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五章 斥鬼门

众生令 陆芷安 2046 2019-11-23 14:02:15

  天下人皆尽道渭水骠骑将军府有样绝世珍宝,便是他们家那位盛宠一身的大小姐,十四岁的年纪长得极水灵可爱,笑起来的时候像个小太阳。可怜她小小年纪没了母亲,却好在被将军视作掌上明珠。虽然娇宠任性了一些,可深得太后和各位高门贵妇的喜爱,跟宫中的长公主也自幼熟识相结为友。

  而她平生有三爱,尤其被人津津乐道。

  一爱吃,流水席美味珍馐浮水而来,姜家姑娘从头吃到尾绝不抬头。

  二爱笑,天底下可乐事不可乐事她总能以笑相对嫣然无方。

  三爱金陵公子苏忌,为了他,可以将前两大爱皆抛诸脑后,可谓,最爱。

  姜家姑娘有些委屈地想,至少她被太后指婚的时候,那个人还不是名动天下的公子苏忌。他不过是个早慧的少年,在金殿之上朗朗成诵,初露锋芒。谁能想到短短七年之后,他成了整个金陵城的楷模,成为整个天下女子喜爱的少年。别的少年学塾打闹的年纪,他却因博览群书,精通六乐,开口能诵而名声大作。世人都说,他是会名留青史,与嵇叔夜一较高下之旷世之人。

  众人皆道,谁能嫁给他,必是攒了几辈子的福报。所以这些年姜家大小姐走到哪里都像是一个浓墨加粗的“福”字,也像是会直立行走的锦鲤。大家都都道她是金陵苏公子的未婚妻子,以至于都快要忘了她原本的名字。

  姜家大小姐单字一个翊。

  想来将军给她起名字的时候,必是没预料道自己生了好几个儿子,偏偏只有这一个女儿。若是早早预料到,必然起个‘雪’‘琴’‘柔’之类听起来便袅娜纤巧的名字。

  当将军懊恼般的跟姜翊说起此事,姜翊急忙将滚烫的茶水吞下去,喉咙像是着了火一般痛:“女儿还是翊这个字好!气派!”

  将军:……

  母亲是郡主,父亲是将军,未婚夫是世家第一公子,背后靠山是太后,至交好友乃是公主,让天下女子恨得牙痒痒的姜家姑娘多年来牢牢占据大梁第一关系户的位置,无可动摇。

  姜翊打发走了赵令尹派人的士兵之后,走回到姜家前厅,一路烛火照耀如白昼,灯油的桂花香气与风一齐袭来。吹起她的鬓发,她的眉梢眼角像是一朵升腾起的烟花,所有人皆可预测到她即将到来的绽放之姿。

  夏夜的风有些燥热,她左手中的绫罗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像是一张缓慢开合的眼睛,终于慢慢走到如云厅正厅,朝着上座的将军笑了笑:“他们已经被打发走了。”

  未着戎装的姜闻道全然没有姜翊说的半点“睡下了”的样子,他身上仍是习武之人的英烈之气,只是此时多了一些温和之色,闻言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念予,做得好。”

  姜翊乖巧知礼地行了一礼:“女儿不敢当。”她扬起笑脸来,“爹爹看起来,甚是担忧。”

  姜闻道顿了顿:“重重咳嗽了一声:“陛下……本就对姜家有疑心,所以我们行事必要谨慎!尤其事关众生令与斥鬼门之事,我们,便是一丝都不可沾染……念予,你可明白?”

  姜翊继续摇着扇子,全然不在意地接口道:“事关众生令,爹爹真的以为,是我们想要不沾染就可以不沾染的吗?”

  外头忽然闪过一道闪电,映的天宇生辉,随即淹没在天际,仿佛从没出现过一般。盛夏的天竟是这般荒谬可变,前一秒尚是烈日炎炎,下一瞬便是惊雷闪电。

  雷声自远处而来,重叠交错,震耳欲聋。

  姜翊还没回味过来什么,大雨便倾盆而下,带着吞噬万物的浩荡气势。

  姜翊想,若世间真有预示。

  这或许也意味着什么。

  比如,预示着,天下大乱。

  距离高家灭门已经过去了足足十日,官府没有一丝进展,反倒是酒肆茶楼之中各个都是知内情者,大肆宣扬着众生令与斥鬼门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及高家被灭门的惨状。

  “听说那个什么众生令和它的主人隐世多年,无人知道它的下落。怎么人人皆惊畏它至此?”

  “七年无声息,是因为有蛰伏之期,一旦现时,举世震惊,所有修灵之人皆会有所感应羁绊,绝非是凡俗之物!众生令可是召唤出秘卫的上古神器!听说那群秘卫是一群怪物,人形人貌却不会受伤也不会死掉,足够改换江山,另定乾坤!”茶肆中听书的人群里有的忍不住了,拍案而起,却被众人用瓜子果皮砸得重新跌坐原地。

  “这这么厉害?那为什么每一任众生令之主就跟做贼一样,根本不敢宣扬,都多少年了,谁知道众生令之主是谁?”

  “哎,还不是因为斥鬼门吗!”

  众生令之主多年来之所以不敢拿现身露面,就是因为斥鬼门。

  斥鬼门虽为江湖帮派,门下弟子众多,自恃凌驾众生,借着保卫大梁的名义,多年来一直在追寻众生令的线索。因着动辄大开杀戒,所到之处诸神震怒,所以,它这个“斥鬼”的名号,倒是旁人起的诨名。

  高家一门的性命,都折在斥鬼门之手,他们的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倒比众生令更令人望而生畏。

  自然了,为此不满的人很多,想要挑战斥鬼门的人,就像想要挑战众生令之主的人一样多,最终的结局无外乎,就是还没来得及发起挑战就被大多数人劝诫压制下去,手法大致就是与瓜子果皮的投掷类似。看来天下就是放大了数百倍的茶肆,总有人要发出不同的声音。然后被更多人压制下去。

  角落里一席黑衣的斗笠少年忽然发出一声讥嘲般的笑声:“斥鬼门这般嚣张,却没人制得住?朝廷也不管,到底是抓不着,还是……斥鬼门根本就是上头那些人放出来的狗,替他们咬人呢?”

  众人伸手去桌上掏瓜子果皮,发现刚刚都扔没了,于是纷纷把脚上的鞋脱下来朝那黑衣斗笠扔去,却发现方才那戏谑声音尚未落地,少年早已不见踪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