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趁早死心吧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288 2019-11-24 20:04:00

  崔姨母恨地直咬牙:“要我说几遍?你哄她啊,拿出你那些哄骗女子的招式,让她到时候死心塌地的非你不嫁,我到时候也好有些筹码,去跟你姨夫谈条件啊。”

  “等等吧……她太小了,我没兴趣。”崔应还是吊儿郎当的说。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呀!哎呦~”

  付梓衣一脸灰败地走回了自己房间。

  她回想着繁翠的话,回想着自己一直以来,在曹府的所见所闻。突然想明白,姨母只是肖似阿娘,不可能真成为她的阿娘。

  她有自己的孩子,她对她那么好也都是为自己的孩子筹谋打算,不是为了她。

  她异常凄凉的冷笑了几下,似乎突然间就长大了。

  阿娘已经死了,再也不会有人能替代她的位置。阿耶,姨母,虽然是亲人,但他们甚至还不如繁翠这个下人对她真情实意。

  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可以让她安心地倚靠了,她只能自己救自己。

  “后来呢?”赵瑾瑜慢慢的欺近她,将她抱住。因为付梓衣躺在贵妃椅上,赵瑾瑜的这个动作更像是靠进了她的怀里。付梓衣瞬间觉得自己抱着一只撒娇取暖的小兽,满足的心都化了。

  她用下巴蹭了蹭他贴着自己颈窝的额头,享受的闭着眼睛,笑道:“夫君,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可爱?这都是好久的事了,不需要安慰的。”

  赵瑾瑜闷闷的说:“我不是安慰你,我是安慰我自己。”

  “为什么?”付梓衣很惊讶。

  “心里酸啊,抱着能解解酸……又是寿王又是表哥……幸亏娘子的眼光好,就等着我呢。”

  付梓衣笑出了声,拥住他的双手又紧了紧:“是,我的夫君是世上独好的一个,谁人都比不上。”

  “不行,我还是酸的不行,越想越酸。”说着他就用修长的手指去抽她的衣结。

  付梓衣赶紧按住他的手,羞红了脸:“夫君,现在是白天……”

  赵瑾瑜幽怨的抬起头:“昨天你那么霸气地解我腰带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说,迟了……”

  说着就起身,将付梓衣抱到床榻上,顺手放下了床帏。

  付梓衣从未想到一向淡漠温润的赵瑾瑜可以这样粘人的。此时她才真正体会到如胶似漆这个形容词的真正样子。

  道观他也不去了,付梓衣去哪他就跟到哪。有外人在的时候,他还是维持着以往的正经温和的君子模样。但时不时的趁人不注意,就搂一下,抱一下,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温柔的蹭一蹭,满腹的柔情,几乎要将人融化了。

  还有一次,他竟然当着底下婢子忙碌的瞬间,用宽大的袍袖遮住脸,哄骗付梓衣有悄悄话对她说,让她靠近一点。结果付梓衣好奇地靠近之后,谁知他竟然亲了她一下。

  付梓衣摸着嘴唇,看着他得逞之后的笑脸,在袍袖遮挡的微光下,显得更加的魅惑众生,她一时愣住了,忘记了害羞,痴痴地望着赵瑾瑜,似乎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一幕。

  赵瑾瑜看着她的样子,得意的收回目光,放下袖子,坐正,若无其事的端起一碗茶,喝了一口,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只留付梓衣失态的呆愣在那里。

  即便就这样,没有几天全长安城的人就都知道,赵家二郎和付大娘子的感情,情比金坚,恩爱非常,每日形影不离的同进同出。

  赵瑾瑜本来就生的夺目,加上付梓衣平时出门上街经常带着帏帽,更加显得神秘。

  众人看到这样的两人走在一起,时不时地就多出许多奇妙的猜测,恨不得编出一套才子佳人的话本来。气的长安城里许多抱有幻想的小娘子们不知咬碎了多少口银牙,撕烂了多少帕子。

  这些传到赵瑾瑜的耳朵里,他越发的得意了:不知还有多少惦记我家娘子的人,趁早死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