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十五章 荷花池之殃

众生令 陆芷安 2155 2019-12-02 19:09:45

  姜翊一入姜家正厅,看见姜闻道的妾室文氏正坐在主厅的正座,她虽是侧室,这些年一贯掌家,穿戴华丽颇有主母之风。柳眉入鬓,红唇若染,倒是看不出生养三个孩子的辛苦,也足见她在姜家的待遇。

  姜翊给文氏行了个礼。

  厅中气氛有些沉寂,一屋子的烛火将厅里照的不见幽暗,可却因着风势忽明忽暗,平白照的屋子鬼魅幽异起来。

  文氏看见姜翊倒是吃了一惊:“念予怎么来了?怕你们孩子们害怕,我还只命人叫了韶儿和姜辽姜遥来。”

  姜翊在姜韶身边的位子上坐下,勉强笑着说:“夫人身边的芙蓉姑姑一路呼喝,我自然是听到了,想到父亲说,要我协理夫人处理内府之事,便顾不得害怕匆匆来了。”

  “你来也好,许多事,大家可以一起拿个主意。”文夫人点了点头,不过一会,楚夫人带着她已经刚满十四的儿子姜辽来了,就连姜梦离和她那个羸弱的母亲竟然也来了。

  做贼心虚。

  姜翊捧着热茶,心底却一片冰凉连喝了好几口也没能将五脏六腑暖过来。

  “你们来干什么?”不比对姜翊的礼遇有加,文氏对楚氏和姜梦离母女可没有那么好的脸色,几乎压抑不住脸上的不耐烦。

  楚氏率先解释道:“方才她母女正在我那里喝茶,正逢姐姐差人来请,我想着都是一家人,又是人命之事,多个人拿主意也好。”

  “这样的大事,难道多条舌头就多条路吗?”文氏皱起眉头来,姜韶适时地咳嗽了一声:“夫人,还是说正事吧。”

  “好。”文夫人敲了敲桌子,身边的芙蓉姑姑站出来:“禀告各位夫人,公子,小姐,方才下人清理荷花池,里头发现三具尸体,看样子应该是新尸,伤口皆是重物穿心…但是,瞧不出是什么武器造成的……”

  姜翊又喝了两口茶。

  “今日家宴,可少了什么人?”姜韶率先发问。

  “未曾。”芙蓉姑姑有些不安地瞥了文氏一眼。文氏颇为不满地看了姜韶一眼:“我做主承办的家宴,少没少人还是清楚的。”

  姜韶意识到文氏的不悦,有些不安地说:“姜韶并非这个意思。”

  “可是若没有少什么人,那这三具尸体想来是外来人?”姜翊脆声道,“夫人今日可有允许外府帮佣帮厨?若是没有,那这些人便一定是被人有意放进来的。”

  “姜家无人习类似的武功,能造成重物穿心的伤口。”姜韶环顾四周,“这三个人,至少不是厅中之人所杀。”

  姜遥坐在座下大大咧咧道,“那总得先查出来,他们来姜家干什么吧?总不能说,外府随便什么人死了扔进我云水榭?”

  “瞎说什么。”文氏瞪了他一眼,“什么死不死的,没半分忌讳。”

  姜遥委屈地缩了一下脖子:“母亲你方才也说了……”

  姜梦离惨呼一声,吸引过去大部分目光,惨白着脸道:“该不会是高家的人?”

  “不得胡言,高家灭门少说也有半月,方才也说了,应该是新尸。”姜韶抬高声音,打断姜梦离,“眼下,我们还是要先着手调查三个人的身份,是否与我姜家之人结仇,进入姜家又是为了什么,又是怎么被杀死,扔进我姜家的荷花池?”

  “既然伯怜你有想法,那此事,就先交由你处理。”文氏点了点头,忽然惊道,“封锁消息了没有?今日家宴死了人的消息若是传出去,岂不是有损我姜家的颜面?渭水已经流言纷纷,如今若我姜家的事再传出去……”

  芙蓉大惊失色:“夫人之前……没有安排……”

  “方才我过来的时候,已经吩咐雀雀安顿下去,关闭四门,不准外传。不过,方才芙蓉姑姑一路喊过去,歇云阁听到了,苏公子那里怕是也知道了。”姜翊叹口气,心想这位文侧夫人也真是够粗糙的,还是开了口,“苏公子想来不会多言的。”

  “苏公子不算是外人。”文氏稍微安心了些,暧昧不明地瞧了一眼姜翊:“真是多亏了念予周全全局,好,那你们先散了吧。”

  “大哥等等我。”姜翊追着姜韶出来,扯住了姜韶的袖子,“辛苦哥哥,这些日子可要忙了。”

  姜韶神色有些不好:“都是家事,可是我想不通。到底会是因为什么。”他转过身,看着姜翊,“我去看看他们的伤口,你先回去吧,夜里怪冷的。”

  姜翊知道他委屈,明明承担大多责任,却得不到一句赞扬肯认。而自己,不过潦草吩咐下去要封闭宅院不得外传,却得了文夫人大大的赞赏,仿佛是天大的功臣一般。

  虽不公平,可世间也从无公平。姜翊知道自己不必开导什么,只是笑着说:“我跟哥哥一起去,你我兄妹还算有照应。”

  “你……你不怕吗?”姜韶有些讶异地看着姜翊。

  姜翊仰起脸,看着姜韶笑起来:“哥哥,我可是姜家的女儿。”

  她后面一句话梗在喉咙里没有说,最后凝成嘴角小小的旋涡。

  “死人有什么好怕的?活人才可怕呢。”

  白日险些要了她性命的三个人,变成了躺在地上已经有些被水泡肿了的,不会说不会动的尸体。他们被放置在稻草上,身上盖着草席,脸却露在外面,看起来也平静安详。比起在水中腐烂,他们如今也算可得裹尸之幸,姜翊不知该不该为他们感到高兴还是难过。

  姜韶俯身下去翻开盖在他们身上的草席,血腥味混着尸体的潮湿气一齐扑在脸上,姜韶胃里一酸,偏过身干呕了一阵。他一日操持,未进水米,才不至于呕出什么来。

  姜翊站在姜韶身后,目光沉重。

  姜韶呕过之后站起身来,转过身来看姜翊,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念予,你是真没事,还是吓傻了?”

  这话说得,不知她是该有事还是不该。

  姜翊“啊”了一声,然后捂住嘴,道,“我也有一点想呕。”

  “是啊,实在是令人恶心。”姜韶确定姜翊的反应正常,稍微缓过来一些,不再敢冒进地去靠近,反而认真地审视起那三具尸体来,“这伤口不尽相同,应当不是同样的凶器。”他不敢贸然靠近那伤口,谨慎地靠近了一些,觉得那伤口的样式甚是眼熟,慢慢地将自己的手握成拳头,在他们伤口处小心地对比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