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十七章 七岁之前

众生令 陆芷安 2098 2019-12-04 20:03:45

  “有没有宵夜?”姜翊在回到歇云阁看到雀雀第一句话是这个。雀雀原本满眼热望等着姜翊跟她说今日出了什么事,被她这一句话堵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姜翊疲累地坐下来,趴在桌上:“雀雀,我想吃鸭翅,想吃荔枝肉,想吃……”

  “大小姐。”雀雀在她身旁站着,“什么都没有,曹大厨今日已经回家了,按着小姐的意思,这些日子家中都没有备糕点夜宵。”

  姜翊想到这里更添了一些心酸:“你知不知道,嫁给苏忌之后,我要一辈子茹素了……”

  雀雀笑起来,蹲下身来,握住姜翊的手:“小姐放心,雀雀会偷偷给小姐备好荤菜,咱们瞒着他们吃不就好了。”

  姜翊眼睛一亮,仿佛忽然找到了活下去的动力,听见雀雀小声问道:“我刚才听到芙蓉说,有死人?”

  “陆吾为我杀掉的那三个人,还是被找到了。”姜翊没有跟雀雀详细说,“今日宴席人多眼杂,他也是无奈之举。大哥有些疑心,不过被我暂时按住了。他不是轻率之人,我倒也不太担心。”

  雀雀的眼神停留在姜翊的眉眼间:“小姐看不来不像是不担心的样子。”

  “我担心的是别的。”姜翊垂下眼,“我是今日看到楚氏跟姜梦离母女一起来才反应过来,姜梦离母女虽然阴险,权力却不足,无人相帮,难道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三个那么……”她措辞了一下,“大块头的人运进姜家?”

  “大小姐怀疑是谁在暗中帮忙?”

  姜翊咧了咧嘴角,笑的凄苦难看,“我死了,对她们来说都算好事一桩吧。”

  雀雀赞同地点了点头:“是好事一桩。”

  姜翊:“……你应的真快。”

  门外的风铃声忽然又叮叮当当的响起来。

  随即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靠近来叩门,还是文氏身边的芙蓉,她的声音越来越像是一只报衰鸡。姜翊知道这样想不妥,但是芙蓉在她心里已经与噩耗对等,甚至不用她开口只要站在那里,姜翊的心就已经开始狂跳不止:“大小姐,竟公子昏倒了,睡梦中叫嚷着要见您,不知……”

  姜翊“腾”的站起身,被雀雀按住了肩膀,雀雀望着她,轻轻摇了摇头,抬高声音道:“芙蓉姑姑稍等,大小姐需要披件衣裳,马上便来。”

  姜翊到了姜竟的歇云阁的时候,看到阁中灯火通明,是方才自己来时的数倍。不由地撇了撇嘴,无奈地推开正厅进来,对着端坐之中的文氏行了个礼:“夫人。”

  “念予,若非竟儿梦中念叨,我也不会让你漏夜来的。”文氏笑得依旧贤良温和,“嫡亲姐弟终究是姐弟,我这位庶母可无可比拟呢。”

  姜翊笑着望向文氏:“如今夫人可真是越来越风趣,翊儿都要听不懂了。念亲年纪小,有的时候胡闹了些,夫人别见怪。”

  “怎么会呢,我便是怕小孩子胡闹,打搅了念予你。”文氏看向姜翊的目光带着一丝试探,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莫说念亲了,我记得小时候便是念予你,也是一贯性子高傲,见着我们这些侧室都不打招呼的,怎么如今……规矩学的这般好?”

  姜翊垂下眼来:“小时候自然都是不懂规矩的,不过……夫人也知道我病了一场,七岁之前的事全都忘了,难道夫人倒还记得?”

  “时间久了,自然不记得了。”文氏急忙道,“你去瞧瞧念亲吧,我已经吩咐了稳妥的医师前来照管,念予你也不必操心。”

  姜翊抬起眼来,脸上的笑容依旧盛放如花:“这是自然的,夫人稍等,我去瞧瞧。”

  姜竟青灰的小脸纵然在昏迷中仍皱成一团,额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方绢,姜翊伸手搭了一下方绢,缩了一下手:“好冰。”

  “竟公子高热不退,下人才给用冰绢敷额头的。”芙蓉一直跟在姜翊身边,带着些讨好的意味,却不知姜翊的眸光已经冷到了极处:“竟儿才几岁?高热不退便给搭冰绢,这是哪个庸医瞎扯的?”

  芙蓉愣了一下,有些不安地四处瞥了瞥:“是……夫人的意思,几个医官,也没有否认……”

  “芙蓉姑姑。”姜翊将姜竟的冰绢取下来,塞到芙蓉的手中,“留着自己用吧。”

  “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芙蓉有些惶惑不安地皱起眉来。

  姜翊看也没看她:“就你听到的意思。”她扬起眉眼,看得芙蓉心头凉意渐起。门外一直候着的雀雀探头进来,叫了一声:“大小姐,夜深了,你又一向怕黑,咱们回去吧。”

  姜翊应了一声。被雀雀牵住了手。雀雀看了姜翊一眼,转过身对芙蓉说:“天气热了,大小姐好意,请芙蓉姑姑清一清火。”

  芙蓉愣了愣。

  “只是我们这般粗糙便也罢了,嫡子之尊,难道能与我们一般对待吗?”雀雀行了个礼,“听说大小姐的外祖父和舅舅,不日要来渭水探望,若到时候竟公子的病还未治好,只怕……不好交代。”

  她撂下这句话便走了,姜翊被她半拖着小跑着一路走,走向外头的一片黑暗之中:“外祖父和舅舅要来了?”

  “来个头。现在渭水如烂泥一般是个人就不愿意踏足。”雀雀没好气地说道,“我吓吓她们,省得他们以为咱们大小姐和竟公子无依无靠,可以随意欺凌的。”雀雀望向姜翊,她脸上闪着一星一星的光“不过,侯爷是当真很疼大小姐的,小时候他总抱着你在膝头游戏,记不记得?”

  姜翊的语气在黑暗中激动了一瞬:“小时候……”随即黯然,“雀雀,我不记得了。”

  “七岁之前的事情,小姐还是都想不起来?连夫人……小姐也一点都不记得了吗?”雀雀扯住姜翊的袖子,有些紧张地问道。

  姜翊的语气甚是平静:“什么都不记得了。”

  雀雀有些心疼地揽住姜翊:“也好。”她的声音有些萧瑟寂寥的味道,“大小姐,文氏那里……可要动手?”

  姜翊在黑暗里摇了摇头,想到雀雀也看不到,觉得自己在犯傻,不由又笑出声来,语气轻柔缓慢,却透着一丝让雀雀害怕的冷静:“不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