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十章 四处皆是围墙

众生令 陆芷安 2161 2019-11-27 19:11:12

  若说柔情似水的姜梦离是姜翊最大的敌人,那这位容二公子,想来就是苏忌最大的敌人了吧。同样尊贵的出身,荣耀的家室。还有,出众的天赋。

  姜翊慢慢后退了一步,想着若是他问起自己掌心血的缘由或是自己的身份,要不要装傻充愣先含糊过去,不过很快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平昌王府远在金陵。这个时候容二公子现身渭水,总不能只是为了来翻一次姜家的墙吧?既然他来了,就必然是有什么事情与姜家有关,她身为姜家嫡女,难道还能一辈子躲着这位二公子不见不成?

  “请问容公子,作客姜家,不从正门入,反而翻墙,这是什么道理?”

  容迟笑了笑,走近了一步。带着有些微妙的不屑之意:“那敢问这位姑娘,姜家的正门在哪儿啊?”

  嚣张,真是太嚣张了。

  姜翊的心猛跳了两下,眼前这个眉梢眼角带着飞扬桀骜的少年,不亏是平昌王家那位惊世绝艳的混世魔头。若说方才心里尚有一缕疑虑,此时一点没有了,没有拜帖,径自入内,看着自己这幅样子一点都不打算刨根问底,在将军府来去自如还敢通报姓名的,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姜翊深吸了一口气,用平静的目光与他对峙:“四处皆是围墙,自然四处,都是容二公子的正门了。”

  -------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姜翊回到歇云阁便如是劫后余生一般重复了几句,看见桌上的茶杯便端起饮了好几大口。

  端着食盒方探望姜竟回来的雀雀在一旁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和她掌心的伤口:“怎么受伤了?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姜翊拼尽全力将那口水咽下去,不知是该先讲被刺杀之事,还是该先讲容迟之事,索性道,“先包扎换衣裳吧,我们已经要迟了。”

  雀雀盯着她的伤口,稍微有些不安道:“是陆吾救了大小姐吗?”

  姜翊安慰般地笑了笑,“若没有他,我怕也没命了。不愧是母亲最信任的人,我真想给他送送礼表彰一下。”

  “这是他的本分,不必如此。”雀雀拍了一下姜翊的头,端着药膏,坐在姜翊身侧小心给她上药,“可是遭到什么人暗算了吗?”

  “暗算还好。”姜翊忽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次可是暗杀了。”

  “哐当”雀雀手中的额药膏罐子一松,跌落到地上,她惊魂未定地抬起眼来,眼眸漆黑如墨,此时染上一丝带血的怒意,“她们竟敢如此猖狂!”

  姜翊撇了撇嘴:“渭水正乱,我这个时候不明不白丧了命,正好推给斥鬼门。她们的手干干净净,装模作样哭上两句,明日便高高兴兴大摆宴席。我跟高家,又有什么两样?”

  雀雀继续慢慢地给姜翊上药,轻轻吹了吹她的伤口,不反驳也不安慰姜翊:“那小姐打算怎么办呢?”

  姜翊看着雀雀的头顶:“我没想好。”没等雀雀问她,她便率先回答,“只有姜梦离知道我在无人的时候会抄小径,她方才来找我大概是为了确定我是从歇云阁出发,应该就是她们母女。”

  “可要告诉将军?”

  “我手中并无实证,甚至也没出什么大事,别说她们母女俩一向的柔弱手段,便是哭上几声,我也头皮发麻,何况是父亲。”

  “就这么过去了?”雀雀虽是问询的语气,可是也无多少质疑,像是早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

  “倒也不是。”姜翊收回包扎好的手,有些撒娇般的笑起来,“现在是我有麻烦了,好雀雀,我和陆吾被人瞧见了。”

  雀雀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浑身毛都炸了起来一般,在一瞬间眼神陡然发亮。

  姜翊浑身一颤:“那个……不是……不是姜家的人。”

  雀雀稍微冷静了一下,不过仍旧瞪着一双眼睛:“是谁?”

  “平昌王的二公子,容迟。”

  雀雀倒吸了一口凉气,瞬间把手一摊,药膏扔在桌子上,像是失去了牵引的提线木偶。

  “不过他真的有点意思,也没问我到底是谁!”姜翊靠近了一些拉雀雀,带着不怀好意的笑:“雀,好雀雀……快给我想套说辞,下次见着容迟可以含混过去就好。”

  雀雀歪着脖子道,恹恹道:“你杀了我算了。”

  “我说我跟陆吾是青梅竹马,他出身低微,父亲不允,我俩计划私奔成不成?”

  “好啊。”雀雀冷哼了一声,略未不屑转过脸来看着姜翊,“苏忌不用管了是不是?”

  姜翊:“……雀雀你真会开玩笑。”

  ——————

  “苏公子。”姜梦离一袭青衣,像是一支照水的青莲,亭亭玉立,站在一席白衣的苏忌身后,苏忌正被姜辽,姜遥几个文侧夫人的儿子和凉山公的独子顾德宗站在一处说话。

  姜梦离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言道:“听闻苏公子要来姜家小住,梦离高兴的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苏忌听到姜梦离的声音,转过身来,姜梦离不由地垂下眼不敢看他。直到听见苏忌一句:“表小姐安好。”她才壮着胆子抬起头来,苏忌的眼睛如星辰一般,能驱散一切邪祟鬼魅的神采,哪怕神色冷冽平静,可依旧冠绝世人。

  姜辽一贯爱起哄调侃,率先说了一句:“哟……真是……诶,梦离,念予呢?苏公子来了,她怎么迟迟不露面,该不会是害羞吧?”

  “梦离刚去催过姐姐。”姜梦离垂着头,看不清楚神色,“姐姐想来还在梳妆吧?”

  顾德宗疏阔地笑起来:“还是得未婚夫婿来了,才能听到姜翊这丫头梳妆的消息。”他跟姜辽姜遥交换了一下眼神,“真是女为悦己者容。我平日来怎么没这待遇?”

  “休得胡言。”苏忌带着一些少年人被人戏谑时带着的仓皇,可只是瞬间,他便调整好了自己轻微的失态,缓慢道,“宴席已经开始了,诸位还不入席吗?”

  众人依旧交换着眼神。姜翊思慕苏忌是真,可苏忌对姜翊,却不像是有什么心思的样子。姜辽和姜遥素日不算与姜翊亲近,可到底是自己家的家姐,眼看这位苏公子未曾将她放在心上,不由有些黯然更有些为姜翊抱屈。彼此交换眼神的时候,姜梦离又柔柔弱弱地笑起来:“那我引苏公子入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