脸,低着头没敢再看。

  “主君哪去了?”

  “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付梓衣一听,吓得拥着被子坐了起来:

  “我睡了这么久吗?!请安为什么不叫我啊?”

  “主君嘱咐过了,今日大娘子可以安心的多睡一会儿,他去跟老夫人那儿给您告个假。”红红笑着说。

  “他这么说的?”付梓衣笑了出来,“还告个假?我这夫君何时这么幽默了。”

  “是,主君今日心情很好,早上跟我们说话都笑呢。”

  付梓衣在床帏内拥着被子,羞红了脸,下意识的咬着布料痴笑。

  “大娘子……您还有何吩咐?”

  “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是。”

  赵瑾瑜的颜色一直是惊人的,他心情好的时候,更是能引的旁人移不开眼的去看他。

  赵老夫人看他心情好,自己更是高兴,顺带对付梓衣的不满也少了许多。她来不来请安也都不放在心上。

  赵瑾瑜请完安回自己的卧房,进了门,帷幕还闭着,他以为付梓衣还在睡,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微笑着掀开床帏,发现床榻上没有人,他惊讶了下。

  随即感到付梓衣悄悄的在背后靠近他,他笑着一动不动,等她靠近的时候忽然转身,将扑来地付梓衣拥进怀里。

  付梓衣惊讶地叫出声,又觉得被人听见丢人,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赵瑾瑜看着她的样子,眸色潋滟,笑容更大了些。将自己的额头靠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晃着,很享受的眯着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