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十八章 立嫡

众生令 陆芷安 2005 2019-12-07 22:56:11

  两个人回到歇云阁,姜翊趴在桌前气若游丝道:“什么时辰了?明日若天没有塌下来,什么大事我都不出去了,我要跟黎学究请假,不去上课了。”

  雀雀道:“不去便不去吧。”

  “诶你今日怎么这么好?以前从来不肯放我屋里休息的!”姜翊激动地坐直身子,目光灼灼地看着雀雀。

  雀雀冷哼了一声:“因为马上要夏至了,你们休课两个月。”

  一年中唯有夏至前后方是姜翊最喜欢的日子。家学暂休,也没有什么功课要写。每日都可以懒在家中随意看看书,跟雀雀说说话。

  她日日在长风亭瞧见姜辽他们几个前去拜访苏忌。大概是因为几位夫人的训诫,要让他们好好跟苏忌讨论学问。姜翊可真是有点心疼苏忌,每日要面对几个榆木脑袋,南辕北辙的会意,他还得端着翩翩公子的修养和客居的自觉,真是有些可怜。

  难得今日醒得早,姜翊早早就起了身梳了妆,在府中一只手扶着袖子,一只手举着毛笔站在屏风前头,下笔艰难的样子。

  “这幅屏风你画了快半个月了,宫宇描边你都没描完,别说苏公子今年寿辰了,我看他而立之年的寿辰你都画不完。”雀雀嘴上虽然刻薄,可还是耐心地帮姜翊捧着砚台,“要不今年换个礼物吧好不好?”

  “你怎么那么多话!”姜翊哼了一声,“这屏风很有意境的!他一定会喜欢的。”

  雀雀抿着嘴笑,门外响起一阵微不可闻的铃声。姜翊的歇云阁外头悬着两百多颗注灵铛,灵力越多内力越深厚之人靠近铃铛响动越大,所以姜翊几乎轻易可以判断来的是谁,深感无奈地看了一眼雀雀,“报衰”两个字甚至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到芙蓉的声音在门外不大不小的响起来:“大小姐,平昌王殿下带着二公子来了,夫人召您去正厅见客。”

  姜翊依旧举着笔,看也不看屋外:“什么时候,姜家需要我去会客了?”

  “这是夫人的意思,还请大小姐体恤。”

  “等等。”姜翊转过身,看向芙蓉,笑容挑衅,像是个忽然恶作剧一般的小姑娘,“姜家什么时候有夫人了?”

  ————

  “念予,你如今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有些锐利刺耳的女声,透着抑制不住的火气,朱唇微启,嘴角泛起小小的波漪,文氏端坐在正座上,目光微沉,“平昌王殿下屈尊到访,我几次三番去请你,你却托大拿乔不来,怎么,你父亲外出,你便忘了平日我们是如何教导你的了?”

  堂上是个会客厅,下头坐着一个玄色衣衫的中年男子,不过四十出头,笑容矜傲,唇角压着一丝冷笑。却也没有说话,自顾自地端起茶来喝。他身后站着一个玄衣少年,父子俩嘴角弯起的弧度竟都一模一样,只是他身后的桀骜少年眼眸中还是带着些飞扬神采,不同于平昌王眼眸中的暮霭沉沉,看见姜翊的同时,眼中闪过惊诧的神情。

  姜翊撇了撇嘴,是祸躲不过,总也得被认出来。

  “侧夫人息怒。”她笑了笑,眼角皆是活泼灵动之意,“侧夫人曾是平昌王府的家生子,又召来两个弟弟参拜,原本以为是要叙旧,所以不愿来打搅罢了。”

  姜翊在提醒她,身为侧室,身为容氏送来的良妾,还是避一避嫌的好。

  文氏骤然被掀起旧事,不可置信地盯着那姜翊许久,许久才勉强笑了笑,一字一顿道,“平昌王此来,是为公事。”

  姜翊转向平昌王,忽然笑颜如花:“姨夫,姨母这次没有一同来吗?”

  文氏这才想起,容云禁三十岁那年续弦娶了永安侯的二女儿,永安侯长女的正是姜家之前的主母,姜翊的生母。姜翊这一声姨夫也的确合情合理。

  平昌王愣了愣,勾了勾嘴角道:“王妃持家,自是不好随意走动。多年不见翊儿,出落成大姑娘了。”

  “侧夫人方才说笑,姨夫此来是为公事的话,我姜家掌事的男丁怎么一个都不在?”姜翊眼神灵动,飞快地扫了一遍正厅,只坐着侧夫人生的两个儿子姜辽与姜遥,“论长,我姜家长兄不在,轮嫡,念予记得自己仿佛是有个嫡亲胞弟,纵是身体弱些,来拜见王爷也是应当的。既然他们统统都不在,侧夫人怎能说是为了公事?就算是为了公事,难道姜辽和遥儿能给姜家做主不成?”

  平昌王嘴角的笑容凝固了。

  文氏的两个儿子听到这话皆有些坐立不安,姜遥甚至站起身来,满不在乎地道:“我早就说了母亲,这等事情还是叫大哥来吧……”

  “你住嘴!”侧夫人压着眼睛,睨了一眼姜遥,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森冷之意:“他们俩也都不小了,怎么做不得主?”

  “侧夫人这话错了。”姜翊眼眸笑意更深,“若是外头玩乐他们二人或许能做主,将军府大事,难道是随便哪个儿子都做的主的吗?”她仰起脸,脸上笑容依旧显得天真,“难道侧夫人以为,母亲早逝,父亲外出,府中没有主母,便是侧夫人儿子理所当然地主事吗?”

  文氏的脸彻底垮了下来。

  平昌王的表情依旧巍然不动。

  众人皆知将军的掌上明珠是容易相与的憨傻姑娘,又因着她爱吃爱笑,大家开宴席都极愿意邀请她,既全了将军的脸面,又平添了些许乐趣。

  如今看来,不尽然。

  “看来姜府眼下还不是侧夫人说了算。”平昌王口气依旧淡淡的,眼睛却飘向正座上的妇人,文氏甚是不安地挪了挪身子,脸上也更加隐晦,只是沉着面色瞥着姜翊。

  “平昌王殿下乃是父亲连襟,更是陛下兄弟,自然也可以指教我姜家嫡庶之事。您若开了口,念予就算是个疯的,也不敢造次说些什么。”她仰起脸来,看着平昌王,“只是这还是得请您说清楚了,您要为我姜家做主立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