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二十一章 我许给他了

众生令 陆芷安 1069 2019-12-10 21:24:17

  “苏公子要演这出英雄救美,似乎找错了对手。”容迟看见苏忌,眸光几乎是立刻就冷了下来,嘴角的讥嘲是怎么压也压不住的,苏忌的声音如同清露,对他而言却如同清油,只会将自己的火气越烧越旺。“不过,若我真的要计较,你又能奈我何?”

  苏忌淡淡地笑了笑:“这里是姜家。”

  “姜家如何?”他语气中的不屑还是或多或少激怒了姜翊,但是她没有开口,她不想在苏忌面前与人针锋相对,逼着自己将梗在喉咙的话吞下去。

  苏忌的声音还是温和的:“容二,你是王族之人,凡事不能肆无顾忌。”

  “是你不能。苏知畏,从头到尾,瞻前顾后,装腔作势的人只有你一个。”容迟冷哼了一声,语气甚冷,跟对着姜翊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截然不同,“不过我还是想听你一句真话,你来姜家,到底要做什么?”

  姜翊听他言语刻薄,字字针对苏忌,是如何也忍不下来的:“容二公子难道没学过规矩吗?姜家粗鄙之地,尚且知道说话处事要有理有据,怎可恶意伤人侮辱人的?”

  容迟微微扬起下颔,眯起眼来:“姜大小姐,我方才说你,说姜家,你都没急,怎么我不过说苏忌几句,你便急成这个样子?”

  姜翊忽然向前走了一步,挡在苏忌身前,大有一种以身犯险的孤勇在:“我许给他了,你辱他,就是辱我。”

  容迟呆了。

  苏忌呆了。

  一腔孤勇暂时失智的姜大小姐更是呆了。

  苏忌此时像是被夺去了嗓子,许久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半晌才咳嗽了一声:“我,我们走吧。”

  姜翊听见他说“我们”,赶紧掉头跟在苏忌身后走。

  “姜大小姐。”容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让姜翊全身一抖。

  “听说你幼时曾被你父亲责罚,在宗祠足足跪了七日,吓破了胆子,险些丢了性命。想来你也是那个时候失了忆。”姜翊听到这里转过脸看着容迟,他的声音不折不挠,“你到底是犯了什么错?”

  她的眼眸一瞬间如同没入冰天雪地,让容迟也不由地住了口,苏忌感觉到了姜翊的颤栗,忽然生了不安之意。

  姜翊看着容迟,眨了眨眼,眼睛里殊无笑意:“小事而已,这也劳得容二公子过问,不知是姜翊好福气,还是公子的手伸的太长。”

  雀雀是在宗祠里找到姜翊的。

  她抱着母亲林氏的牌位坐在角落里。

  林氏牌位本就隐在诸位列祖列宗之后,倒是也不太引人注目。姜翊抱着木色的牌位,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不留心的话的确也是看不到的。

  雀雀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压低声音道:“怎么来这里了?”她稍一联想,“是不是今日文氏为难小姐了!”

  “没有。”姜翊摇了摇头,笑起来,“只是父亲不愿想起母亲,这些年我都没怎么来过祠堂来祭拜母亲。”她手中的牌位已经在她裙子上留下灰尘印记,可见长久没有擦拭,“我都忘了,这宗祠是这么吓人的地方。”

  雀雀赶紧扑过去,抱住姜翊,把她的头护在自己心口:“都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