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娘子万福

青紫的指印

大娘子万福 甭加慧 1058 2019-11-28 20:05:00

  付梓衣上前道:“我听说,但凡是超凡的工匠,都是极热爱自己这门手艺,才能将自己的心血,灵魂,注入做成的器物中,使人爱不释手,流传百世。以严工匠的名头,必然也是爱的,如果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何必强迫自己去打铁呢?”

  严老头停了自己手里的活,沉重的吁了一口气:“样画呢?拿来我看看。”

  付梓衣赶紧将画从怀里掏出来递给他。

  严老头看了画,眯着眼睛问:“你这是什么?只有正面,背面呢?每片尺寸多少?厚度多少?都没有让人怎么做?”

  付梓衣从没有做过这些,哪里知道,结结巴巴的说:“这个……这个不是工匠看着考虑的事吗?”

  严老头眼看就要发飙,繁翠赶紧说:“严工匠,你忘了,我们是选工匠留的活儿,就是看各位依凭自己的经验,能发挥成什么样。所以尺寸什么没有细明。这个是金银分量,您看着办就行。”

  繁翠将手里的小布包递给他。

  严老头熄了火气,反而有兴趣起来:“这不错,看着同样的东西,我做出来定然比别人强,你放心吧,十天后来取。”

  等待的这几天,付梓衣和柳婉婉都过的胆战心惊,柳婉婉因为瞒着鸨母将楼里的财产送出去,又挨了一顿针扎。疼的撕心裂肺还得抓紧练自己的曲技,练舞姿,练姿态。

  付梓衣则每日去严老头那里,拉煤生火打下手,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精疲力尽,再将自己收拾干净,回到姨母家还得装作自己去街上玩了,讲一些事情哄她开心。

  但当严工匠将那精美的头簪递给她的时候,一切都值了。

  火树银花,月宫仙桂,不过如此。付梓衣拉着自己的袖子哭了。

  严老头感慨的说:“女娃娃,也难为你了,本来十指不沾阳春水,这几天弄得自己满手的血泡。这头簪画的不错,颇有灵性,比那些不明所以的俗物强,拿去吧,不收你钱。”

  付梓衣惊讶的看着他:“你知道我是女娃?”

  “老汉我又不瞎。”

  “那你知道我……我……”

  “我是看你的这头簪画的不错,手痒了,自己想做来试试。至于其他,我没抱什么希望。”

  付梓衣哭的稀里哗啦:“我真的是太命好了,碰见的人都愿意帮我,严工匠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的。”

  后来,柳婉婉戴着头簪顺利登台,以清冷矜贵的面容和妩媚撩人的姿态反差,当然还有那天上人间少有的歌声,降服了一众男人的心,连其他女人也自叹不如,成功获得了第一。顺便也以天价拍卖了自己的初夜。

  而付梓衣也从柳婉婉那里,获得了自己第一份定契。

  柳婉婉从冷清的后院,搬进了云兮楼最华丽最大的房间,屋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金银珠宝。连鸨母也陪着笑脸,恭维着她。

  她说的没错,她终于成了众星捧月的那一个。

  可是付梓衣看着手里沉甸甸的金银,心情却有些沉重:“婉婉……你……你……还好吗?”

  她偷瞄了一眼柳婉婉雪白的肩膀上青紫的指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