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一章 世间永生花

众生令 陆芷安 2007 2019-11-22 15:35:03

  长德三十年

  渭水云水榭,长风亭。

  亭下是逶迤迢迢的烛光,吹来的风都染上了香烛的味道。长风亭眺望而下整个云水榭的辉煌灯火都尽收眼底。

  好一个气派的骠骑将军府。哪怕已经没落十数年,仍旧是旁人遥望不及的府邸。

  姜翊脸上覆着一层轻纱,站在亭子中一动不动,风吹起她的衣袂,也扬起久违的人世烟尘味道。将军府的灯烛用的都是桂花油,行走坐立间人也会染上桂花香气,像是花海而来。可是这个时候闻道这个味道,自以为油尽灯枯的心好像又猛烈地跳动起来,几乎跳出胸口。

  一别十年,她的面庞却一别无二。倒不是什么驻颜之类的秘术,实在是她这一别多年而去的地方有些特殊。

  天地玄黄,地下之泉,谓,黄泉矣。

  十年听上去似乎很长,可姜翊却没在这云水榭发现一丝一毫与之前不同的景象,仿佛昨日这里还是她生长了十几年的阁楼,是她一心一意要护着的那个家。

  姜翊想到这里,跳着坐上长风亭的栏杆,脚勾住下头的柱台,整个人仿佛不倒翁一般坐在极窄的杆子上。若是被人看见了,必然先是惊叫,又要骂她不守规矩。

  可是谁如今会骂她?

  就算生前,也没什么人敢骂她的。

  没错,生前。

  姜家独女姜翊姜念予,已经香消玉殒足足十年了。她死的惨烈,死的悲愤,死的决绝。以至于这么多年旁人提起她的名字皆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这些年姜翊也隐隐听到了一些传闻,说有人在哪里哪里见到了自己,容颜破碎,笑声诡谲。偏偏大家还信的不得了。

  姜翊对此无奈得很,她死的早,以至于大家仿佛都忘掉了,在她死去的十七岁之前,还是将军家的明珠,以爱笑爱娇闻名天下,像是一朵,永远也开不败的花。

  可世间永生花,唯有假的花。

  世人皆道姜家大小姐“一把好牌打的稀烂”,却不知她身为握牌的人下至黄泉也不觉得自己行差步错。戏文里那些重生之人,若非有泼天的冤屈,便是不世的恩仇。相比起人家而言,自己简直是一只直立行走的锦鲤,可惜自己千方百计跳上了岸,谁也怨怼不得。

  哪怕再重生上一百来次,也不一定能把自己那些糟心事搞清楚。

  她当年死了之后,厉鬼招生办来询问她要不要做厉鬼,报复生前的仇人,她一概装作听不懂,因为她既成不了厉鬼,也没什么仇人要报复。只想好好熬过十年之期,轮回转世把过去全部翻篇。这十几年她也不知自己在哪儿,似乎是黄泉的源头,可怜巴巴蹲了十多年才熬得孟婆的一碗汤,正打算一饮而尽的时候有个小鬼扯着她的胳膊把汤碗摔了,把她拽回人世间,醒过来,就活过来了。

  荒唐吧。

  这段话姜翊自觉跟谁说谁都不会信,黄泉原来是个这么讲究随机的地方。

  不过。

  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这是姜翊发现自己活过来的时候第一个想法。

  “大胆!何人夜半潜入将军府!”有个苍老的声音在亭子背后乍然响起,像是锣鼓沙哑的破鸣。姜翊一个腿软差点从长风亭掉下去,不由地捂住心口,默念一句差点又要被厉鬼招生办烦一次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许多影卫将她团团围住,他们寄影而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却比寻常人的速度快上许多倍。他们手中的长矛都快要戳到姜翊的眼睛了,姜翊不得不把手牢牢攥住栏杆,将身子微微后倾一些避开他们的长矛。

  “你是何人?”一个从容的男声自众影卫身后缓缓走出,身姿挺拔,英气逼人,没有笑容,整张脸显得甚是严肃,也有些沧桑之气。姜翊忽然眼睛一热,这正是姜家庶长子姜韶,也是将军府如今的管家人,“可知闯入一品将军府是什么罪过?”

  姜翊刚准备说话,只听见姜韶身后又传来一个娇媚无骨的声音:“兄长啊……”

  她心一凉。

  姜韶转过脸去看那女子,平静地说:“夜深了,你来做什么?”

  那张让她此生不能忘掉的脸依旧如一朵芙蓉,带着志得意满的娇媚笑容,披着一件大氅,纤纤柔夷拢着一个小小的暖炉,仍是弱不经风,却不再是从前楚楚可怜的样子了:“父亲重病,府中不可有事惊扰,若有什么大事,还是赶紧解决了的好。”

  她语气还是柔柔的,说的却是这般狠厉的话,连眼神里也尽是狠厉之意。姜翊恍惚间觉得,十年前的自己,是不是也是这幅模样。

  掌事之人,是不是最后都会落得这个样子。

  姜翊忍不住开口道:“姜梦离,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她转过脸,看向姜韶,“如今这影卫,倒听哥哥你的话了?”

  几乎是一瞬间,身边那些影卫快速地后退一步,“哗啦哗啦”长矛落地的声音,那群影卫跪倒在地,更像是一群黑夜中的魅影,附在地面上。

  “多谢你们还记得我啊。”姜翊坐在栏杆上,衣袂长发被被风吹起,像是一道高高的,乌黑却高贵的旌旗,“不过我自己家里的人,仿佛都认不出我来了。”

  她清楚的听见了面前两个人喉咙里的凝滞,被人扼喉才会有的声音,他们二人从方才相对说话的模样僵硬地转动脖子看着姜翊,却依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如同两个被忽然摄取魂魄的傀儡,只是茫然地看着,做不出任何反应。

  姜梦离率先反应过来:“你是,你是……姜翊?”

  姜韶忽然伸手,似乎想要把她脸上的纱扯下来。可是他的手一直在抖,半天还没有碰到姜翊脸上的薄纱,姜翊低了低头,避开了姜韶的手:“会弄坏发髻的,没人替我梳头发,我自己可要梳好久!哥哥别给我弄乱了。要不……”她伸手缓缓去摸自己的头发上系着的丝带,“我自己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