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十六章 他有蹊跷

众生令 陆芷安 2105 2019-12-03 19:40:52

  一阵寒气从他脊背升腾而起,瞬间就把他压在原地动弹不得。直到他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念予,你觉得,像不像?”

  姜翊小小地沉默了一下:“是哥哥在说什么?”

  “有没有可能是,人的拳头……穿胸而过?

  姜翊咧着嘴角,无奈地笑了一下:“哥哥若觉得人能做得到。”

  “若不是人呢?”姜韶瞬间回过头,直直地盯着姜翊,“若是,影卫……”

  “斥鬼门的眼睛盯着众生令也盯着姜家,哥哥倒要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吗?”姜翊打断他,像是一道惊雷在姜韶的脑中轰然作响,听着姜翊的轻柔安抚,“哥哥,事关重大,没有证据,这些万万不能能你我口中说出来啊……”

  姜韶不由自主地点头:“你说的对,念予,我也希望是我多想,众生令沉寂多年,如今强敌环伺蠢蠢欲动,姜家不可有闪失。”

  姜翊垂下眼:“哥哥知我痴蠢,一向懒得费脑筋,哥哥说什么,翊儿听什么。”

  “天热了,这东西怕是保不了很久,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命人去查问,黑市赌坊有没有少什么人头……不过……”姜韶又喃喃起来。

  “既然是黑市,少了人头还不是常有的事情吗?怎么会查得到?”姜翊接道,“我倒觉得,或许可以换条路走。”

  “你说说看。”姜韶认真地盯着姜翊。

  姜翊避开姜韶的目光,盯着一具死尸的衣角,“调查清楚他们是谁或许很难,但是调查他们为谁所用,姜家这些日子是谁和与外勾连,谁要下手害人,却是哥哥一句话的事。”

  “一句话吗?”姜韶背对着姜翊苦笑不止,“念予,不必我说你也清楚,我在这个家里是什么位置。我的一句话,又有几个人放在心上?”他一向稳重,却在一个他觉得什么都不明白的小姑娘面前失了态,“你不懂庶子的苦。”

  姜翊咳嗽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哥哥若是嫡子,又能好到哪里去?没有母亲,少不得也要当靶子的。”

  姜韶蓦地一窒,这话实在不像是从一贯盛宠的姜翊口中说出来的。只是很快,他又把姜翊说的话当做一种小孩子不懂事时开的玩笑:“你这丫头。”

  姜翊跟着他笑起来,撒娇道:“所以,哥哥不必自怨自艾。翊儿还指望哥哥庇护呢。”

  她笑得好看,哪怕在夜里仍旧动人,姜韶点了点头,无力地说:“我担心,这次会像之前一样,不了了之。”

  可不是要不了了之。

  姜翊皱了皱眉:“夜深了,哥哥,我先回去了。”

  “你等我一下。”姜韶转过身去把草席重新盖回那些人身上,“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几步远而已。”姜翊没有等他,“哥哥回去也小心点。”她转身退出库房,外头的风吹到脸上,像是一只无形的温热触手。灯油燃尽的桂花香气混着夏日真的花香往脸上扑,这个时候更惹得姜翊心浮气躁。

  她往自己的歇云阁走,却没有走大路,反而哪里荒僻无人就走哪里,直到她确定四下无人,才开口叫了一声:“陆吾。”

  身后立刻升起一阵黑色烟雾,瞬间幻化出黑衣人形,陆吾一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情态,低顺服从地站在姜翊身后。

  姜翊没有回头看他,继续往自己的歇云阁走去,语调也是不紧不慢的:“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她毫不犹豫地拽着陆吾走进一条荒僻的小径。

  “你再急也不能直接把人扔池子里吧?你不知道扔尸体扔水里是会浮起来的吗?”姜翊开始后悔自己走的路太过荒僻,草丛里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也罢了,关键是夏日里草丛堆虫子太多,在她眼前飞来飞去。

  陆吾的手稳稳当当扶在姜翊的手臂上:“主子,陆吾当真不知……”

  “你别扶。”姜翊推开他的手,“男女授受不亲,你我不可触碰。”

  陆吾头垂得更低,委屈地申诉:“陆吾不算男子……也当真不知……尸体丢下去会浮起来……今后,万万不敢了。”

  姜翊倒不是很在乎此事,摆了摆手安慰他:“我叫你来,主要还是为了告诫你一声,若无生死攸关的大事,你万万不要现身。大哥生了疑心……”

  陆吾的头忽然抬起,身边又扬起黑色的烟雾,眼中也闪出光芒:“主子可是要我杀了他灭口?”

  姜翊快要被他气得心梗,转身在他头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你不要瞎说!那是大哥,你以为是谁?”

  这一下拍的不重,可陆吾瞬间垂下头去,像是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兽一般,不敢出声,只是默默地跟在姜翊身后。

  姜翊继续说道:“最近太多人前来渭水了,我心中实在有些不安。尤其,苏忌和容迟都来了,他们二人都是少年翘楚,我怕他们发现你。”

  “苏忌,可是刚才与主子说话的白衣人?”

  “对。”姜翊听到‘苏忌’两个字会不自觉的紧张起来,转过脸来看着陆吾,“怎么了?”

  陆吾忽然停住步子,站在原地,歪了歪头,又抬起脸来,有些不安地看了一眼姜翊,张口:“此人有蹊跷。”

  他这句话一出口,姜翊就感觉身后凉飕飕的,仿佛在眼前背后飞来飞去的都不是蚊虫而是魂灵,不由地伸手抓住陆吾的袖口,压抑住尖叫:“你要吓死我啊!”

  “他,身上有黑气。”

  姜翊稍微安心了一点,翻了个白眼,松开陆吾的袖口:“黑气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说我身上也有?”

  “不一样。”陆吾摇了摇头,一字一顿地说,“主子跟他,不一样。”

  “那你说,他有没有可能……”姜翊本想再问陆吾几句,可她又反应过来,陆吾虽然能看到旁人看不到的,心智却不比凡人,她是随口一提,可陆吾可会曲解她的用意,做出什么伤害苏忌的事情来,“你还在什么人身上见过黑气?”

  陆吾陷入思索:“之前的主子,和将军身上有,现在,没有了。”

  “父亲身上也有过?还能没有啊?”姜翊撇了撇嘴,“算了算了,我们不知道那黑气是做什么的,也不能擅作结论。你说他蹊跷,我记住了,我会留心一些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