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十三章 何为取舍

众生令 陆芷安 2258 2019-11-30 19:12:14

  姜闻道听见姜翊的话,深感欣慰地拍了拍她的头,很快略略正色:“圣旨刚到,说江西有叛乱,要我今夜出发,去平乱。爹爹走后,后府之事,虽一贯有文夫人处置,你也要操心了。你大哥执掌前府,只是前府后院一贯难分,若他有什么事犹豫不决,你也可端一断嫡女的架子,处置一二。”

  姜翊微微一愣:“这个时候,平叛?”她皱起眉,“父亲,陛下当真疑心你是那什么之主是不是?”

  “这个时候将我调离,陛下想来的确是起了试探之意。”姜闻道叹了口气,“若我此去,众生令在江西现世,只怕陛下会深信我便是众生令之主了,下一步,向来就是下令诛杀……咱们这位陛下啊……”他的话没有说完,姜翊却明白。

  姜翊垂下眼:“女儿只是担心,父亲此去,渭水大乱,姜家不得保全。”她轻轻晃了晃姜闻道的手臂,“这些都是瞎操心,女儿只管全力守着姜家,爹爹平叛,一定要小心。”

  姜闻道伸手拍了拍姜翊的头:“念予,你不是小孩子了,身为嫡女,和旁人不同,很多时候你的行为才是姜家所为,明白了吗?”他的手落到姜翊肩膀上,“若是我此去,众生令之主现身姜家,你一定要想办法率先除掉他,以免斥鬼门灭门之患,明白吗?”

  姜翊不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笑容瞬间凝滞下来,松开了姜闻道的袖子。

  “父亲,威胁姜家安危的不是众生令,而是斥鬼门。”为了防止斥鬼门株连全家之祸,所以要赶在他们之前下手,除掉众生令之主。”

  姜翊垂下眼眸,微微扬起嘴角,抑制不住嘲笑之色:“父亲,虎毒不食子。”

  众生令的主人纵然在隐匿身份,但是绝对不可能,是姜闻道。他是战场杀伐之人,以命相搏交换来的功绩,若是有上古秘卫相帮,早不是如今一个三品武将的身份。

  除了他以外,姜家的每个人也有嫌疑,尤其是,嫡子姜竟,他出生那一日乃是众生令第一次现世渭水,引得天下震动。所以,姜闻道此言,就是针对姜竟。

  他说天子无情,难道自己不是更加无情?

  这些年姜闻道对姜竟的忌惮与忽视,姜翊再清楚不过。

  “凡事皆有轻重,为父只是做出取舍罢了。”

  姜闻道跟姜翊又交代了几句才走了,姜翊背过身,慢慢回到屋中,坐回自己的桌前,拨了拨盘中的餐食,深觉食不下咽:“父亲好大的决心。”

  雀雀不解地“啊”了一声,随即道:“你跟将军你提起庆云阁害你的事了吗?”

  “没有。”姜翊摇了摇头,“没有证据的事情,我张口几句话,却倾轧一对孤苦伶仃的母女俩吗?父亲不会信的。”她深深叹气,对雀雀说起方才姜闻道的话。

  雀雀的表情凝固了一瞬:“对将军而言,姜家表面的一团和气最要紧。谁坏了这水面,谁便要遭殃。且不说并无人能断定众生令在谁之手……单论这些话,这倒很像将军会做的事,这些年……不都是这样吗?”她叹气,“大小姐也习惯了吧。”

  “是呀。”姜翊抬起眼来,“雀雀也习惯了吧?”

  两个人一坐一站,脸上是一模一样的无可奈何,像是摘下同样一张矫饰面具后露出的,已经渐渐干涸的神情。

  夜深了,朝云阁的大门被人轻轻推开了一条小缝,年幼的姜竟有些警惕地自榻上坐起身来,正要叫人,却看见姜翊自这道小缝里溜了进来,不由地惊喜道:“姐……“‘

  他的话被一阵疾风般袭来的姜翊用手堵住了:“轻声轻声,夜深了,我不该出门的,你若不想害姐姐被罚就不要大声。”

  姜竟听话地点头,大眼睛扑棱扑楞,睫毛像是蛾子的翅膀一般。他不过七八岁的年级,瘦的像棵小豆芽一般,让姜翊一阵心疼:“你最近有没有乖乖吃饭?”

  “最近胃口有些差,偏他们一日三餐油腻地送过来,我实在有些吃不下。”姜竟小声道。

  “明知道你病了,还送油腻的饭菜来。”姜翊有些恨恨道,弯下腰去将放在床脚的食盒掀开,果然一股油腥气袭来,她忍不住踢了食盒一脚。那食盒掀翻在地,一股油腥气袭来,令人反胃。

  可是碍着姜竟什么都不懂,姜翊也不知如何跟他说这各种曲折,许久才伸出手,轻轻拨弄了一下姜竟的刘海,慢慢垂眼,“我给你带了一点粥,今后每日我都派人偷偷给你送些清粥小菜,除了我送的饭你都不要入口。”她看着掀翻在地的食盒,和地上的狼藉,还是叹息一声,弯下腰去清理狼藉。

  自己一时生气,可照顾姜竟的姑姑看到这些,想必又会责怪他不懂事胡闹掀翻食盒,就是闹到父亲那里也未必能给竟儿做什么主。父亲说男孩不可娇养,从不把竟儿的病弱放在心上,又何必再去听他一次教诲。

  姜翊更明白,父亲为什么不疼惜姜竟。

  姜竟听着她说话,忙不迭地点头:“姐姐一向最得爹爹喜欢,只要姐姐在,我什么都不怕。”

  姜翊弯着的腰不由僵了僵,然后恍若未闻地继续处理地上的食物:“念亲,你可知爹爹的喜欢并非轻易而举,也非生来就有。”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过你放心,姐姐一定能保得住咱们俩,拢得住父亲的喜欢。”

  “姐姐,你我虽有嫡生的身份,可父亲的庶出子有四个,姐姐是独女,而我只是父亲的五中之一罢了……”姜竟小心翼翼地说,“我听他们闲话说,文夫人在父亲跟前很是得脸,父亲要去江西平叛,也把我们交到她的手上。若是……她一旦扶正,姜家便有三个嫡子了。那我,还有什么要紧?”

  姜翊直起身来,愣了愣,姜竟才七岁,话说的这般流利,思维也超脱常人,实在是太过早慧,一时间她也不只是该开心还是难过:“你这小猴子,身子病了脑子还转得很快。念亲,是不是嫡子不要紧,就算他们没有嫡出的身份,一样皆是父亲的骨肉。这样的话你不要再说,也不可再提。何况,文氏掌家,利大于弊。”她顿了顿,“苏公子来了,你要好好跟他学学金陵的规矩,听到没有?”

  姜竟撇了撇嘴:“金陵城的规矩,姐姐你学就好了,我又不用嫁到金陵去。”

  姜翊有些羞涩,更又些好笑,伸手去弹姜竟的脑门。可她的手落在姜竟额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温柔地抚了抚他的头发,声音低不可闻,连姜竟都没太听清,她说的是:“长姐一定想办法保住你,你等一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