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十四章 奈何做贼

众生令 陆芷安 2028 2019-12-01 19:22:49

  姜闻道不喜欢幽暗之处,所以姜家的夜晚总是灯火如昼。姜翊从歇云阁出来半是小心半是鬼祟,怕别人发现自己偷偷前来探望探望姜竟。

  姜家生长不易,尤其是他们这对没了母亲的嫡生,稍不留心便寸步难行。她低着头,直到快到绕回长风亭也遇到什么人,终于松了口气,忍不住感慨一句:“我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背后忽然吹过一阵风,妖异的很,姜翊虽武不出众,到底也不是弱质女流,一个闪身便朝身后劈过去,被人捉住手腕堪堪拦在半空中,苏忌的白衣在夜里显得更为引人注目,之后便是他安静温和的嗓音,带着克制地极好的不悦:“苏忌唐突了。”

  “啊不是。”姜翊没料到会是苏忌,急忙收了手,低头行礼:“我没料到是苏公子,对不住,打到你了没?”没有听到苏忌的答话,姜翊有些讪讪道:“苏公子的修为在我之上百倍,自然不会被我伤着了。”她心里有些不安,不知苏忌这个时候出现在长风亭附近是做什么,更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自己那一声抱怨,又会作何感想。

  “府中似有异动,所以出来看看。”苏忌的声音自姜翊头顶传来,像是猜到了姜翊心中的疑惑。

  姜翊低垂着眼睫:“江西叛乱,父亲奉命前去平乱,方才应是安顿府中上下,清点渭城军,一贯是这样,公子不必忧心。只是父亲此行突然,有些内疚无法亲自招待公子在渭水之事了。”

  “无妨。”他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带着客气又疏远的笑意,“苏忌此来怕是要叨扰甚久,还望将军与姜大小姐不必持以待客之礼,对苏忌持驭下之规即可。”

  他这样说,姜翊也就这样一听,并不当真。他是太后一脉,沾了皇亲,姜家还没那个胆子敢伤了天家颜面,只是她不由地高兴地抬起头:“苏公子既然来了,便是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渭水风光正好,便是一直住着……”

  她有些忘乎所以,抬起眼的时候撞上苏忌带着笑意的眼眸,那笑容太好看,像是吹起波澜的湖面,也像是夜空中熠熠独明的两颗星。苏忌也没料到她忽然抬起头看自己,有些愣住,笑意很快消散在眼里。

  姜翊反应过来的时候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赶紧又低下头,不安地说了一句:“云水榭总是有地方住的。”

  “没想到将军如此诗情画意,云水榭这个名字,苏忌感慕不已。”

  “你觉得起的好吗?”姜翊盯着自己的足尖笑起来,“父亲军旅之人,怕是没什么闲情逸致罢,云水榭,与所有阁中名字,都是我起的。”她心里微微发涩,模糊道,“我的字,也是母亲起的。”

  “你的字是什么?”苏忌开口的瞬间便后悔了,开口问女子的字的确失礼唐突,好在姜翊是个没心思的人,只当他是好奇,随口皆道:“我的字是念予,母亲在我出生前就想好了的。”她仰起脸,盯着苏忌若刻的下巴,“我是不是也可以问一问公子的字?”

  苏忌的眸凉了一瞬:“知畏。”

  “食髓知味?”姜翊没有听清,不由地喃喃了一句,“公子的字起的真好!民以食为天!公主好厉害!”她抿了抿嘴,“你想吃排骨吗?我歇云阁的曹大厨做排骨最好吃了!”

  苏忌:“……”

  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不知是不是因为姜翊的解读也很有趣:“是吗?不过我怕是无缘一品了,我自小随母亲茹素。”

  姜翊愣了一下:“这样啊……”

  苏忌见她发愣,以为她在内疚自己不知他这个习惯,正打算出声安慰,却听见姜翊声音有些抖,有些委屈:“那公主府是每个人都要茹素吗?那个…我以后……也要吗?”

  苏忌感觉什么东西在喉咙出卡了一下,引得他咳嗽了起来,随即他笑起来:“怕是要的,委屈你了啊。”

  姜翊想,他大概是真的心情还不错,看上去像个神采奕奕的少年郎,连说话都带着愉悦的尾音,可是转念就开始后悔,这几天为什么为了迎接苏忌而刻意克制少吃了好几顿晚膳。如今真是吃一顿少一顿,等不及想回去让雀雀备宵夜。

  “不好了不好了!”有婢女尖锐的声音几乎划破夜空的所有寂静,也打破了姜翊的故作平静和她和苏忌之间前所未有的安宁气氛,“有死人!”

  -------------

  姜翊哆嗦了一下,瞬间就想到了白日里被陆吾杀掉的那三个人。陆吾行事虽然妥帖,可今日家宴处处都是人,他便是通天之能,也不能再众目睽睽下将那尸体处置无痕。

  姜翊伸手掩住口,强压住心中的不安,偷偷瞄了苏忌一眼,看着他的脸色也有些僵硬,心中不由地可怜他,打架,叛乱,死人,这第一日来姜家他的体验可谓精彩纷呈,怕是这辈子听到“渭水”两个字都难受。

  “我去瞧瞧。”姜翊行了个礼,抬起眼看苏忌:“公子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今夜怕是没得太平了。”

  “你也要去?”苏忌有些仓促地开口,忽然意识到自己干涉了姜家家事,“那你小心。”

  姜翊认真地点头。

  姜翊一入姜家正厅,看见姜闻道的妾室文氏正坐在主厅的正座,她虽是侧室,这些年一贯掌家,穿戴华丽颇有主母之风。柳眉入鬓,红唇若染,倒是看不出生养三个孩子的辛苦,也足见她在姜家的待遇。

  姜翊给文氏行了个礼。

  厅中气氛有些沉寂,一屋子的烛火将厅里照的不见幽暗,可却因着风势忽明忽暗,平白照的屋子鬼魅幽异起来。

  文氏看见姜翊倒是吃了一惊:“念予怎么来了?怕你们孩子们害怕,我还只命人叫了韶儿和姜辽姜遥来。”

  姜翊在姜韶身边的位子上坐下,勉强笑着说:“夫人身边的芙蓉姑姑一路呼喝,我自然是听到了,想到父亲说,要我协理夫人处理内府之事,便顾不得害怕匆匆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