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太极宫除夕夜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38 2019-11-26 20:06:00

  太极殿的两扇大门上贴着巨幅的门神,是本朝武将秦琼和尉迟恭的凶像,眦目撩牙,如真人大小无异。若不是殿内人生鼎沸,到处张灯结彩,殿门外也有不少外迎接穿梭的宫女和侍卫,看着着实令人生惧。

  此次不同皇后那次办的家宴只有帝后,他们和寿王五个人,这回除了皇亲贵胄,还有外国的王子使臣在场。付梓衣和赵瑾瑜毕竟没有官职,于是,他们在宫女的引导下坐在了靠近门边的末席上。

  殿内俱是年轻的男男女女,锦衣华服,看到赵瑾瑜一身青白布衣走进来的时候,室内的喧嚣骤然小了点,有不认识的都在交头接耳的打听这是谁。

  不多时,帝后牵着手进入大殿,坐在高台宝座之上,众人起身相迎,皆跪拜,三称万岁。

  皇帝李僖抬手示意平身,众人起身。他又笑着跟旁边的大太监田令孜说了句什么。

  田令孜微笑回应,走上前来用尖细的嗓子高喊:“开~宴~”

  两侧的宫女身着桃色衣衫,佩戴喜庆的红色飘带装饰,鱼贯而出,手里端着酒食,给众宾客布置席面。

  付梓衣端起金酒杯,将上面的花纹指给赵瑾瑜看:“娘子我画的酒杯,怎么样?好看吗?”

  金子的光芒被殿内火盆的红光,烛火的暖光交相映射,在酒杯的杯沿滚动着,拉出好长的星芒,催眠人的心魂。

  赵瑾瑜笑了一下,看着转动的酒杯上繁复精美的花纹,揶揄地笑道:“画的是好看,可是更多的功劳是工匠的吧?”

  付梓衣心里知道这是实话,但还是不服气,她用手指摩挲了下上面光滑圆润的纹路触感:“工匠也是我添妆成囍的工匠,都是我慧眼识才选来的,自然功劳也是我的。”

  赵瑾瑜笑着在案几后面偷偷的揽着她的腰,亲昵的说:“是,都是你的。为夫也是你的,我错了。”

  付梓衣顺了气,开心地笑了。指着大殿中央的歌姬兴奋道:“看,是婉婉。”

  柳婉婉赤着一双玉足,踩在巨大的牛皮鼓面之上。一身宽大的白色外袍,衣袖大的几乎贴在地上,素白简约的在这辉煌的大殿上显的不像话。但是她头上一把金色镶宝石的头梳插在正中的发髻上,飞天的双环髻上红绳金豆却甚是夺目喜庆。

  她站在正中,维持一个委婉的姿势不变,鼓下两排二十多人的舞姬环成一圈,缓步慢行,舞姿如柔软的藤蔓。

  沁钟三阶响起,鼓声追随应和,咚咚搏动。

  殿内嘈杂的声音静了下来。

  柳婉婉开口唱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声音婉转,缠绵悱恻,但是生生入耳,高沛绕梁。

  她一边唱,一边轻缓地挥舞着宽大的袖子。

  一身白衣,再配上她清灵的嗓音,更像是不可亵渎的神女一般纯洁无垢。赵瑾瑜听着,感叹道:“不愧是甲曲花魁,论这歌声世间少有了。”

  付梓衣酸了一下,道:“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下,我跟她很熟呢,不只歌声好,私下里还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