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四章 大祸临头

众生令 陆芷安 2365 2019-11-23 13:59:22

  十三年前

  长德十七年夏

  “听说,金陵城的苏忌苏公子要来向姜大小姐提亲了!”

  “这个时候来渭水,苏家胆子可真大!”

  溪亭日暮作为渭水城内最为繁盛一家酒肆,尽是觥筹交错的杂声混着酒菜香气,以及高扬的男声,朗阔的笑声,不安的问询,交叠成凡俗寻常的群像。

  外头的大雾已经连着三日未散,车马难行,亭台楼阁皆湮灭在这大雾茫茫之中。与室内的喧闹景象相撞,反倒显得不那么要紧。

  “这个时候来渭水怎么了?”

  “你没听说吗?众生令又要现世了!斥鬼门必会循迹而来,这么多年,哪次他们为争夺众生令不是屠城之患?渭水要大乱,天下要大乱了!”

  “众生令,不就是那个传闻是属于那个被灭的于阗国尉迟氏的信物吗!尉迟骄都被挫骨扬灰了,哪里还有那般了不起?都七年了,不是一点生息都没了吗?”

  就算明日天崩地裂,今日酒肆中的少年也是要喝酒游戏的,一群少年正一边喝着酒一边划着拳,其中一个少年甚至站在凳子上,挽着袖子,大声吵嚷接话着:“大乱!乱才好呢!乱世出英豪!也给咱们些许机会不是!”

  另一个少年接话:“高兄好志气!”语气不乏讥讽,“必得来日投军,以身报国才来得痛快。”

  “我若有志,必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让这渭水都为我摇一摇!若说投军……呵,也不过就是咱们那位木头将军,只知打仗,不问功名,早就沦为天下笑柄了!”

  “你说的可是姜大将军?”有一个少年接话,“我怎么听说,他极有可能是众生令之主?之所以不问功名,是怕树大招风……”

  “众生令之主?”站在凳子上的少年骄狂一笑,“他不过就是个只知杀伐搏命的陛下走狗罢了!我根本不怕他!”他睥睨众人,忽然开口道,“我知道众生令之主是谁!”

  众人愣了一下之后收敛了一直的玩笑姿态,纷纷围上来,等待他的回答。方才坐在别处的客人闻声也迅速靠拢,一时间将他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是谁?”

  那少年颇为自得大家给他营造的众星捧月一般的架势,微微弯腰:“我。”

  众人闻声,哄然大笑。

  “你是众生令之主,我还是众生令之主呢!”有人一边摇着头一边嘲笑道,“真是为了出风头什么瞎话都敢说!你把我们都当成傻子不成!”

  高姓少年被嘲得急了,伸手就拿过桌上摆着的一把佩剑,众人不解他要做什么,纷纷后退几步,给他空出一大片空间。

  “我说瞎话?”他扬起刀,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瞬间什么金色的液体循着他的手臂留下来,滴落在地上,像是流动融化的金子,耀眼也令人惊惶。

  原本坐着的人纷纷起身,指着地上的液体喝到:“他的血是金色的!”

  “只有众生令之主的血才是金色!”

  “他真的是众生令之主!”

  人声鼎沸,更多人想要涌近些看到具体情状,人群中挤来挤去的时候像是没有生命的提线木偶,动作整齐仿佛有所设定。他们吃惊,惶恐,好奇,怀疑的声音交杂在一起。也像是肥硕无首的飞蛾朝火焰集聚而去,聒噪又无谓的面面相觑。

  不知什么时候,原本酒肆柜台后的黄衣女子悄悄地退出了酒肆,奔跑在一片暮色之中的街巷上。

  残阳如泼血,侵浸入渭水的每一寸没有遮挡住的地方,浓雾渐渐消散其中,被染成与暮光一模一样的颜色。

  清脆的叩门声押着韵,急急的响了数声,混着女子慌乱又带着些许激动的声音:“禀告大小姐,出事了!”

  有人来应门,穿着一席青衣的女子面容清秀,声音稳重:“大小姐用晚膳呢,有什么事进来一边吃一边说。”

  暮色旖旎,最终随着黄衣少女消失在巷尾的某家高门府邸的后门也消融在她的衣角,整个渭水彻底浸入不见天日的暗夜之中。

  黄衣女子站在门外,对着门内的一字一句地禀报刚才的事情的始末。她说的很快,语气慌乱,像是大乱临头一般。

  夏夜微风拂过,屋下悬着的风铃微微响动,清脆悦耳。

  方才引她进来的青衣女子手中执着火折子,将廊上的火烛点燃了,火折子的松香混着硫磺甚是好闻,青衣女子忍不住凑近去闻指间的味道,嘴角噙着微微笑意,漫不经心地往阁内望去。

  她们听见阁内的女声,轻快,甚至带着些许笑意,听声音似乎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声音像是琳琅首饰相撞时发出的声音同样清脆:“大祸临头?谁要大祸临头了?”

  渭水高宅,一夜之间,满门被灭,血流成河。

  夜色如泼墨,每一件血腥,残忍,阴险,罪恶之事皆能借一把夜色清洗干净。所有人都可得新生,仿佛刀上从没沾过无辜之人的血。

  而事情的真相,由偶然途经的路人口述,用已经呆滞的眼神牢牢盯着自家屋顶,最终捂着耳朵,大喊出声:“斥鬼门!我看见了!是斥鬼门!”

  有甲胄官兵腰间斜挎着⻓剑,匆匆往将军府夜奔而去。

  他们站在将军府⻔口,⾯对着⻔口站着的⼩姑娘,被夜色隐去了了⼀⼤半的容貌,却依旧不敢直视,只敢垂着头⼩心翼翼地将此事逐字逐句地禀告。

  “可否,请姑娘转告将军?”飞扬的嗓⾳,烛火照亮女子微微上挑的嘴角嘴⻆,是隐不不住的调侃之意:“⾦陵城的苏公⼦子就要来了,将军正忙着主办家宴一事。灭门?渭水尚有知州令尹,这样的泼天大案你叫将军一个武官去管?是你疯了还是怎么?”

  那官兵愣了愣,没有料到她的刁难:“在下并无此意,此事乃是赵令尹吩咐的,此事事关斥鬼门,若无将军坐镇……怕是……”

  “斥鬼门。”女子仍旧站在门口,重复了一遍,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果然了,你们搞不定的人才会想起将军来。‘若无将军坐镇’这话说的真好,可谁不知道你们背后是怎么议论将军议论姜家的?得罪人,有危险,有麻烦的事情你们赵令尹才会想起将军来。那就麻烦你回去回了他,将军睡下了。”

  那官兵身后的另一个官兵鼓起勇气:“赵令尹管辖整个渭水,包括姜家!姑娘还是不要抗命了,误了事!难道是你能担得起吗?你说不可惊扰就不可惊扰了?你又是谁?”

  前头站着的官兵又是一抖,侧过身想要制止他,却听见那女子笑容狡黠,眼神灵动:“太后娘娘都没说过姜家我说了不算,既然你那么觉得,那你就去问问太后娘娘吧。”

  门在他们面前砰然合上,领头的人抑制不住地浑身发抖,其他一干人面面相觑间,一个粗糙的声音:“不管她是谁!怎敢这般骄横无礼胡搅蛮缠!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住口吧!”领头的人回头,怒瞪着他们,“那位是姜家大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