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

第二十四章 赌输了,我亲自来杀他

众生令 陆芷安 1237 2019-12-11 22:20:07

  “你这话……”姜翊皱起眉,“不如直接说你的条件,只是有三件事便是提都不必提。”她看着容迟,“此事若不利姜家,不利父亲,容姜翊万万应不得。”

  “不利姜家,不利你父亲。”容迟皱着眉头轻笑,“我再蠢,也不会请姜家女儿做不利姜家之事,这是两样,还有一样?”

  “若此事,不利苏公子,我也应不得。”

  容迟冷哼了一声:“无关他。”

  “那公子可以畅所欲言。”

  “待我父王离开渭水后,寻个由头,放我离开姜家。”容迟笑起来,“我得自由,姜家得清净。是不是双赢?”

  “王爷之命,请我父亲暂为照顾公子,我却纵跑了你。”姜翊扬起脸,“若王爷问罪,雷霆怒火自然不会只降在我这个不知事的女儿身上,我父亲也会因为教女不善被问责。公子这个要求,的确强人所难了些。”

  容迟摸着袖口:“我就是喜欢强人所难,你说怎么办?”

  姜翊笑起来,仰起脸来,“公子提醒了我,公子跑了,我父亲或许会落个管教不善的罪名,可你留着,时时刻刻此事威胁与我,似乎更难缠了些。”她垂下眼,抑制不住眼底的笑,““那我只好硬着头皮试一试。不过,得给我点时间。”

  容迟还是饶有兴趣地瞧着她:“是吗?你这么厉害,还有搞不定的事情?”

  “我又不是神仙。”姜翊翻了个白眼,“就算我是吧,容二公子也得给我点时间施法吧?”

  玄衣少年消失在夜幕,今夜天似乎格外黑些,姜翊忽然觉得身上有点冷,茫然四顾了许久才道:“今夜怎么没有月亮?”

  “无月之夜可不是好兆头。”雀雀瞪了容迟消失的方向一眼,“此人也不算个难缠角色。小姐可要雀雀找个由头……

  “他是宗室子。若能随随便便打发了……”姜翊转过头,看着宗祠外诡异跳跃的烛火和紧闭的大门,躬身拜了一拜,无比虔诚的样子,“又何须我在这里等了他一下午?”

  ———————

  雀雀脸色惨白:“小姐早知道他在屋檐上?”

  “他当然明白姜家是不愿留下他的,必然会找我做这笔交易,我引他来宗祠,总好过他去歇云阁。”姜翊仍旧合着手掌抵在眉心,闭着眼对着宗祠的大门,“万一被苏公子看见更不好了。”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找你呢?”雀雀蹙眉。

  姜翊晃晃脑袋:“他说的嘛,我们认识。”

  雀雀瞪了她一眼,“连我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当真以为你被他言语所伤,躲到宗祠这里跟夫人诉苦来了。早知道,便不那么紧张地来找你了。”她扬了扬手中的糕点,“那这个,我就扔掉了。”

  姜翊的目光落到雀雀手中的芝麻糖糕上,不由地出声:“他若跑了,自然是谁收下他,谁负责了。”她随手捻了一块芝麻糖糕放入口中,竟然是入口即化的口感,芝麻香气混着花生酥脆的口感,比想象中的好吃,“若不是文氏对竟儿出手,我本不必推波助澜纵容迟逃跑,可现在,还是不要留着她了。”

  雀雀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手一松那团糕点就落到地上。姜翊惊叫了一声:“你做什么?”

  雀雀谄笑道:“不好意思,手滑了。”她微微正色,“想清楚了?不杀他?以后会更难的。”

  姜翊缩了缩脖子,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你一个小姑娘,天天就是要杀人的,真是太吓人了。”

  雀雀翻了个白眼不想理她。

  姜翊收起笑容,“由我赌一次嘛。赌他不会出卖我,赌他不是个麻烦。”她垂下眼,“赌输了,我亲自来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