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二十章 他的身后

众生令 陆芷安 1005 2019-12-09 21:10:06

  姜翊不是没有害怕的,她方才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王爷。虽然这位王爷没有可怖的名声,反而很得民望。她小时候跟母亲见过这位王爷几次,那时候姨母刚刚出嫁,他们二人和睦融融,对自己也很是照顾。

  人在朝廷浸染多年,再多防备忌惮,也不会是对着小姑娘的。就连当年太后,也照样没将自己放在心上。

  只是,在平昌王面前放肆过这么一回,今日过后,怕就没有那么容易含混过关了。

  “站住。”身后一个不疾不徐的男声,平平淡淡的语气,却瞬间让姜翊寒毛倒立。

  姜翊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继续往前走,下一瞬,黑影就落到眼前,彻底拦住了姜翊的去路。

  姜翊惊得退后一步,很快地调整过来。原本还在思忖能不能装作不识,可这个人的容色,可不那么轻易忘掉。

  她认命般扬起笑脸行礼:“念予失礼了,给容公子请安。”

  “被人当傻子糊弄,你猜我安不安得了?”

  兴师问罪的语气。

  姜翊附和着他笑:“怎么会呢?”

  “上次我问你认不认得苏忌,难怪你脸色那么难看。”容迟靠近了一步,“你是要嫁他的那个。”

  听到苏忌的名字,姜翊终于收起笑容:“好像是这样。”

  “那我上次见到的那个人,又是谁?”

  姜翊暗自叹息,他看清了陆吾的容貌,便不是三言两语能糊弄过去的。她不得不抬起眼来看容迟,他的眉眼实在惊人刺眼,她只看了一眼便转移了视线:“容公子不是不喜欢管别人家的闲事。”

  “事关苏忌,不算闲事。”

  “哦?”姜翊顿时来了兴致,“公子这么说,你喜欢他?”

  轮到容迟吃瘪,张着口半天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你是不是有病?”

  姜翊认真地点头:“这都被公子发现了,哈哈。”

  容迟也没生气,反而饶有兴趣地开口:“小时候我们见过的,玩闹过的,为什么你那日听到我的名字,好像没有一点印象?”

  姜翊咳嗽了一声:“我七岁时生了一场大病,之前的所有事情都不记得了。”

  容迟不可置信地向前迈了一步:“什么叫,都不记得了?”

  “你听到的意思,容二公子,我当真不知我该对你有什么印象。”

  “所以什么叫,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姜翊还来不及思考他执拗语气中的失望和愠怒是怎么一回事,就听见苏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容二。”像是细小的石子投入江海,泛起一圈一圈好看的涟漪,带着温润如玉的质感,“何必跟姑娘家计较?”

  苏忌的声音附在姜翊耳边,轻声道:“到我身后来。”

  他的气息很暖,像是无形的手抚上姜翊的耳廓,她不由地向后躲了躲,半藏在苏忌身后。苏忌的背影仍是一席白衣,如此辽阔可以依靠。姜翊垂下眼,目光落到他的腰带上,腰带上绣着一朵极小的莲花,也盛开在姜翊的心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